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艘軍用潛水艇,在深入海下30米至40米後,浮出水面時,槍桿子卻仍乾燥能動,秘訣竟在於一家總部位於土城的塑膠射出工廠,所生產的防水槍袋。

小檔案_台灣今品

成立:1992年
董事長:游明婉
主要產品:水袋、防水包
成績單:2019年營收13億元,較5年前成長近3倍
地位:全球第一大水袋王


它是台灣今品,除了防水袋,近來更因疫情催生的全球單車熱,讓生產自行車水袋的它,訂單滿到兩個月後。

這家夫妻聯手創立的企業,早期做汽車排檔桿起家,25年前跨入水袋市場,取得美國專利,從此便專注在「水」這件事。美國海豹部隊、新加坡、台灣軍方,再到迪卡儂、捷安特等運動品牌,都是它的客戶。

因水袋比水瓶更輕、容積更大,又方便飲用,受軍事、戶外運動等市場歡迎。但又因技術門檻高,一個水袋,就有超過5種製程,加上食品級塑膠成本又較一般塑膠射出原料貴4倍,在台灣少見業者投入。

台灣今品董事長游明婉念工業管理,先生連建平則是精密機械設計專業,兩人當初接到一家台中單車廠試驗性的下單400個自行車水袋,便一起自學技術,打開轉型契機。

從百分百漏水練到99.7%良率

游明婉說,接單後第一步,是了解各國食品容器法規,好讓客戶將產品賣到全球。接著從上萬種塑膠原料中,找出適合的元素。最重要的是研究:如何做出能裝水,又不滲漏的容器,就算倒吊著放,也能抵擋地心引力不外漏。

「結果我做了,做完以後百分之百漏水。」多年前的往事,她已能笑著回憶。原來,不滲水這件事,一點都不簡單,不只要做到「水密」,還得做到「氣密」。

當時犯的錯誤,是將所有產品測試停留在實驗室,忽略戶外使用時的各種動態變化。「譬如說,軍人將水袋放在背包裡,休息時不可能直挺挺坐著,有時砰一下就靠在牆上,身體重量加速度,如果沒有做到可承受重量擠壓的氣密,水多少還是會噴出來。」她解釋。

於是,他們花半年時間,回頭檢視材質的軟硬度,盡量讓每個塑膠件的公分差縮小,這才讓水袋不再漏水。也是從那次的失敗經驗,讓他們日後商品測試更嚴謹。業務發展部協理楊贊薰舉例,現在,一個水袋出廠前就得讓機器反覆摔打數次、震動及吸嘴試咬3千次,「甚至為了測試抗菌力,我們還自己養細菌,再把細菌放在水袋上,看它的存活率。」

熱愛騎車、登山的游明婉,出外活動都會帶著自家商品實地測試,「我們甚至還把軍用的水袋,讓員工帶到漆彈場去打漆彈用,盡量模擬消費者使用情境。」

單車客戶啟發了台灣今品水袋之路,但真正下大單的卻是美國海豹部隊。起因是一家長期配合的美國貿易商,認為它技術不輸當時美國最大水袋品牌CamelBak,於是主動推薦給海豹部隊,讓他們意外往軍用水袋發展。但幾年過去,軍方標案始終有一搭沒一搭,為穩定營收並拓展市場,游明婉帶著員工參加各大自行車展,往戶外用品水袋市場邁進。

現在,它的水袋,可做到咬一下吸嘴,水就自動送到嘴巴;登山露營時,有洗澡專用水袋,白天掛在樹上吸收太陽熱能,晚上就有熱水可用;也曾因新加坡軍方反映「水喝完還得把水袋拿下、扭開蓋子加水,打仗這樣太花時間,」他們便費時一年,研發出背在身上即可輕鬆加水的設計,甚至進階到工藝更複雜,採立體設計的防水背包市場。

「只要有錢就拿去研發,甚至動用到週轉金也沒關係。」游明婉告訴我們,不惜代價的創新,是他們成為全球最大水袋廠的關鍵。每年的研發費用占營收10%至15%,比一般製造業的個位數占比高。

年製3千樣品,名氣成挑戰

每年,它出給客戶的樣品高達三千多種,除了騎車、登山、釣魚、上學等不同用途專用。甚至有像肚子一樣大,可用來裝啤酒的水袋,讓球迷可在球場邊看比賽邊暢飲啤酒。

少量多樣化,最難是維持不同產品間的良率。游明婉很自豪的是,自家一萬個商品,只有26個不良。高良率除了來自二十多年累積的資料庫,經驗值夠高外,研發階段就先思考、排除生產時可能的問題,這也是它砸重本、在全球設立3個研發中心的緣由。

全球前3大水袋廠分別為台灣今品、美國CamelBak、以色列Source,各有專利,每次開發新品時,得避開對方專利,而水袋的組成又不複雜,這讓開發新品難上加難。正因為難,當誰先有新品,誰就能在水袋市場占領導地位,拿到新訂單。

「台灣今品很肯投資、研發新品,但在國際上的品牌度就不夠。」一位業內人士分析,運動產業前景看好,但如何跟國際大牌比拚知名度,將是一大挑戰。

挑戰難免,但正因水袋事業與自己興趣結合,讓游明婉樂此不疲,拚命研發升級,希望持續帶來正向循環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