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春天的某個下午,期易的交易員結束午休回到辦公室的時候,發現納凡德.薩勞用雙手捧著後腦勺,懶散的倒在椅子上。他已經好幾個小時都沒碰電腦了,謠言開始散播開來:「他在罷工。」

薩勞加入期易5年後,漸漸對這地方失去感情。每天通勤到沃金讓他覺得很累,而且到辦公室之後又有很多讓人分心的事情,他也不想再拜託老闆幫他提高限額了。最重要的是,他很厭惡要把錢分出去。

永遠賺不夠的貪狼性格

他剛加入這個共享空間時簽署了一份合約,同意用期易的資金來進行操作,並且回饋一部分的利潤、負擔每個月電腦桌的費用,以及返程過路費。剛開始分潤的方式是一半一半,操盤帳戶裡的金額增加之後,分潤方式也會調整。這時,薩勞已經累積了一百萬英鎊(時值160萬美元),他每一筆都可以分得90%,這已經是最高的分潤比率了。

對菜鳥交易員來說,期易很吸引人,他們可以獲得資金來試試身手,而且獲利以後才要付錢;如果他們失敗了──幾乎多數菜鳥都會失敗,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什麼都不欠。但是這樣的缺點,就是那些賺錢的人得補貼其他人。

那時,薩勞平均每天可以賺5萬美元,表示每天他要付給羅西兄弟5千美元;而且以他狂熱的投資方式,他有時甚至可以輕鬆的再奉上兩千美元的佣金。「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他們的第一份工作,大學剛畢業,22、23歲吧,」曾經在期易受訓的交易員說,「他們把這些新人關在四面牆之內,因為沃金離市區很遠,沒機會和別人交流;但等到他們有機會可以和其他自營交易公司的人對話,他們就會知道這裡的條件很鳥。」

和公司裡的其他交易員相比,薩勞可以分得90%已經很好了,可是他卻想要分得95%。當羅西兄弟拒絕時,他就會關掉交易軟體,因為他知道這樣會影響公司的現金流,其實雙方都已經不爽對方很久了。

幾年前,薩勞決定不再交易英國富時一百指數的期貨──就是英國版的標普五百 E-mini,那時他每天可以賺兩千英鎊,但他想要在更大的市場裡試試身手。剛開始,薩勞碰到了一點難關,帕奧羅有一天把他拉到旁邊,建議他回去操作富時一百指數的期貨,「每年50萬英鎊,這對你來說很夠了,」帕奧羅說。

「你怎麼知道怎樣對我才夠?」薩勞反問他,激得帕奧羅想要剪斷他的翅膀。

還有一次,薩勞下了兩百口之後就回家了。隔天還是帕奧羅的電話吵醒了他。帕奧羅說薩勞損失了一百萬美元,這等於是他所有的財產,他立刻回說:「我馬上過去!」事後他對朋友說,當時他嚇壞了。

「納凡德,冷靜,」薩勞記得電話中的帕奧羅笑了出來,「你高了120點!」原來薩勞的隔夜交易幫他賺了幾十萬美元。「這是要給你一點教訓:永遠都要學會踩煞車。否則,當這種事情發生時,你就被輾過去了。」

寫信自薦名人慘被已讀不回

雖然賺了錢,但薩勞沒辦法接受帕奧羅總是要嚇唬他,說是想讓他更懂得管理風險。當薩勞抵達期易時,他還記得自己大步走進老闆辦公室裡大吼大叫:「你在惡作劇之後還要繼續拿我的錢嗎?林北快被嚇死,然後還要付20萬?」薩勞當時與公司的分潤是他拿80%,公司拿20%。「真卑鄙,」他向朋友抱怨,「這些人真不要臉。」

帕奧羅公然炫耀自己有多有錢也無濟於事。期易的網站上有個分頁是「期易生活風格」,不過更準確的來說應該是「帕奧羅.羅西的生活風格」。有一次,帕奧羅的法拉利剛送修回來,代步的藍寶堅尼還沒被收回去,他就放了兩輛車的合照,寫下「好難選」。

但會展示自己有多成功的人不只帕奧羅一個。2007年8月,《交易員月刊》(Trader Monthly)公布了「30歲以下三十位傑出人才」,以表揚最成功的年輕交易員。其中有這麼一段文字:

傳說中,在倫敦郊區這個富裕的沃金小鎮裡,有個自營交易員,每天只工作兩個小時、每星期只工作兩天──但是收入是同事的兩倍。

原來傳言是真的,這名天賦異稟的交易員姓楊,在英文是「年輕」的意思。果真人如其名,正符合30歲以下三十位傑出人才的標準。「他身穿牛仔褲、幸運上衣來操盤,不穿鞋,」據他同事表示,「他甚至有時候看盤看一看就在電腦桌上睡著了。」

布萊德利.楊是澳洲人,度假的時間比操盤的時間要多,在老闆抽完稅之後,他每週還能進帳25萬美元⋯⋯。

幾個月之後,薩勞寄了一封電子郵件給《交易員月刊》的編輯:

晚安!

我最近發現了你們的雜誌。必須恭喜各位,在各種關於投資術的刊物中,你們算是品質比較好的。「30歲以下三十位傑出人才」的榜單讓我讀起來很感興趣,也很納悶你們是用什麼標準來篩選的。

我是當地讀者,目前分潤可拿90%。我主要交易標普五百 E-mini,波動較大的交易日我大約會進行一萬筆交易回合,或占標普五百當日交易額的1%。在比較不穩定的日子,如果我表現得好,通常可以賺13萬3千美元;在比較坪穩(他的原文)的日子,我大概可以賺四萬五至七萬美元。

今年對我來說比較不尋常。請各位明白,我想要上榜並不是為了虛名。不過,我計畫要成立自己的投資共享空間,或許多點名聲會很有利,或許我們未來可以合作。

祝好 納凡德

《交易員月刊》始終沒有專題報導過納凡德.薩勞,他也沒有成立自己的共享空間,不過他在期易待得太久,已經漸漸不受歡迎了。他曾經是一棵搖錢樹,也是公司的活廣告,但他這時卻成了公司的負擔。

這些紛擾一直累積到了2008年夏天,薩勞終於表示要離開期易,並要求提領他的資本,總計約300萬美元。帕奧羅剛開始拒絕,說要分期支付,確保稅務機關滿意。結果薩勞指派一名律師開始採取法律行動,帕奧羅就縮了回去,而兩人之間的關係也就永遠切斷了。

「在最好的情況下,我們之間的關係就像師徒一樣;但是在最糟的時候,你如果要拉住他,他就會覺得你在跟他作對,」帕奧羅說,「如果不把限額提高到他要的程度,你就是在跟他作對;如果收取結算費,你就是在跟他作對,他就是覺得每個人都要剝削他。」

閃電崩盤

作者:連恩.范恩
出版社:先覺
出版日期:2020年9月1日

連恩.范恩 簡介
《彭博商業週刊》倫敦資深調查記者,耕耘財經商業圈超過10年。范恩因其卓越的調查報導,於2013年獲頒「溫考特獎」最佳財經報導,2014年更得到財經新聞界最高榮譽「羅布獎」肯定。本書是他的第2部作品,並即將改拍為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