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案會議中,兩個部門立場不一,辯論聲量逐漸放大,與會者的臉開始脹紅,拳頭也越握越緊……。

這是本季最重要的專案,眼看著專案已經啟動一個月,部門間竟然還未達成共識,新服務可能無法準時上線……。我心裡一急,主動跳出來裁決;CEO的身分,加上洪亮的嗓門、不悅的語氣,我最後甚至亮出了尚方寶劍(只有CEO能動用的資源),來力挺專案負責人。

我出手的力道又急又重,眾人當下噤聲,但一股曖昧不清、隱而不發的情緒暗流,卻開始在檯面下亂竄。

不只部門間有暗流,主管們與我之間也形成了暗流。「為什麼你一碰到與B部門相關議題,就特別容易動氣?」「你是不是偏心?」

兩位主管都是我的長期戰友,向來理念一致、默契絕佳,但我們顯然觸了礁。幸運的是,兩位主管非常成熟,他們事後主動來找我核對:那場會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明明大家都想成事,為什麼過程會卡住?

就像圍在火爐邊一樣,我們小心翼翼的剝開自己,讓彼此看見,開始對話。這整段歷程有些燙,更有痛。

「你必須學習坐在戰火之中(Sitting in the Fire),」心理學家明岱爾說,「衝突是最振奮人心的老師。」一位成功的領導者懂得善用衝突時刻,引導成員進行對話,就像早年原住民長老們在遇到族群紛爭、意見分歧時,圍繞著火邊一起坐下,透過雙方持續對話,明瞭並承認自己的偏見,最後放下歧見、共同解決問題的歷程。

明岱爾一輩子都在研究化解衝突的方法,他說,「隱藏的信息,是瓦解群體動能的強大因子。」這些隱藏的訊號往往是個人沒有自覺、或者是不願承認的情緒,但它卻是一個人最深層的內心感受,它沒有對錯,而是映照出個體未被滿足的需求、被壓抑的情感,「如果情感沒有得到療癒,任何結構上的努力,不過是治標不治本。」

我真的很幸運,兩位下屬主動引導了這場圍在火爐邊的對話,這也讓我反思過去受的領導訓練,那種極度重視規則與效率的理性方法論,一看到紛爭就想辦法阻止,在最短時間內達成共識,其實忽略了人的感性層次。

「如何讓每個人暢所欲言、讓老是被壓制的人能夠發聲,說出他們的定見,一個社群才可能同心同德,」明岱爾因此倡導以「長老」取代「領導者」。

長老不強勢主導、也不讓自己的控制欲為所欲為,他們聽從自然之靈,因此有更多的覺察,懂得放下、等待、順勢而為、水到渠成。這種深度民主才有可能維持一個永續的社群關係。

領導者力求化干戈為玉帛,但長老卻懂得「接受緊繃和混亂的情勢,視衝突為最好的老師,把對話當作目標」。明岱爾這段話,不斷在我腦海中回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