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海、國巨繼宣布結盟、強強聯手後,12月14日傳出鴻海已對旗下數十個次集團發出「國巨專案計畫」,內部更定名為「Y+計畫」,其中的Y,即為國巨英文名Yageo的縮寫。

事實上,商周2個月前便獨家揭露,在當時,鴻海董事長劉揚偉已通令各次集團,須優先導入國巨的零組件,且採購範圍擴及其旗下所有子公司,如:奇力新的電感器、凱美的鋁質電容、同欣電的影像感測器封測,與基美的鉭質電容⋯。

9月28日,鴻海、國巨這兩家過往少有交集的組裝龍頭與被動元件龍頭,竟宣布雙方成立策略聯盟,更附上一張鴻海董事長劉揚偉、國巨董事長陳泰銘笑容可掬的「擊肘照」,凸顯這樁如喜事般的合作案。

同業疑惑:
看不出效益,誰要聽誰?

隔日台股開盤,國巨股價一度漲逾7%,鴻海也小幅走揚,外資瑞信指出,這個布局,有助於鴻海集團轉型計畫。

相較於外資看好;科技業界對這樁合作案卻充滿疑問。

「這是宣示意義大於實質意義吧,」一名系統廠總經理向商周表示,雙方只簽備忘錄,「從頭到尾沒有任何數字,看不出實質效益。而且這兩家公司都很大,以後誰要聽誰的?」

這麼多不確定性,為何還要合作?他們看到未來什麼變化?

先看國巨。千禧年以來,「購併」二字幾乎與陳泰銘畫上等號,擅長水平整合的他,透過一樁樁購併案,造就國巨全球第一大晶片電阻廠地位,「但是以後,他可能很難再這樣併下去,畢竟多少會遇上反托拉斯(調查)問題,」一名電子五哥的高層指出。

尤其,當前全球景氣因疫情而產生極大不確定性,陳泰銘改道走向垂直整合,就是要為國巨這艘航空母艦,在需求端添加燃料;此時,全球最大電子代工廠的鴻海,自然成為擴展需求出海口的最佳對象。

國巨綁超級客戶
保需求,鼓勵下游簽長約

簡單的說,國巨想先綁住一個超級大客戶。

「被動元件是一個淡旺季很明顯的產業,業者要『避險』,不是產品線要夠廣、就是要掌握代工廠的需求。」台經院分析師邱曰正芳說。

過去,雖然鴻海已是國巨前5大客戶,但營收占比不到5%,「而且像夏普、FIT(鴻騰精密)這些鴻海子公司,國巨都還不是它們的主要供應商,」一名親近國巨高層的人士,道出陳泰銘在這樁合作背後的盤算。

近來國巨「保需求」的避險舉措,還有向下游溝通簽署為期一年的長約,只是,許多被詢問的業者仍在觀望,「兩年前被動元件大缺貨,國巨率先漲價,沒顧及客戶情面,可能因此讓需求方有所顧忌吧,」一名被動元件大廠高層說。

不過,在國巨與鴻海宣布結盟後,該名高層認為,這將提高其他下游業者簽長約意願,「畢竟誰都不希望重演,兩年前被動元件大缺貨情況。」

據了解,下游業者確實感到壓力。一名電子五哥的高層告訴商周,「雖然現在(被動元件)沒缺貨,但未來很難講,畢竟它的供給是被寡占,因為這是可以操弄的,」另名板卡廠總經理則說,「緊張當然會呀,就像最近Nvidia跟ARM的合作一樣,多少會有壓力。」

透過跟鴻海聯手,改變其他客戶意願,這是陳泰銘的企圖。

國巨購併整合,從水平走向垂直

■2017年
▪整合對象-旺詮
.形式-水平
.方式-透過子公司奇力新換股
▪整合對象-向華
.形式-水平
.方式-以17億元入股
■2018年
▪整合對象-君耀
.形式-水平
.方式-以24.5億元購併
▪整合對象-普思(Pulse)
.形式-水平
.方式-以220億元購併
▪整合對象-美磊
.形式-水平
.方式-透過子公司奇力新換股
▪整合對象-帛漢
.形式-水平
.方式-透過子公司凱美換股
■2019年
▪整合對象-基美(Kemet)
.形式-水平
.方式-以500億元購併
■2020年
▪整合對象-鴻海
.形式-垂直
.方式-策略聯盟,將共同開發新產品、新客戶

整理:侯良儒


鴻海擺脫依賴日廠
未來,可望藉國巨攻汽車

然而,鴻海又為何也要綁住國巨?據商周掌握獨家消息,劉揚偉已通令鴻海旗下各次集團,必須優先導入國巨集團零組件,採購範圍擴及國巨旗下所有子公司,包括:奇力新的電感器、凱美的鋁質電容、同欣電的影像感測器封測,以及基美的鉭質電容。

倘若導入順利,法人預估,鴻海將躍居國巨第一大客戶,同時它對國巨採購金額,也有望倍增至起碼20億元。

喜歡什麼都自己來,鮮少與同業合作的鴻海,看到什麼?

首先是確保被動元件供應穩定,「今年疫情讓零組件供應大亂,雖然現在被動元件還沒缺,但鴻海還是得買保險,畢竟它的事業體那麼大,」一名親近鴻海的供應鏈業者指出。

雖然外界對雙方合作霧裡看花,認為裡面「沒有數字」,但據了解,雙方簽署的協議裡,載明了鴻海將向國巨採購的數量與價格,「這比國巨跟其他客戶的長約,還更具法律效力,因為那些長約大都僅止於口頭承諾,一旦被動元件價格有劇烈波動,我們還是會回歸市場機制,」一名國巨高層指出。

劉揚偉確保了零組件的供給後,第二個思考,是借力使力。

鴻海想透過跟國巨彼此扶植,專注高階被動元件,進而與村田或TDK等日廠議價。「劉董看準這幾年國巨一直在購併高階被動元件廠,所以未來這個合作,會有助於鴻海擺脫在MLCC(積層陶瓷電容)對日廠的依賴,」一名鴻海供應鏈的總經理向商周說。

去年,國巨豪擲500億元、購併美商基美(Kemet)後,已讓國巨一躍成為全球第三大積層陶瓷電容廠。

一名參與這次協商的人士更告訴商周,就是因為這個購併案,而讓鴻海注意到國巨,因為基美的客戶除有博世、馬牌等全球第一階汽車零組件業者外,亦有電動車龍頭特斯拉,「符合鴻海未來想往汽車領域轉型的計畫。」

即便曾把水平整合發揮到極致的國巨,或垂直整合的王者鴻海,這次都出現策略大轉彎,可見,為了順勢,在成功者眼裡,沒有什麼不能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