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的挑戰,已不只是大企業需要面對,未來即便是中小企業都免不了這三重高標的檢驗。但什麼才是最根本的出發點?本刊邀請到MSCI亞太區業務部總裁林偉傑與緯創資通董事長林憲銘,從觀念與實務的制高點來深入對談。

小檔案_林憲銘

出生:一九五二年
學歷:台南一中、交通大學計算與控制工程學系
經歷:宏碁電腦總經理
現職:緯創資通、緯穎科技董事長
ESG地位:緯創為MSCI 評比AA級企業

商周問(以下簡稱問):為何大家需要了解ESG?它的重要性?

林偉傑答(以下簡稱偉):ESG相關的「責任投資」,是我們目前全球來說發展得最快的業務,因為這個會影響到投資人未來的投資策略與控制風險的策略。

只是「做善事」?這是過時概念!
要透過不斷管理,才能真正的永續

過去大家認為企業為了社會犧牲回報,去做一些善事,這種概念已經舊了。ESG現在代表一個概念,就是「永續性」,ESG高代表企業整體管理品質高,公司對永續經營有超前部署。根據我們的研究,ESG成績比較好的公司,它的股市回報率會超過其他公司3%以上。

反過來看,以風險控制來說,可以避免踩到地雷。若公司出了一些ESG問題的狀況,現在因為網路資訊發達,市場的反應很快,公司價值馬上就會被市場打一個很大折扣。例如1989年, 有一家石油公司Exxon(埃克森美孚),在阿拉斯加灣有一艘油輪撞到海岸,污染了一大片海,但八○年代沒有社群媒體,訊息的披露慢,所以,那時它的股價沒什麼影響。

但是最近的一次,BP(英國石油)在墨西哥灣出事,它股價腰斬,好幾百億的價值,馬上就不見了。因為現在市場比較敏感,對這些資訊的披露也比較快。

問:緯創ESG的成績都是AA,你們當初開始做的起因是?

林憲銘答(以下簡稱林):我們做得很早,當初是從社會對企業的痛點出發;就是企業的活動呀,真的會產生很多對自然環境衝突的狀況,我們就是從這個角度切入,後來做了很久的一段時間,體會到這個事情需要長期去做,不是短期。而且除了環境之外,還有社會責任在裡頭。那,社會責任最多的就是跟「人」有關,像是員工、投資者、客戶、供應商等等。

問:在你們眼中,ESG的核心是什麼?

林:不管是環保還是社會的問題,必須要回到一個本質,就是你的「公司治理」要能夠去支撐,公司要合法合理合情,這樣子的話,你想做的那些事情(指環保跟社會責任),才能相輔相成。而且我認為E跟S要做得好,一定要超過法律的標準,不能以符合法令的低標為標準。環境跟社會,比較屬於一種願景(vision),就是你想要讓自己成為多好的一種人(企業)。

偉:這的確就是一種管理的理念,而且需要精算能力。比如說減少污水排放有成本,但是你若直接把污水排出去,哪天你被發現,你還是會被處罰。另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核能,雖說發電成本很低,但這個發電廠用完了四十年以後,你這個廢料怎麼樣處理,成本就很貴。

林:沒有管理思維,許多事情只是虛有其表。例如回收產業,它並不一定是100%的綠色行業,因為,回收後再去產生有用的資源的過程裡,一方面可能消耗了非常多的能源,或者是產生第二次的傷害。

就像我們綠資源的生意。開始做了之後我就一直問,到底困難在哪裡?到底我們指標在哪裡?第一個我問的是,(塑料)回收過程用到的能源,是不是比石油裂解做出的塑膠粒子少?這件事我要先問清楚。因為如果為了回收一噸的塑膠料,結果花的能源比石油裂解還多的話,那我就是浪費更多資源了嘛。後來我們去算,還好只有四分之一,而且這四分之一最多的能源是花在運輸。此外,商業模式的永續,至少要做到不能賠錢,你不能一直砸資源來支撐它,不然這也是一種形式的浪費。所以必須透過不斷的管理精進才能真正永續。

小檔案_林偉傑

學歷: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MBA
經歷:鋒裕投資亞太、中東和非洲負責人、駿利資產集團全球共同執行長
現職:MSCI亞太區業務部總裁、全球執行委員會成員
ESG地位:MSCI是全球最早投入ESG評比的公司

問:如果不是做善事,企業發展ESG,究竟會帶來什麼好處?

