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筆記本的重要性對我來說,等同護照、證件和錢包、信用卡,因此每次旅行一定隨身攜帶,絕不託運。

小檔案_梁旅珠

出生:1964年
學歷:台大外文系、美國賓州大學碩士
經歷:主持台灣第一個自製旅遊節目《世界真奇妙》,獲第23屆金鐘獎
著作:《日本夢幻名宿》、《究極の宿》、《那些旅行中的閃閃時光》、《頂級鐵道之旅》


旅行中,我有隨手寫筆記的習慣,除了行前做好的計畫表和資訊,還有旅程中逐日的事件與心得紀錄。

每趟行程依長短不同,大約可寫滿一至三本筆記,因而二、三十年下來,書房架上已擺滿了約兩百冊筆記本。

現在用手機留下影音、文字都太方便,而我在緊湊行程中仍保持拿筆記錄的習慣,最簡單直接的原因,當然是腦容量有限,尤其我的行程,短則一週,長則達一個月,不寫下來的話,馬上就忘了。

三十年來持之以恆,
記下旅行筆記習慣如何養成?

養成這個習慣的真正原因,是我多年前主持台視旅遊節目《世界真奇妙》時的工作需求。

今日的旅行者,人還沒到現場,就可在Google地圖上不知神遊幾回,連前往目的地應該在哪裡拐彎、須走幾分鐘都一清二楚。

多數人一定無法想像,一九八七年我為節目出外景時,當時剛解嚴的台灣書店,別說沒有旅遊書,連介紹各國歷史文化的書籍也少得可憐。

因此,撰寫節目旁白所需要的參考文獻書籍,除了上圖書館查找,只能等到了該國採訪時蒐集或購買。其餘的最新資訊,就得全靠我們主持人現場的記錄功夫。

在地導遊說明的時候,我只能卯起來寫進筆記本,多記一條,回國就多一樣節目素材。而當時拍照使用的是攜帶數量有限的底片,拍完還得回來看沖洗成果,才知道相片有沒有拍成功。

因此,我念書時所學的一些基本繪畫訓練也派上用場,借助簡筆速寫,把插圖畫下,讓記錄的訊息更清楚完整。

近兩百冊的旅行筆記,
主要記錄重點為何?

過去三十年來,我幾乎隔月出一次國,常常同時計畫和準備好幾個行程。因此出門前兩、三個月甚至半年前,會依行程長短預先準備筆記本(大約十天到兩週一本),並把印好的週曆貼在第一頁當作目錄。

隨著出發時間接近,我會逐步將訂好的每日行程、旅館、餐廳及天氣預報等資訊寫入目錄週曆。像是今年一月農曆年前,我已把三月泰國、四五月日本和七月東京奧運的筆記本都準備好了,但很可惜,都無法成行。

旅行中除了行程細節,我最喜歡畫餐廳菜餚,並寫下菜色內容與心得;我也喜歡做詳細的飯店紀錄,包括房號、房間平面圖和房內細節,以做為未來再訪時的參考。

本子裡還記載著對行程中各種人物的印象,不論是導遊、司機、侍者或是商店老闆,只要是我想記住的人,他們就會以文字、名片或是圖像的形式存留在筆記本裡。

妳為了有效率記錄,
發展出一套輕巧的文具組合?

為了晚上回旅館能好好休息,我會盡量利用旅途中,如搭飛機、搭車、排隊和等候用餐的空檔記錄。

因此,我需要隨身攜帶輕便的文具,帶得越齊全,晚上到旅館的功課就越少。

內容包括多種顏色的擦擦筆、螢光筆、彩色鉛筆和粗細油性筆;以及迷你版的剪刀、刀片、膠帶、雙面膠、尺、便籤紙、打洞機和釘書機等。

當然這些文具還是會隨著行程,從最精簡到最齊備,每日做微調,比方整天都搭乘自己的巴士或轎車時,我會帶得比較齊全;如果需要登山健行,就只攜帶基本組合。

這麼多年來,
旅行筆記之於妳的意義?

寫筆記早已是我旅遊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幾乎快像呼吸一樣自然。我不可能記下所有事,但這個習慣能幫我留下許多線索,當有需要時,我就能循線在記憶的迷宮中找到重返當時的路。

相片忠實保存了視覺場景,有時也透露出一點氣氛與心情,但無法像文字那樣精準記下現場聽到的聲音、聞到或嘗到的味道,甚或是想法與心得,筆記本於是成為我五感記憶的時光蒐藏盒。

不論是意外發現、慘烈經歷,或是可笑的小事,筆記本也有過濾、篩選的功能,幫我留下旅行中感動且有溫度的部分。

我的旅遊回憶因這些筆記本而更鮮活完整。它們就像一條條牢實的線,將點點滴滴原本可能很快就散落的記憶,如珍珠般串起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