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莫四十年前的某一天,建立起全球速食帝國的麥當勞之父克洛克(Ray Kroc),邁步走進夏威夷檀香山的一家門市,穿著當地傳統服飾慕慕裝的女性員工,列隊為他戴上花圈。

其實,一旁站著接待他的店經理,3分鐘前才接到一通電話,「他(指克洛克)剛剛走,下一個就輪到你了!」這是鄰近門市的店經理打來警告。「你知道他來幹嘛?他跟我握手的時候,手裡打開來是一整把煙蒂!」

那些煙蒂,是克洛克從門市周圍4個街區,一個個親自從地上撿起的。他以身體力行Q(品質)、S(服務)、C(清潔)原則的震撼教育,讓三十多歲的店經理至今忘不了這一刻,更延續了他與麥當勞之間,將近半世紀的緣分。

當年戰戰兢兢接待克洛克的店經理李長基,其後返台成立碁富食品,如今,它是台灣第一大肉品加工廠,年營收邁向百億元。它不僅為台灣麥當勞發明出領先全球的全熟帶骨炸雞,讓全球麥當勞都派員觀摩;現在,它的生產規模1個月超過4千噸,就算每月提供全台灣每人一盒6片雞塊,依舊綽綽有餘。

它每月生產的雞塊,可繞地球2.2圈!

■產量最高
・最大肉品加工廠,月產量4,000噸
・月產雞塊量可繞地球2.2圈,平均提供台灣每人每月超過一盒
■全球首創
・發明麥脆雞,現場處理90秒即可上桌,全球麥當勞來觀摩
■週週研發
・平均每週研發一道新品,旗下產品逾400項
■台灣唯一
・全台唯一獲麥當勞全球供應鏈永續經營獎
・用水省21%,二氧化碳排放減25%

整理:吳和懋


早餐店到總統專機餐都有它!
最大肉品廠,疫期冷凍食品銷售翻倍

即使沒有聽過碁富,只要身在台灣,也一定吃過它做的產品。除了麥當勞的肉品,到好市多必買的烤雞之外,旗下四百多種冷凍食品,散布在早餐店、簡餐店等外食通路,就連台積電的員工餐廳、總統專機也都採用。再加上紅龍牛肉麵等自家產品,只要有「吃」的場景,就有碁富的身影。

1987年,碁富為了供應台灣麥當勞而成立,但李長基幾乎不曾曝光。首度接受商周專訪,是為了分析疫情之後,冷凍食品帶來的「剪刀商機」,尤其在家下廚的需求高漲,帶動其官網冷凍食品的銷售翻倍,也讓外食不振的衝擊減到最小。

作風低調的碁富,只公開過2016年營收超過60億元;但同業依市場推估,應已上看百億元。但碁富能受到各大國際品牌青睞,更要歸功它隱形的成績單:33年來,默默躲過無數的食安危機。

「你管不完啊!但是我們必須要去做到,」李長基說,不只是自家工廠的製造與品管,上自飼料源頭,下至出貨後的運輸,食安的每一個環節都不能疏漏。直到消費者吃入口為止,都是食品業必須承擔的緊箍咒。

「我們只能靠團隊一起來,靠的是一個傳承的文化,」他歸納。「所有的SOP你可以盡量去強化,但最困難的,還是找到適合的人才來執行。」

「同樣一個員工,不同的領導可能帶出他最好、也可能是最壞的一面。」他說。而他致力帶出員工好的那一面。

他的雞塊王國,每一步成長,都來自他對人的理解。

75歲創辦人曾是巴西、美國「外勞」
20年街頭智慧,學會把誠信放第一

打工仔創食品帝國,400種中西餐上菜—碁富與創辦人李長基大事紀

■沉潛期:醫師之子成台灣麥當勞推手
1945:出生於高雄眷村,是家中獨子
1963:出國留學,從巴西輾轉落腳美國密蘇里州
1971:中央衛理公會大學(CMU)商學系畢業
1972:進入夏威夷麥當勞,由最基層儲備幹部做起
1983:返回麥當勞亞洲區,走遍東亞輔導展店
1984:輔導台灣麥當勞開幕
■發展期:歸零轉戰製造,上億雞塊賣全台
1987:成立碁富食品(K&K),供應麥當勞肉品
1990:創立自有品牌紅龍
1996:領先全球,發明90秒可上桌的麥脆雞
1997:成為第1批好市多供應商
■跳躍期:跨中式餐飲,400種商品攻占餐桌
2003:跨足年菜等中式冷凍食品
2004:招牌產品紅龍牛肉麵上市
2012:獲得麥當勞全球供應鏈永續經營獎,至今台灣供應商唯一
2018:創立KKLife品牌,在全聯、Ikea等通路開賣
2020:台南3廠預計啟用,持續提升產能


