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跟我談起拜訪過的美好旅店時,也希望能把那樣的氛圍和美好回憶帶進家。
然而,家與旅店畢竟不同,一個是長期伴侶,一個是瞬間激情,必須先了解自己的真正需求,也要勇於打破傳統框架,才能巧妙將二者融會貫通。
對我而言,世界各地不斷竄出的旅店,可以是未來家居的體驗地,為家居設計提供創新且前鋒的實驗來源。

想要讓家居動線更有樂趣,可以從一些設計旅店中學習到令人怦然心動的技巧。

一般住家配置,會是廚房、客廳、臥房和浴室各據一室,房門一關,便各自為政。如今,有許多人嚮往開放空間(Open Space),受到小家庭及追求空間功能極大化的Soho族歡迎。

仔細想想,九成的旅店房間,不就是居家工作室的樣板嗎?

睡鋪、辦公桌椅、沙發茶几與更衣間,大多數居家生活的複合功能都置於不到十坪大的空間,滿足住客一夜需求。不僅風格一致,還得讓環境維持度假、輕鬆感,更需要聰明配置和化繁為簡的功力,避免混亂無章且擁擠。

從旅店房間中,最可以學到打造多功能空間的訣竅,設計出具有自我風格、可自由穿梭的生活格局。

空間大的自然有些優勢,像是德國柏林達斯施圖旅店(Das Stue),寬闊房間中,可以看見臥鋪、浴室、客廳和書房共處一室,以兩大長型窗的中線為區隔,分為左右兩邊,休憩區與工作休閒區;再以地毯和兩邊牆面樣式做出更明顯的氛圍區分。

然而,主色調和風格都以低調的銀灰色為協調,讓整體空間功能多樣又不過於紛雜,且每個區域也都各自獨立與寬裕。

若房子空間不大,也可以利用半遮蔽的屏風或半透明玻璃,做出既開放、流通又有隱私的格局。

香港復古設計旅館芬名旅店(The Fleming)以一組藤製鏡面屏風,區隔幾乎緊鄰為一體的辦公桌區和臥鋪,既有美感又顯貴氣,兼具傳統與時尚,小房間也感覺層次豐富。

若在隔間與不隔間猶豫不決,靈活的拉門或許可以解決這場戰爭。

北京柏悅(Park Hyatt)浴室有著風呂般的浴缸,獨特且寬敞,同時它又打破過去浴室與臥鋪間互不相關的距離。並用日式長幅拉門取代牆面,開敞時迷你吧台就在臥鋪旁,頓時化為私人Spa。

紐約第五大道安達仕旅館(Andaz 5th Avenue)則相當特別,將浴室置於中間位置,兩側各有拉門,一邊通往臥鋪、一邊通往客廳,讓那漂亮的浴缸成為房屋焦點,不但打破沉悶格局,也讓整體空間更為自由通暢。

樓底夠高的話,工業設計風(Loft)也是個好選擇。曼谷大都會旅店(Metropolitan Hotel)雖然家具普通,但超高的天花板賦予它獨特的空間感。垂掛至一樓的吊燈則貫穿視覺焦點,也為兩端做出連結。

上海柏悅旅店(Park Hyatt)樓中樓套房高達四.八公尺,從上層臥房望下,下層簡單的被分為小客廳和書房兩區,大量留白空間和白色家具使空間更清爽,表達少就是多的概念,舒適度加倍。

如擁有獨棟建築,可以看看荷蘭當紅設計師馬歇爾.汪達(Marcel Wanders)參與設計的盧特旅館(Lute Suites),既具備實驗創新性,又不失居家生活應有的溫馨舒適。

若有適合條件,設計旅店對空間大膽的想像和運用,不妨運用在居家空間的配置、設計上,即使有不規則的畸零空間,透過巧思,也能化無用為神奇,讓生活方式有更多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