偉:ESG表現出一家公司整體的品質:它的管理層的品質,它的商業模式的品質,它各方面的管理制度,它對員工關係的管理,ESG可以讓公司整體品質都提升。反之,ESG表現出現狀況,通常企業的經營遲早也會出問題。例如,MSCI早在福斯汽車(因為造假)出事前,我們就已經透過評鑑指標,發現它出現過很多產品安全性的問題了。

ESG是一種管理的理念,而且需要「精算能力」。~MSCI亞太區業務部總裁 林偉傑

引發正向連鎖效應:
緯創數位轉型、助190家供應商減碳排

林:企業也是一個有機體,如果從一個人的修煉來看,如果你遇到困難後,你越能夠激發更多的創意去解決困難,你的能力就會越強。沒有錯,企業可以只為生存、為了賺錢,不必去花那麼多心血照顧環境,但是,你越不去做,就越沒有解決困難的能力,一旦這些議題變成主流的時候,你會完全沒有競爭力。所以我會刻意讓公司「兩面受敵」,處於需要花double effort(雙倍努力)的狀況,激發公司本身的鬥志跟創造力。

像我們推AI數位轉型,其實跟ESG議題也相關,因為它可以讓公司更有效率、更能夠精準做決策、用更少的資源做到相當的事情。但在導入初期,原來的IT系統要持續進行,新的數位轉型也要做,一開始很多同仁都說會「連原本的工作都已經做不完了,還多了這個事情!」問題是,他平常要花十小時做完的事,因為多了這個新的事,這時候會激發你的創意,把舊的工作縮成七個小時做完,剩下三個小時來做新的事,工作效率就會提升。

當COVID-19來的時候,我們需要決策:全球的工廠什麼時候要關閉?怎麼個關閉法?公司要準備多少口罩?要怎麼準備動線?但我們之前就部署了人力AI預測,所以今年就順很多。

企業可以為了賺錢,不去花心血照顧環境,
但你越不去做,就越沒有解決困難的能力。~緯創資通董事長 林憲銘

問:資本面來看,ESG對緯創的影響也日趨重要?

林:這兩、三年,這些國際比較大的基金,尤其是政府擁有的基金,開始不斷受到社會團體的催促要選擇符合ESG標準的公司。我們外資的持股比率高,壓力比較大。我們的劣勢是我們沒有大股東,但我反而認為就是因為我們沒有大股東,外部資金隨時可以跑,因此我們必須要更精細的去聆聽每一個投資者的聲音。這些法人,他們看的已經不是財務性的投資而已,我們也利用這個壓力,去提升公司的無形價值。

問:ESG對企業的挑戰,一般的中小企業也會遇到嗎?

林:如果有一家中小企業,它很認真做,而另一家什麼都不做,可能初期後者賺的錢比前一家多,但是五年後,所有的客戶都會去找前一家,因為它的客戶也會受到更上頭客戶(ESG的)壓力,必須要找這樣的企業當供應商,才能夠做生意,所以不管是間接還是直接,中小企業遲早都會被ESG影響到。此外,中小企業再怎麼沒有污染,它social(社會)的議題還是在,像員工關係、勞資和諧,這都是social的一部分,它一定會碰到,縱然是一個家族企業,也還是會遇到這些議題。

問:你們輔導了190家供應商減少碳排放,也是這種壓力的連環效應吧?

林:對呀,現實就這樣,這是必然的。

問:你會建議一個中小企業怎麼做ESG?

林:任何事都是一樣的,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你就是從周遭開始做起,我講最直白的,你能不能從員工開始做起?可以從你對員工的關懷、教育、訓練、精神扶持做起。

問:現在ESG最熱的話題是?

偉:氣候變遷。因為這會影響到所有的公司,所有的企業都會受影響。我們在這方面的評鑑是全球的領先者,因為我們可以把「資產的風險有多大」量化成數據,不只是理論上的風險。比如說,一家企業工廠設立在非洲或印度某地,我們會去評估在未來十年、二十年會不會缺水、資源,或者說,受這個氣候的一些大的變化、颱風頻率、海水上升等等影響。現在很多投資人來找我們,要單獨看這塊,就是想要了解,氣候變遷對他們的持有的資產、股票等資產,包括不動產等,未來會受到哪些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