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很不平靜,疫情未平,又有許多名人猝不及防辭世:藝人劉真、吳朋奉、羅霈穎、前總統李登輝、人工智慧專家陳昇瑋等,讓許多人開始思考身後事。

50歲的律師劉韋德2019年寫了一款免費App「777遺囑」,本季相較於去年同期,下載率大增3成;不但App免費,他還視情況提供免費遺囑諮詢、代擬和修改服務,使用者留言盛讚是「佛心App」。

佛心App的背後,是一個義務律師的生命體會。

劉韋德是信義房屋客戶服務部執行協理,因為具律師資格,閒暇時也在市政府、區公所提供免費法律諮詢。「遺產爭執很常見,完全無法得知當事人意願,只能照法律辦。」他見多了家族爭產的悲劇:「沒有人希望自己身後,親人為錢反目;這明明是人在世時可以避免的,卻很少人做到。」

父親癌逝遺憾成動力
自費百萬,耗3倍時間完成

以2018年為例,台灣死亡人數達17萬2千人,但當年辦理的遺囑公認證件數,還不到8千件。他一直想,要怎麼推廣「預立遺囑」這個觀念?

2016年,行政院會通過民法繼承編修正草案第1189條,其中「除自書遺囑外,亦得以電腦或自動化機器製作之書面代之」,讓他有了推廣機會。一開始,他打算寫網頁,但工程師勸他:第一,App介面容易上手;第二,對於不擅長打字的老人家,手機可以語音輸入,甚至錄下語音遺囑,更具法律效力。

沒想到這是一連串折磨的開始。一開始,法律專有名詞連工程師都看不懂,他只好一改再改;艱深的名詞變白話,還得帶入範例才能讓人懂得操作。遺囑牽涉到財產分配、喪葬安排、器官捐贈、執行人、剝奪繼承權等繁雜內容,得一關關設計出易懂介面,來回修了一年多,預算追加再追加,最後自掏腰包近一百萬元。

「頭都洗一半,又不能不寫完,」花了比預期多3倍的時間與費用;完工時,他想起2014年辭世的香港影視大亨邵逸夫,因為預立遺囑順利傳承折合新台幣約777億元遺產,便命名為「777遺囑產生器」。

這個App以系統內建固定用語,搭配使用者自行輸入語句,最終產生一個有意義的法律文句,可以運用在離婚協議書、租賃契約書等法律文件,他也向智財局提出專利申請。

「我以為律師都冷冰冰的,但他真的很熱血,分享很多案例讓我感同身受。我原本不接個人案,為了他不得不破例,」承包程式的正月科技總經理黃昭仁說:「他畢竟是律師,也顧慮到個人資料保護、法律文句前後不能矛盾等細節,才拖這麼久。」

劉韋德

出生:1970年
學歷:台大法律系、86年律師高考及格
經歷:中道法律事務所律師、高等法院刑事指定義務辯護律師
現職:信義房屋客戶服務部執行協理


劉韋德不放棄,是因為不想再留下遺憾。

8年前,他的父親罹患膀胱癌,不到3個月就轉移到肝臟。即使自己是嫻熟遺產繼承的律師,但身為人子,他始終無法開口建議父親寫遺囑。某天他在醫院照顧父親,看他睡得很熟,決定先回家洗個澡,剛到家卻接到電話說父親走了。

「他神智都清楚,我沒想到這麼快,他自己可能也不知道,我們還有好多話都沒說,」他有點哽咽:「如果那時寫好這個App,我會跟他說:『爸,這是我的App,我教你用』……。」

「不寫遺囑有兩種情況:有人是不想,但更多人是不會。」他說,這個App的目的是:無論貧富,都擁有同樣知的權利。爭產並非豪門專利,他免費服務的案件中,很多都是沒有現金存款的長輩,只因為居住在市值莫名其妙飆高的房子裡,擔心自己百年之後,子孫會為了爭房產而衝突。

老婦人向他深深一鞠躬
深信做對的事無懼擋人財路

遺囑也是種心願,他舉一個例子:有位老婦人有兩個女兒,老大已婚、會給母親生活費;老二未婚,跟老婦人住在她名下的房子裡,卻常怒罵毆打母親。

老婦人身心都是傷,希望遺產不要分給二女兒,聽到社區大學老師介紹這個App,找上門請他幫忙,卻不懂法律中的「特留分」。

他舉出《民法》1145條:若子女對於父母有重大虐待或侮辱情事,父母可寫在遺囑中,該子女將徹底喪失包括特留分的繼承權。「當我義務幫她寫好遺囑,老太太很艱難彎下腰,對我深深一鞠躬,那時心好酸……,但是也深信我做的事可以幫助到人。」

一般律師承辦代筆遺囑跟見證,視案件複雜度與律師資歷,費用從兩萬元至十餘萬元不等,他寫這個免費App難道不會擋人財路?
他苦笑:「也許吧,但是數位化工具出現,各行各業都面對挑戰,律師也要調整業務啊!」

「你出遠門時會記得交代家人一些事,死亡是趟最遠的旅行,卻不交代遺言,這不是很怪嗎?」沒有人知道這趟旅行何時得出發,所以要先準備好。遺囑不只是分配財產,還有情感,「如果這個App能讓下載者藉由書寫遺囑,好好去思考生命裡最重要的事,我也就功德圓滿了。」劉韋德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