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過太多的教父級人物,從半導體、投行、到零售、電商等各行各業,他們固然在各自的專業領域都稱王稱霸,但我一直默默的觀察一件事,他們是如何面對質疑的?

當面提出質疑,是記者的天職,我們藉此確認事實的真偽、實力的高低,並據此與對方進行深入的核對、澄清。

二十年來,我心裡的那張統計表是這樣的:面對質疑,7成的教父當場降級為平凡人,憤怒是他們最普遍的反應。

譬如有一次,我不放棄的追問:「為什麼親手換掉培養多年的接班人?」這位向來修養極佳的教父差點把我趕出辦公室,「你是什麼背景來的?」他回擊我。隨行攝影師事後說,他幾乎都準備要把燈光收進袋子,打包走人了。

我的心得是,面對質疑、異見,教父比一般人更容易發怒,因為,他們是教父。

在這7成的教父中,又有兩成會激烈反擊、業務封殺、甚至提告興訟。這類教父性格異常剛烈,加上長期被地位制約,只習慣接受膜拜稱頌;面對質疑時,他們能想出的最好做法就是以暴力壓制對方。短期來看,他們或許占上風,但長期而言,眾人自有公評,產業自有循環。

上述7成案例說明了一件事:教父面對質疑時,就只是平凡人,甚至有人會運用地位進行霸凌。但另外有3成教父是讓我服氣的,他們任謗,也願意面對異見、進行澄清。

「面對這個命題,我是不服氣的,」在「商周CEO50俱樂部」的課堂上,這位教父坦然的走上舞台,心平氣和的接受我與台下50位CEO的挑戰:為什麼他近年被後進者超越?

近年的兩場大戰,他腹背受敵屈居下風,但他選擇面對:「我低估了資本市場的力量,」他檢討自己過去與市場互動太少,因此這一次他說,「歡迎大家來當我的股東。每一個過程,都是與市場的對話,這讓我們被理解。每一個投資機會都造就了我們與參與者的互動,而不只是營業的往來。」從這次開始,他說要主動敲門,讓更多人認識公司,形成更多的連結。

3個小時過去,我問台下CEO們,是否看好他的未來?「他願意改變,我就看好他,」一位學員回答。多數學員即便沒有改變看法,卻被他的真誠所感動。

在我眼中,資本市場、產業地位的教父都只是一時的;他們固然比一般人更努力、更有毅力、更有眼光,但他們應該更明白,沒有時勢,造不了英雄,他們確實擁有了比別人更大的幸運、得到更多的社會資源。

也因此,我佩服的教父,是比一般人更虛心、更謙卑的修行者;面對質疑,他們不被外在形象所制約,而能以更大的同理心,回到核心反躬自省,並與眾人平等對話,也更勇於改變。這,才是我心中真正的教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