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內容遇到瓶頸時,我常請同仁去看看,書法家董陽孜的作品。

她寫書法50年,從未停止過創新,她會跟歌手陳綺貞、五月天阿信合作書法線條策展《無聲的樂章》,也會打造跨爵士、舞蹈與書法多媒體的作品《騷+》。後期,她還跟時尚設計師合作,將文字的筆觸結合在時裝設計上。

董陽孜最大的突破是讓「書畫同源」,以前,書法是自有架構風格,所以有顏體、楷體之分,但她卻幾乎是用抽象畫的概念去寫書法,一張畫上,字體有大有小,墨有濃淡,筆有滯圓,全依照她為這幅字的體悟去繪、去寫。

你第一次看她的作品以為是看畫,再看一次,又以為是書法。

這當然也讓她有所爭議,有人說她拋棄書法的優美傳統;喜歡她的則認為,很多年輕人說要寫出現代書法,但仍不敢推翻規則,反而是從小就每天要練300個大字的她,深諳書法,再取其精髓後,就跳脫框架了。

與其說,寫字,是董陽孜的獨門絕活,不如說,她不拘泥文字與藝術間的界線,自在遊走的特質,讓她今日有所成就。

提及她,跟這期的封面故事有關。

從去年至今,我們陸續聽到國際大廠來台投資的訊息。主筆黃靖萱與資深記者韓化宇展開跨產業追蹤,想理解他們為何而來?

剛開始的論述並不特別。比如,台灣有獨強的台積電、使命必達的工程師文化、全球最強的健保資料庫、堅實的硬體製造基礎跟醫療品質。

這些不是以往就存在?靖萱的發現是:台灣把這些特質巧妙「融」在一起了。

比如,醫藥大廠默克與頂尖生技加速器來台,是看到科技力、醫療實力與健保數據在台灣都具備了,台灣廠商可發展科技設備,隨時蒐集病人的數據,再透過健保數據比對,在病人發病前,就先偵測預防,甚至之後,還能為病人量身訂製藥物。這讓國際大廠在做醫藥服務轉型時,會把台灣視為合作對象之一。

台灣依舊沒有龐大市場,沒有超低成本,但不同強項的融合,卻讓我們找出新路。

獨大,不是唯一的選擇,融合,才會更有威力,因為它難以複製。在我看來,這就是現在台灣最珍貴的獨門絕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