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課本上有沒有不一樣啊?」一百多位小朋友迅速就坐,課本中的人物躍然眼前。一個個被口罩遮去大半的好奇臉龐,小小身子左右側移,急尋最佳視角。濃眉短髮的江秀真上完博士班課後,直奔嘉義大林平林國小;這,是她的第1,248場校園演講。

小檔案_江秀真

出生:1971年
經歷:台灣首位兩度登頂珠穆朗瑪峰、完攀世界七頂峰的登山家
現職:玉山高中實驗班老師

1995年5月12日,江秀真登上珠穆朗瑪峰,成為台灣第一位登上世界第一高峰的女性登山家。

15歲第一次爬山,24歲登上世界最高峰,之後陸續完攀世界七頂峰,2009年由南側路線再次成功爬上珠穆朗瑪峰。

她不諱言,比起第一次登頂倉卒,第二回才學會從容回到山的懷抱。8,848公尺的高峰建立起這位女登山家的人生「堅毅標準」,也讓她長出三頭六臂般,無形的強韌意志。

推廣登山成另一挑戰

今年,同樣是5月12日這一天。

奇妙的緣分引導她來到位於中央山脈和台中盆地間的玉山高中,這裡是她理想的登山學校建置地點。校內建置的山野探索體驗設施,似乎早為她的到來而齊備。

這是台灣第一所山野教育實驗班,將以建立登山品格的人文素養為核心。除了強化登山的科學技巧與土地倫理,3年的實驗班也將結合升學與就業證照。

十多年來,台灣登山學校的建置意念,伴隨著她的日常呼吸吐納,一次次不輟的出發,已見雛形。

2005年起,她成為玉山國家公園首位女性巡山員,服務時期山難事件頻繁;也有感於台灣高山林立、四面環海,據統計,登山人口已超過五百萬人,法令卻禁山又禁海。因此,普及登山教育成為她心裡的另一座大山,為此展開了她的人生二部曲。

為推廣登山教育,江秀真展開高密度、馬拉松式的演講,涵蓋各級學校、社團企業,至今近三千多場。她說,不同場合的演講,像登不同的山,得做不同準備。

她強調同理心,以登山切入的題目橫跨親子、兩性及團體關係等。她也會扮演不同角色,有時是大姊、教練、閨蜜,或是人生導師。

彷彿依著馬斯洛理論中的需求層次逐梯而上,最後完成夢想、自我實現。然後呢?「從第一高峰下來後,別像被拱上樹的豬,下不來!」前輩的提醒,她謹記在心。

就像帶上高山的密封食品,隨著氣壓變低逐漸膨脹,隨時有自爆的可能。爬山的每一步都是活在當下,得隨時保持覺知與清醒。

在以男性為主的登山環境,她學會壓抑自己的女性特質,以冷靜、中庸的態度,面對各種無法預期的挑戰。忍受痛苦、堅持夢想,登上世界第一高峰。而下山後,另一座生命大山的挑戰豎立眼前。

她樂於分享曾經遭遇的困難與榮耀,鼓勵每個人發掘心中那座聖山。她總是現想現做、邊做邊學,力求盡力。儘管藍圖不是那麼明確,但只要方向對了,想辦法與時俱進,不斷學習並修正,總能登上心中聖山。她也在聽眾的鼓勵下,2009年向前邁進,許下設立登山學校之夢。

現代人生活節奏快,多數人臨屆退休才驚覺自己心理年齡與生理年齡的差距。這個階段正是人生圓夢的最佳時光,爬山時總是壓隊的江秀真氣定神閒鼓勵樂齡人士,「走慢是能耐,慢是王道。」、「慢慢走,快快到。」

登峰途中分享正能量

正在中正大學成人教育博士班就讀的她說:「自己會爬山不厲害,教會人爬山、喜歡山才是厲害。」

江秀真強調,在登山教育裡,熟齡者重在「生命自主」與「轉換觀點」的建立。特別是女性,擁有細膩堅韌又熱愛學習的特質,生命觀點一旦切換、自我設限解除,很快能建立成就感。

快樂健康的登山活動,能讓活躍的能量元素在生活中自我啟動,是一種更積極的社會健康長照方法。

因為家境不好,提早踏入社會,江秀真從高職生夜校讀到博士班,一路受到很多人照顧,總覺得能被別人記住是件特別幸福的事。

曾登上世界最高峰,她明白,山不會記住自己的名字;這是每位登山家必須謙遜認清的無名。但每每在山徑上漸漸失去文明訊息時,她總喜歡花上許多時間寫明信片,把當下感動分享給惦記的朋友。

同樣的,對於校園裡的孩子,她也會在仔細閱讀他們的回饋單後,一一以明信片回覆並鼓勵他們。

長髮清秀的女孩翻開課本中「攀登生命高峰」那頁,安靜專注的站在長長隊伍中等待江秀真簽名。我走向前問她:「你有自己想追求的夢想嗎?」她怯怯的說:「目前還沒有。」兩秒後,她用篤定的眼神看著我:「但我有信心以後能找到自己的夢想。」

誠如江秀真的信念,「看不見的東西往往比看得見的東西重要。」「唯信能入」,很多事要先相信才會發生。

那個臉上總是笑著說:沒事、沒事;那個可以連續哭13小時的「愛哭妹仔」;乾媽口中,總陪伴在旁的「丫頭」;朋友心中愛唱歌的「江仔」;小朋友眼中很會模仿鳥聲的「秀真姊姊 」,用爬山畫出她生命最美的曲線。

她平靜歡喜的說:「生命中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做有意義、困難做、少人做的事,一直持續做,就會累積意想不到的事。」江秀真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