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6點,個子不高的吳俊德俐落套上圍裙,站在他從義大利「拉」回來,7公尺長、3公尺高的大型藍色餐車裡,捲起袖子、打開餐車窗戶,展開今天的外賣生意。

小檔案_吳俊德

・1980年生
・職學國際青年發展中心創辦人
・「KM行動餐車」、「南青陣」、「神行太堡」計畫主持人
・透過長年陪伴鼓勵與輔導,助中輟生重回人生軌道

他在一年一度的白晝之夜活動中占到了最好的位置─巨型章魚腳的正對面,身邊還有8位,不到18歲的年輕夥伴,每個人都聚精會神,準備迎接今晚絡繹不絕的客人。

從這群人閃閃發亮的眼神中,很難看出他們都是逃離學校的中輟生。有的正經歷家庭暴力或霸凌、有的單純討厭念書。

但在今晚,他們都是行動餐車的重要幫手,賣出了超過1千份的漢堡,儘管手腳累到痠麻,但看著持續湧進來的現金,每個人都露出笑臉。

這台猶如電影《五星主廚快餐車》的大型餐車,跟一般外賣車不一樣。這裡不只是做生意的地方,也是吳俊德的行動輔導室「KM行動餐車」。

根據台北市最新官方數據,在取締少年不良行為中,有近4成是深夜遊蕩與逃學逃家,而逃學逃家的人數,去年比前年增加了4%。

為了喚回這些正在幽暗邊緣徘徊的青少年,吳俊德將餐車開進深夜的三重天台或大佳河濱公園等地,用熱呼呼的美食呼朋引伴,將他們拉進餐車溫暖明亮的燈光中,鼓勵他們加入餐車計畫,在此學習烹飪技術,並實際販售餐點、甚至服務社福機構及醫療單位,在實作中獲得改變的動力。

「正常家庭中的不正常⋯⋯」
年少際遇,成投身社輔契機

透過常態性輔導案,接住這些從教室中消失的孩子,在他們成為社會新聞中的名字前,早一步引導他們回到正軌。

他們口中的「德哥」,吳俊德40歲不到,已接觸超過10萬名青少年。不過,他並非出身社工或心輔師,而是曾在歐洲深造廚藝的廚師,說的一口流利外語,待過君悅酒店、中信大酒店等知名飯店,甚至開過西餐廳。

明明可以專注在廚師之路,但他選擇投身社輔,原因來自年少時的遭遇。

「我是出生在正常家庭中的不正常小孩。」吳俊德這樣形容自己。船員嚴父對於功課不好的吳俊德總沒有好臉色,17歲那年,他因為48支大過,正式被逐出家門,從此成為街友。

憶及當年沒東西吃、沒地方住,對剛離家的他來說,是一場浩劫。「還記得我走進肯德基,假裝借廁所,卻是走到回收台上找吃剩的炸雞。才10幾歲而已,應該是要被父母捧在手心的年紀,但我卻全身髒兮兮,每天累到昏睡在公園。」

「要想像璀璨的未來!」
遇西餐廳主廚,如救命繩索

所幸,在他最落魄的時候,遇見了當時「The Stinking Rose」西餐廳的主廚Jason,不僅收吳俊德當學徒,還成為他的人生導師。「他會丟原文書給我、叫我看世界地圖,讓我知道世界很大。他常對我說:『不要看過去的失敗,要想像璀璨的未來。』」

Jason的出現,像是吳俊德墮落深淵中的一條繩索,讓他日後有能力成為廚師、甚至幫助更多類似遭遇的青少年。

「撕掉中輟生的標籤,讓他們從失能到自立,到可以反過來供應他人,就是我的目標。」吳俊德說。

在餐車做漢堡,為什麼能讓中輟生願意重回學校?吳俊德的答案很簡單:這些孩子們需要的不是輔導,而是陪伴,並且知道自己有能力付出,就能放下過去,給自己再來一次的機會。

「他的生命中有他認為的美、他的夢想,但因為每次都被父母、老師打槍,他發現最好的方式就是再也不講,但挫折累積後,就會爆炸。」吳俊德認為,學習料理是幫助青少年很好的方法,因為料理需要團隊與美感,而這兩項,恰好是青少年時期最需要的兩樣技能。

在這裡,吳俊德不和孩子們討論成績,甚至菜好不好吃,而是讓他們主張自己喜歡的美感,要求他們表達,並且尊重他們的想法。

「只是很溫柔的引導⋯⋯」
陪伴關懷,取代罵聲、大道理

在「KM行動餐車」計畫裡擔任心理輔導師與廚藝老師的李冠頤分享,第一次在學校裡見到這群中輟生時,他們多半個性偏激,喜歡用叛逆與挑戰的言詞來證明自己「不是小孩」,「他們會故意討論自己跟黑道大哥去討債、上過酒店等話題來吸引別人注意。」

但經過數月的陪伴,這些孩子開始改掉張揚的言論,願意聽大人說話,甚至回頭省視自己想要的人生是什麼?

李冠頤說,年初時,他們每天為醫護人員做漢堡送餐,其中很多孩子後來都回到學校念書。過去他們不被期待,但在付出的過程中,他們知道自己可以負責、做決定,便有動力回到學校念書。

在吳俊德關懷過的學生中,許多人現在已成為廚師、咖啡師,甚至還有人成為導演。

受到吳俊德的影響,現任導演的黃俋程,當初鼓起勇氣走上影像之路,還為少觀所少年犯拍攝微電影《你無法囚住我的聲音》,幫助迷途青少年重寫人生劇本。

「德哥在我的生命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在我最迷惘的階段陪伴我好幾年,不是講道理,也不是罵,只是很溫柔的引導、去看我所做的每一件小事情。」

在廚師之路上,吳俊德大可以追求饕客的垂涎,摘下米其林指南中的星星,但對他來說,他要的比那份榮耀來得更少,卻也要得更多。

「我追求的不是米其林一星,因為這樣就沒有人走近這些孩子;我希望這些孩子以後去拿一堆米其林一星,或是用不同的方式去影響更多的人,這才是我的最終目標。」(🍀延伸閱讀:共好!投資未來10年最重要的綠色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