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三年級時,到台南參加大專盃橄欖球賽,第二場政大對上海軍官校,雙方勢均力敵,戰況激烈,打完上半場,雙方3比0,我們輸了一個射門的罰球。

下半場開賽5分鐘左右,對方持球進攻,對著我而來,我很本能的反應,對他飛身擒抱,沒想到他不閃不躲,直接抬起大腿,用膝蓋對著我的頭而來,我的頭撞到後倒地不起,大約3分鐘後,裁判把醫護人員及擔架叫進場,準備抬我出場。這時候,我忽然自己爬起來了,裁判看我站起來就問:現在在比賽,你知道嗎?我沒說話,點點頭;裁判又問,那你們攻哪一邊?我又沒說話,用手指了方向,完全正確,於是裁判吹哨,繼續比賽。

可是從繼續比賽開始,我完全無意識的在場上漫遊,對方攻過來,我完全沒有反應,也不會防守,放任對方從我身邊過。就這樣,我變成完全不設防的空檔,因為我而輸了兩、三個球。我的隊友才發覺我的狀況有異,才開始當我不存在,補我的空缺,從此就不再輸球。

直到臨結束前大約三分鐘,我忽然清醒,知道在比賽,我問隊友狀況如何,隊友不作聲不回答,隨即比賽結束,因為我沒知覺的在場上漫遊,讓政大多輸了14分,比賽結果:17比0。因為我暫時性的腦震盪,毫無意識,我們輸掉了比賽。

這讓我得到一個一生的教訓,只要是團隊,每一個都要是有用的人,每個人都扮演一種角色,都有功能,如果有一個不是稱職的人,不是有用的人,那團隊就會出現空檔,出現大問題,有一個沒有功能、沒有用的人,不如沒有!

如果團隊少一人,整個團隊都知道少了一個人,大家都要多跑一步,多補位,把少一個人的空位補起來,這樣團隊也可以運作。就像橄欖球賽時,常看到有人犯規被罰下場,只好以少打多,但彌補得好,球隊還未必會輸。當大家都知道少一個人時,每一個人都提起精神,全力以赴,事情仍有可為。

可是如果有人,卻是一個沒有用的人,沒有人驚覺到少了一個人,也不知道要補位,但這個人沒有功能,完全不負責任,不做他應該做的事,那麼團隊就會出現大空檔,出現失誤,出現大問題,一個沒有用的人,會使團隊出現大的災難。

就像我在球場上漫遊一樣,變成對方得分的機會,我一個人害球隊輸掉比賽。
這個教訓影響了我一輩子,我永遠引以為戒:寧可缺一個人,而絕對不用沒有用的人。我絕對不會因暫時缺人,而讓一個不稱職的工作者,勉強存在團隊中。

所以我帶領團隊,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確認團隊中的每個人,是不是都是稱職的人。如果發現有不稱職的人,我就要全力調整改變他,在最短的時間內,設法讓他變成一個稱職的人。而如果不能改變,就要立即趕走他,寧缺勿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