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這個世代(X世代)開始,兩性平權似乎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但或許你不知道,遠在台灣之外,許多角落裡,有許多女孩子備受威脅,甚至被當牛隻一樣的被販售。

她們因性別被差異對待,無法與男人一樣平等的受教育,甚至連享用乾淨水的權利都沒有。在她們之中,有1.2億人曾遭受性暴力,每五人就有一人被迫成為「兒童新娘」(14歲以下結婚),6400萬人被迫成為童工。

為了向世人宣告每一位女童都該享有的權利,10月11日,聯合國將其定義為「國際女童日」。

這一天,世界展望會發表了一組令人心驚的數字,在後疫情時代,將增加1300萬女童被迫接受童婚、8500萬兒童(女童居多)因隔離被暴露在性暴力威脅……。

若不是世展會發起「改變女童正發聲」的活動,我都不知道,原來COVID-19疫情的最大受災戶,竟然是這一群脆弱的女孩子們;在經濟停滯、國境封鎖的同時,她們在脆弱家庭中是第一個被犧牲的對象。

觀看著女童困境影片,我不由得想起今年很特別的一個議題:為什麼由女性領導的國家抗疫表現更好?

《紐約時報》舉證,譬如梅克爾領導的德國,其病毒致死率遠低於英、法、義等被男性領導的歐洲國家;再如芬蘭之於瑞典、紐西蘭較之澳洲。

不只《紐約時報》,《富比世》、BBC也有類似取材,它們指出,雖然女性只占全球政府領導人的7%,但她們出色完成了COVID-19疫情考卷的比率卻高得不成比例,這是女性向世界展示了處理人類危機的典範,譬如台灣、冰島、挪威等元首。

這些文章分析女性領導者在疫情表現優異的原因:一、選出女性領導人的國家,本身即更具包容性;二、女性領導者的決策風格更謙虛、願意傾聽、接受多元意見,她們不會為了展現強而有力的領導形象,而落入趾高氣揚、虛張聲勢、獨裁民粹的迷思,如美國、巴西的元首。

「這種領導風格可能會變得越來越有價值。」《紐約時報》指出,極端氣候所引起的危機越來越頻繁,而颶風、森林大火等自然災害也像病毒一樣,不會因為受到脅迫就屈服,這會改變人們對強大領導力的看法。

一個地球,兩個世界;同樣身為女性,因為被不同的對待,有人可以成為疫情中發揮影響力的女性元首,有人卻得被迫接受童婚、受性暴力威脅。

「願上帝心碎的事,也讓我心碎。」二戰後看到流離失所的孤兒,傳教士皮爾斯因此向上帝禱告,創立了世展會。衷心祈願,有能力的人一起幫助每一位需要幫助的女童,讓她們受教育、開始懷抱夢想,擁有豐盛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