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期封面故事,我才想去更理解游牧文化。

錢穆是這樣論述的:「人類文化,由源頭處看,大別不外三型。一、游牧文化,二、農耕文化,三、商業文化。游、牧、商業起於內不足,內不足則需向外尋求,因此而為流動的,進取的。農耕可以自給,無事外求,並繼續一地,反覆不舍,因此而為安定的,平穩的。」

因「內不足」,必須向外尋求?真有趣。

主筆倩蓉、資深記者雅筑與婺媛,是在半年前啟動Z世代採訪計畫。在此之前,我得承認,對這群25歲以下的年輕人,我所知曉的極片段膚淺,掌握的關鍵字無非是:很佛系、環保、不忠誠,什麼都要追求意義,還有,會透過數位連結,從香港反送中事件到泰國學運,主角都是他們。

但這群孩子的父母,生於經濟起飛期,怎麼會讓孩子成為內不足的游牧民族呢?

商周團隊探訪大量的Z世代,我們訪問了泰國學運領袖,與因為反對香港《逃犯條例》,而遭逮捕的香港青年。在疫情中,我們也透過遠距視訊,跟從國小就立志要解決塑膠袋危機,被CNN稱之為「年輕奇蹟」(Young Wonders)的印尼女孩對話。

結果,這群生長在不同背景的青年,都有類似的論述:他們的匱乏感,是來自於環境的被破壞與世代不公,而從小生長在社群世界的他們,也很早就看透,若不自救,傳統體制不會為自己改變。

因此,他們會如游牧民族般,強悍的為生存上街頭。但同時,他們也知道資源匱乏,而更樂天愛物,會購買二手衣物,並認為共享比擁有好。

甚至,在職場上,年輕人的低忠誠度,只是他們逐水草而居的舉動,因為他們很早就有被淘汰的焦慮,所以只能透過跳槽,做為技能升級的手段⋯⋯。

這群孩子,透過數位資訊,熟成的比你我想像的都早,疫情更讓他們明白,連星巴克與Nike都能裁員,這世上,沒有什麼工作能保證穩定。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生就與網路為伍的他們,跟我們多麼不同。

他們比我們更勇敢,甚至更務實、精明,相信您看完這期報導,對於這群年輕人定會有不同的看法。當然,要與這群游牧世代同行,我們自己,也得先換換腦袋才行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