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條尚未有人全程記錄過的高手級溪谷攀降路線。

嘉義縣阿里山鄉境內的「蛟龍瀑布」,瀑布總落差約為846公尺,比101大樓高338公尺(世界第一高瀑為979公尺)。這個多數人不知道的台灣第一高瀑,吸引了國際攀岩、溯溪人士到此探訪。

行前一週,突來的大雨,動搖三個月來的探勘、負重訓練。水瀑如傳說中的巨龍嘶吼,齧食著我逐日建立的自信。但「完整走完一條高山溪」,來自蛟龍瀑布的召喚,微小的心願在心中長根撐強。

蛟龍瀑布的陡峭岩壁上,每個垂降距離點幾乎都超過一百公尺。每次的垂降架繩,都須詳實觀測、重複計算。因為距離長,垂降速度也得控制得當,避免造成燒繩現象。溪谷中的長距離收繩,更須仰賴省力系統的熟練操作。

天未亮,5人小隊從蛟龍溪和石鼓盤溪匯流處出發,每人平均負重逾30公斤。從海拔855公尺處,沿溪上溯,越過攔砂壩後斜切山徑。行經麻竹林、巨石群、芒草區,不到兩公里的路程,一路陡上1,200公尺的高差。

有幾段山徑,幾乎超過70度角,須仰賴樹根上行。海拔1800公尺開始,眼前盡是松蘿滿布的原生檜木林。這片原生森林,因人煙罕至,山老鼠橫行。林中大霧能見度差,空氣飄散著特有的濃郁新香。一路上被棄置的檜木橫陳,有如檜木墳場。

一直陡升至2024公尺後,找到探勘數次尋得的最佳下切點,順利抵達蛟龍溪源頭。第二天,一早簡單早餐後,快步下行至海拔1850公尺的蛟龍溪源頭,開始第一個垂降點。

隊員不時來回解讀地形圖上的等高線,推敲每次的垂降策略。有幾處的懸空地形過長,先鋒隊員得先制動確保片刻,再繼續前進。

一路經過多處巨石陣、大片雜林及半穴潭後,方才抵達海拔1,589公尺的亂石平台。

逾500公尺的驚險垂降

此時天色已黑,三位身手矯健的教練,架上單向滑輪和省力系統,在石縫雜芒的卡繩中鬥智力搏。待收繩、理繩的動作完成,已是星月開展的夜間十點。

在瀑布中的亂石平台上,隊友們勉強找到可供容身一晚的安穩。明天得直下500多公尺,正式面對腳點難尋的魔王岩壁。

垂降過程中,教練不斷提醒:「身體、腳點跟繩子,得想辦法達到繩人合一的平衡感,」每個腳步都得穩實的下,快不得。「先鋒隊員一旦選好垂降路線,後面的人不能因為想避開草叢、水瀑而隨便閃避或擺盪,這樣非常容易造成割繩的危險。」

面對溪瀑,腦袋中理性世界的真實一幕幕過眼,理性意識控制不住身體的原始躁動。遠眺接駁的夥伴已上溯至瀑底,待全員垂降完畢時,祝賀我們平安歸來。

台灣第一高瀑,蛟龍瀑布源頭完整溪降全紀錄行動,在夥伴們的齊力支持下,共同完成。

走到溪流的源頭,沿著嶙峋的岩壁一路垂降,在每個石縫皺摺中,能找到各種生命的協作。循溪上下推進,我們見證各種介入,也覺醒自己和溪流一起演化的生存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