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企業的生態,正在悄悄發生變化。東京商工研究9月份數據顯示,上市公司徵求自願請辭的人數,已經超過1萬人;以疫情為契機,乾脆離開公司庇蔭,獨立創業的中年上班族,也跟著日益增加。

「趁著公司賺錢,身價尚未貶值前早點離職為妙,」「既然公司業績赤字連連,還是先走一步,」社會學家、也是《日經Business》專欄作家河合薰指出。原本上班族多數仍處於觀望階段,卻在疫情下催化,讓50歲的「大叔創業」蔚為風潮。

去年自願請辭人數已增
疫情更讓退休者難找落腳處

其實日本大叔開始求變,和日本職場的外在環境息息相關。早在2015年全球創業觀察(GEM)就發現,日本的銀髮創業族人數超過60萬人,較十年前增加7成。早在疫情開始之前的2019年,上市企業徵求自願請辭的人數,也就是「黑字裁員」,在業績尚好下調整體質的情況也在悄悄增加。

另一方面,過去中高年人才在退休後,多數移往中小企業就職。例如2008年金融海嘯之際,還有經營魚民、白木屋等居酒屋連鎖Monteroza、計程車MK Taxi等挺身而出提供職缺,讓失業者安身立命。但這次疫情讓服務業自身難保,已經不再有接收退休上班族的能量,上班族也失去下一階段的去處。

最後推波助瀾的,則是政府法規的變化。今年3月,日本國會通過修正了「高年齡者雇用安定法」,將企業繼續聘用退休員工的年限,從65歲提高到70歲。

乍看之下,這是過去「終身雇用」的延長,但仔細檢視條文之後,除了延長雇用,在企業與退休員工之間,還多了訂立「業務委託」契約的制度,也就是鼓勵企業以外包的方式,將業務委託給已經獨立創業的退休員工。

「連國家也開始建議員工獨立,成為自由工作者,」在職場顧問FeelWorks社長前川孝雄的眼中,條文的修正,也督促著上班族早點離職創業,好在退休年紀回到公司接案。而考慮職涯累積下,最好的獨立時機,就是「50歲之後」。

過半自由工作者不滿收入
只靠過去上班經驗有其風險

但真正的問題在於,脫離穩定的上班族工作,現實其實並不如想像中容易,尤其是許多中年人選擇獨立創業,是出自於不切實際的「想像」。

「創業成功的一大關鍵,在於是否具有內在的動機,有目標想要實現。若沒有抱持著積極的態度,只是被裁員、公司倒閉等外在因素,就不建議走上這條路,」河合薰指出,活用過去的職涯經歷,提高自己的價值,仍是成功創業的不二法門。

根據2017年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一份針對八千多位自由工作者的調查顯示,約7成的人表示「對自己的工作感到滿足」,但過半的人「對收入感到不滿」,獨立後的年收入能超過40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109萬元)的只有約兩成。即使如此,想要重回企業職場的人也不到一成。

換句話說,正因為獨立創業有其困難,更需要明確的目標。只是對現在的職場不滿,或是抱著創業就能增加收入的想法,多數會流於半途而廢。

「即使懷抱夢想,卻缺乏技術與財務知識,光靠『上班族經驗』就創業十分危險,」協助銀髮創業的Strada稅理士法人塚田拓也表示。

例如餐飲業,往往被視為上班族的創業地雷。但在三菱重工擔任工程師超過40年的佐藤慎剛,在60歲退休後投入超過一千萬日圓的退休金,和太太在兵庫縣的自家一樓,開起了「佐藤家的披薩店」,成為地方上一週只開三天的預約名店。但卻很少人知道,夫妻倆為了創業,已經默默準備了20年。

「能夠經營從以前就最愛的披薩店,真的很幸福,要盡可能持續下去,」開業兩年的佐藤慎剛對《日經Business》表示,「人脈廣闊」其實是他生意穩定的關鍵。他從年輕起就積極參與地方社區活動,加上太太經營內衣品牌代理店,對左鄰右舍再熟悉不過;而且多年來到處進修廚藝,就連疫情中也繼續以外帶披薩便當受到歡迎。

「銀髮世代即將襲來,」知名科技創投家、今年86歲的派翠克夫(Alan Patricof)剛成立了基金Primetime Partners,規模達3200萬美元(約合新台幣9億1千萬元)。不只投資高齡者使用的科技與產品,更打算對「銀髮創業者」投資。大叔創業為大叔服務,已經是現在進行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