整理:吳和懋


今年75歲的他,有著逾180公分的筆挺身材。不只中、英文同樣道地,管理哲學也出自中西合璧。這要歸功他18歲就獨自赴外拚搏20年,才淬煉出他對人性的掌握。

出身高雄眷村,高中轉學幾次都畢不了業,「說我再不出國,就是去綠島了,」他輕輕帶過。父母只好籌資把他送出國,帶著一張三等艙的船票,獨自一人來到地球另一端的巴西。

「我常說要把外勞當自己家人看,因為當年我也是外勞!」沒有多餘的盤纏,他必須自食其力,即便一句葡萄牙文也不會,照樣學人提起皮箱,挨家挨戶賣起走私來的手工桌布和女用內衣。血氣方剛的他,甚至只為了顧全水果攤上的一根香蕉,就被拔刀相向,差點丟了性命⋯⋯。

也是在這裡,他第一次感受到被背叛的滋味。他學做生意賺佣金,一路來回奔波,終於找到藥房收購批來的藥布。沒想到生意早被捷足先登,搶走的正是前一刻還稱兄道弟的台灣同鄉。這種痛,讓他到現在,仍把誠信放在看人的第一位。

「像我們做食品事業,你對人的態度、你的誠實度、你的心態,(如果不正確,)絕對不會成功。我絕對相信,上梁不正下梁歪⋯⋯,這些老祖宗基本的原則。」他坦言唯一不能忍的,就是操守問題,就算是高層,也會默默被他「丟下車」。

在巴西等待一年,他終於拿到美國簽證落腳密蘇里州,但生存的另一場戰鬥才剛開始。他同時打4份體力活,晚上到工廠壓鍋具、縫睡袋;週末再接力堆牧草,兩美分一綑,從日出做到日落。他不僅養活自己也付清學費,更從原本國中生英文程度,一路讀到大學商學系畢業。

「就是這個時候,我體會到人際關係的重要吧。各式各樣的人都必須合得來。」從大一到大四,他跟一群黑人一起照三餐洗盤子,不只通曉不能請他們吃炸雞、西瓜的傳統禁忌,更累積出一套不分種族、不分年齡,和誰都能相處的街頭智慧。

大學畢業隔年,他進入麥當勞,從正職的最基層做起,成了他扭轉一生的契機。

在麥當勞磨11年,成亞洲展店功臣
創業後充分授權,讓員工自己訂目標

11年內,他從儲備幹部、助理,一路做到店經理、督導,只要公司有評鑑,成績就不曾低過E(Excellent,指特優)。最後更成為國際開發部顧問,回歸亞洲展店,輔導包括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門市營運。

而他管理的關鍵,除了麥當勞的SOP必須落實,更重要的,是激發同事的熱情。

他回憶起在夏威夷的一晚,店裡忽然湧入兩輛巴士的人潮,原來附近高中的校際球賽才剛結束。正當他手忙腳亂,客人裡突然跳出幾個店裡的工讀生,捲起袖子就下場幫忙,既不打卡,更不計報酬。

「Moses(李長基英文名), we work for love(我們是為愛工作)!」他們對身為店經理的他喊著。

高中生熱血的一句話,正好喊出他心中對工作的理想。海外打拚近十年,一直到登上麥當勞這座舞台,他的工作能力與對人的理解,才真正發揮,也終於從「為生存賺錢」,走到「為愛工作」這一步。

當他創立碁富,充分授權就成了他的領導心法。「自己管理自己。不管什麼層次,不管哪個職位,你要覺得你是很proud(自豪)你的工作。」

尊重人才,是他管理的第一法則。「如果我天天告訴你怎麼做,你的表現只能到我的高度。Sky is the limit (發展無極限),你的目標設得高,自己要去achieve(達到)。」他說,領導人真正的責任,是為員工搭建好舞台,不論是主角還是龍套,只要人人演到最好,票房收入就會跟著來。

