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預計在12月2日,首度發行3檔5到10年期的綠色債券,總規模達新台幣120億元,資金將用於提升廠房的能源效率、減量溫室氣體等減碳作為。

所謂的綠色債券,募得的資金須以提升環境(E)、社會(S)、公司治理(G)議題為訴求,屬於ESG永續債的一環。雖然對買方來說,權益與一般公司債無異,但發行方除了必須取得評鑑機構認證,每年報告資金使用狀況外,專款專用下,資金運用的自由度也較低。

如此綁手綁腳,而且台積電向來「不缺錢」,以今年第三季為例,稅後淨利1374億元,是發債募資金額的逾十倍,為何還要大費周章發行「以綠為名」的公司債?


綠色轉型玩真的!
趁低利籌資,備戰能源風險

其實不只台積電,就連Google母公司Alphabet,也在今年發行永續發展債,其中包括為黑人企業提供融資等訴求;蘋果(Apple)從2016年成為美國第一家發行綠債的科技公司以來,累積發行規模亦達47億美元(約合新台幣1340億元)。

在一家家領導市場風向的龍頭企業相繼投入下,根據氣候債券倡議組織(CBI)統計,全球綠色債券規模加速累積,已在今年突破一兆美元。

因為發行綠債,第一,除了向世人宣示「做綠色轉型是玩真的」之外,企業也確實有實際的資金需求。以台積電來說,「要做低碳轉型的創新,例如提升綠色工廠的效能,不是(提升)5%而已,而是要提升30%,需要的資金是龐大的,」安侯永續發展顧問董事總經理黃正忠指出,正因公司既有表現良好,更需要越多資本來提升綠色循環的創新。

第二是大環境助長下,讓今年台灣的公司債市場特別熱絡。全球央行聯手量化寬鬆與降息,讓台灣公債利率已下滑至歷史新低,使得更多公司有意在債券市場籌資。根據櫃買中心統計,光是今年到11月為止,台灣發行的綠債就有15檔,總金額超過新台幣400億元。

「在目前低利率的環境下,發債來充實自己的資金很合理,」柏瑞ESG量化債券基金經理人施宜君分析,台灣缺水又缺電,以台積電24小時不間斷的需求來說,面臨極大的營運風險。用綠債募資來購買再生能源,除了可以達成永續目標,也是更有效率、更節省的方式。

再來,則是全球投資人對ESG概念越來越認同,這除了是長期漸增的趨勢,疫情下,許多國家發債抗疫,將款項用於失業補助、促進醫療等,也更推升投資人對社會責任的重視,讓企業更願意發綠債,滿足資本市場需求同時,也能以更低利率籌資。

施宜君指出,綠債發行利率可以比一般公司債低,也就是享有所謂的「綠色溢價」(green premium)。例如同樣是台積電的十年期公司債,今年初發行的一檔票面利率落在0.64%,綠債卻可以破格低到0.48%。

全球綠債成長空間大
豐田、蘋果用來拚循環經濟

雖然綠債的資本需求如此龐大,「在我看只是剛開始而已,」黃正忠說,目前綠債一兆美元的規模,不過是全球債券市場的一%,「如果看各種不同的國家綠債、金融綠債,發展空間很大。」

但目前台灣的綠債,資金用途約八成都偏重在購買綠能、整治空污上,他更希望看到綠債的籌資,能夠不只用在科技業,推動各行各業的綠色轉型,例如運輸業、建築業等。

他舉日本豐田汽車(Toyota)的綠債為例。該公司把綠債款項拿來購置車輛,乍看與環境永續無關,但其實,目的是為了預備更多可租用的車輛,投入共享汽車、汽車租賃的循環經濟,革新商業模式。

而蘋果雖然屬於科技業,以綠債資金投資綠電、回收水資源外,也發明設備來回收手機裡的稀有重金屬。更關鍵的是,它發展回收用的物流與相關技術,也要求供應鏈做低碳轉型,等於在本業之外,還帶動其他產業的綠色創新與轉型,影響力遠遠超越單一公司與產業。

雖然綠色債券花了至少十年,才成長到一兆美元的規模,但世銀國際金融公司(IFC)副總裁岡多菲(John Gandolfo)預計,「只約再三年就能達到下一個一兆美元,過幾年更會加速到一季增加一兆美元。」隨著節能減碳的環境議題成為全球的主旋律,綠色債券在需求推升下,熱度將只升不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