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美元殞落,漣漪擴散全球」,這是7月底路透的標題。

美元指數已跌至近兩年新低。投行高盛7月底報告認為,美元恐怕會失去全球準備貨幣地位。今年第二季美國經濟比去年同期萎縮32.9%,是逾70年來最慘。星展銀行預估,美元指數會由目前約93再跌至年底的90。

貨幣押寶歐元、避險選瑞郎

在這股「去美元化」浪潮下,有哪些資產是值得留意的替代方案?

有3種貨幣可能會受惠:歐元、瑞郎、日圓。

7月底當週,歐元兌美元創兩年新高,原因如《紐約時報》形容:歐洲控制疫情比其他地方好,「歐元資產東山再起。」

另一原因是政治。7月下旬歐盟各國領導人同意發行7500億歐元的共同債券,這對歐元意義重大。

過去歐元被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唱衰,原因就是「只有央行,沒有財政部」。如今歐盟債券發行,朝共同財政機制邁進,或可扭轉歐元的先天劣勢。但變數是歐元太強,對德國等出口大國不利,此外,歐元區經濟也不理想。

雖然如此,市場仍多押寶歐元將升值。分析師馬林諾夫(Valentin Marinov)表示,財政整合對歐元是「長期利多」,未來歐元或許會迎來一陣久違的春天。

美元之外,下一個避險貨幣何在?如今的大熱門是瑞郎。

去年瑞士貿易順差創歷史新高,使瑞郎本身有極大升值壓力,加上瑞士政、經環境平穩,每當天下有變,資金蜂擁入瑞郎逃難,成為名副其實的避險貨幣。瑞郎兌歐元匯價近來創5年新高,來到一歐元兌1.05瑞郎。

瑞郎升值對瑞士出口不利,瑞士央行不斷打壓,包括祭出負利率等激烈手段。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預估,瑞士央行將擴充資產負債表,以使瑞郎不致過熱,預估今年底將回到一歐元兌1.09瑞郎。

至於原本的避險貨幣寵兒——日圓,近年來表現平平:從2010年至今,日圓實質有效匯率指數下跌逾20%,瑞郎則上漲8%。

這是因為日本國際收支惡化,去年出現1兆6千億日圓貿易逆差。其次,國際盛行多年的日圓「套息交易」,也因為日、美不斷降息至近零,逐漸降溫。

不過,受惠於美元走弱的大勢,市場預測日圓仍有升值空間。麥格理預期,隨着美國大選逼近,美元兌其他貨幣將全面轉弱,預料日圓到11月時將升至102日圓兌一美元的水準。

股市看好歐股及新興市場

6月底,全球最大資產管理集團貝萊德(BlackRock)旗下投資部門,將歐股由「減持」提高為「增持」。該行分析師提爾(Scott Thiel)寫道:「好久沒有看好歐洲了。」

至7月底止,以美元計價的歐洲六百指數(Stoxx 600),連續兩個月漲幅超越美股標普五百。過去3個月追蹤德股的ETF(代號EWG),上漲近3成,漲幅也超過標普五百指數的ETF。《紐約時報》引述報告稱,如今不只海外資金湧入歐股ETF,歐洲投資者也賣掉美元資產,將資金投回自家市場。

此外,MSCI新興市場指數在3月底創4年新低,如今已反彈43%,這也是拜「美國跌倒,全球吃飽」所賜。

分析師納埃米(Nader Naeimi)對彭博新聞網表示,過去十年美元強勢,新興市場飽受資金外流之苦。如今美元弱勢,實質利率又不斷下跌,加上疫情蔓延、11月美國總統大選等因素,「對新興市場資產是好消息。」

不過巴西、印度目前在全球確診數分居二、三名,同時一些分析師認為中美惡鬥、地緣政治等衝擊,尚未完全反映到新興股市,是為變數。

白銀大漲!衝7年高點

黃金飆漲人人皆知,但是少有人知道白銀漲更凶:從谷底至今年7月底,白銀漲幅已翻倍,遠勝黃金。如今銀價處於7年高點。

雖然金銀都已大漲,但高盛分析師庫利(Jeffrey Currie)預估,美國聯準會傾向製造通膨,黃金仍可能飆升,白銀也將隨著黃金升勢,以及太陽能等行業的需求前景而再上漲。高盛7月底預估,未來12個月金價上看2300美元,銀價也將從每盎司22美元上漲至30美元。

局勢若惡化,美元就會走強

短期來說,今年3月全球曾爆發美元短缺的流動性危機。在聯準會大力放水下,危機雖已解除,副作用則是美元氾濫。未來聯準會大方向仍將維持寬鬆,美元升值空間有限。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恐慌最惡劣的3月,美元流動性異常稀缺,投資人全面拋售資產,連黃金、美債亦不例外,只為換得美元。

由此可見,當最危急情況出現,美元仍是避險資產。若未來局勢惡化到今年3月的地步,美元王者仍有可能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