他回到亞洲奔走展店,直到在麥當勞台灣合夥人的邀請下,42歲才成了肉品的供應商,「因為我很熟悉麥當勞的產品⋯⋯,而且我學得很快!」

碁富成立時,麥當勞在台門市只有二十幾家,但要求的標準並未因此鬆懈,「整個供應鏈就是非常的龜毛,從工廠環境、菜單配方、到動物福利,是很多小細節累積出來的成就,」任職超過20年的碁富總經理林煜翔說。

「彼此之間超越了買賣關係,更是共享同一套經營理念,一起成長的夥伴,」台灣麥當勞長年對接碁富業務的採購物流管理部資深協理林士文說。從麥當勞2012年全球四百多家候選廠商中,碁富獲頒「全球供應鏈永續經營獎」,是台灣供應商第一家,也是至今唯一,「如果不是真的認同價值觀,很難做到這一點。」


開發良品,供貨麥當勞、好市多
「他們競爭力強,我的市場就跟著大」

「我的責任,就是把好的產品供應給我所有的客戶。當他們的競爭力比別人強,展店速度就會快,我的市場就會跟著客戶擴大,」李長基分析。何謂「好的產品」?他最自豪的就是領先全球,在1996年為麥當勞開發的全熟帶骨炸雞。

市面上一般的炸雞,都是以雞肉裹粉現炸。不只要看下鍋技巧,更耗時十幾分鐘。麥脆雞則是事先預炸並蒸到全熟,急速冷凍後再復熱,上桌只須90秒,更讓麥當勞前總裁格林伯格(Jack M. Greenberg)親自到彰化二廠觀摩。

碁富除了麥當勞,它也與好市多從1997年第一家門市開幕合作至今。

「跟Costco做生意沒那麼簡單,有一定的規格和要求,還可能會得罪其他通路,」好市多亞太區總裁張嗣漢說。「也許今年你可能多賺一點,明年我多賺一點;我相信他,他也相信我。這就是合作的精神,不是一、兩天可以培養出來的。」

不只一起共富貴,更是與顧客共患難,才打開碁富新的契機。

挺國際大廠,也挺小店家
碰到客戶有困難:貨照給、期限放寬

在2000年左右,麥當勞在台展店計畫不如預期,李長基只有自行吸收閒置的產能,卻也因此從西式速食切入中式餐飲的供應。時任麥當勞台灣區總裁的李明元,說起他口中的「大師兄」,至今仍是感念不已,「很感謝在艱難的狀況下,不只了解雙方理念,也能承擔這樣的壓力。」

「每個人都會遇到困難,何況是你的生意夥伴?」李長基不但挺好市多、麥當勞,也挺小商家,「我就窮過啊!知道每個人都有run(運轉)不過來的時候。」

曾有一家高雄的小客戶生意差,付不出錢來,他交代業務:「挺他!」為了不讓客戶倒店,貨照樣給,期限放寬。

問他為什麼敢挺?他只說:「要講義氣。這是做人的基本判斷。」

我們問起他最尊敬誰?他的答案,竟是德蕾莎修女。「她可以去擁抱那些最窮困、生病的人,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到。」對李長基來說,「成功的定義其實很廣泛,也許父母親做著最基層的工作,但把小孩養成最有價值的人,也是一種成功。」

發揮自己的價值就是成功,他也想帶著一千多位員工,一起實現這種成功。他的格言看似老派:「齊家治國平天下」,但他認真的這麼做。在碁富,10年員工算資淺,資歷超過20年的不少。他從沒想過要讓公司上市,但「在講成功、價值感之前,絕對要給員工應該有的報酬。」

他網羅的第二號員工吳美智,當年只是麥當勞總部的倒茶小妹,如今已是碁富的行政副總經理。她回憶公司成立一年多,就加碼買團保,鄉下員工不敢簽名,還罵老闆要謀財害命。而且團保涵蓋員工眷屬,也加買一般沒有的癌症險。「老闆照顧同事是長久的安排,」吳美智說。

在李長基的手機裡,有著前兩年他回到夏威夷,和那群「為愛工作」的高中生聚餐的合照。當年十幾歲的孩子,如今都是五、六十歲的中年人,鏡頭前笑成一片,「食品業是個良心事業,那些笑容,就是我們的drive(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