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數位轉型的企業,多數都困在IT上,」大聯大控股執行長葉福海跟我分享,「我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對IT部門洗腦。」沒想到,這位出身老宏碁的資訊大將,跟我這個IT門外漢的痛點一致。

我們都同意,再好的轉型策略,如果沒有科技賦能,哪裡都去不了,「IT已經從後勤單位變成第一線的作戰單位了。」但為什麼這一步這麼難?

尤其在傳統的中年企業裡,當IT部門舉目望去都是老員工,他們過去工作單純,滿足內部需求即可,但現在商業模式全變了,所有人都必須以用戶為核心,當用戶需求超越你目前所能提供的範疇,你就得放棄本位主義,盡快到外頭的市場找到解決方案。

此時,若內部沒有一個敏捷而開放的系統架構(包括作業流程等),隨時能與外部無縫對接,新的生意是進不來的。尤其是IT架構,要從一個原本封閉的獨家系統,轉型成海納百川的開放架構,關鍵在IT人的心態,願不願意從一個「驕傲的工程師」轉型成為「謙卑的整合者」,從技術導向轉向服務導向。

「不要再想著什麼都要自己來了,市面上有那麼多現成的API(應用程式介面,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扮演應用程式和應用程式之間的橋樑),要想的是,如何善用API對外連結,」葉福海苦口婆心的傳教。

過去工程師追求技術領先,但此刻技術早已成熟,市面上可選擇的技術方案非常多,市場根本不缺工程師,因為最難的是應用,一個能夠真正理解用戶需求、讓技術落實在商業場景、對接內外資源的「API型人才」,才是最稀缺的。

在我看來,不只資訊人員得善用API,所有人都要練習把自己變成API。以程式開發的角度來看,一組漂亮的API模組,必須具備低耦合(Coupling)、高內聚(Cohesion)性。前者是指不同程式模組間不應有太高的依賴性,避免牽一髮而動全身;後者則是指每一組程式要極大化可重複使用性,如此才能讓整個系統的運作具備擴充性、延伸性。

換言之,一個工作者如何重新梳理作業邏輯,讓流程既可模組化又不失其彈性,才能對內、對外溝通無障礙,整合資源,成為組織最需要的API型人才。

放眼國際,一個成功的組織不再只把API當成技術工具,而將其視為數位經濟的策略價值來源。譬如最保守的金融機構開始把內部的資訊、信貸、支付等功能,都做成一支支的API程式開放出來,鼓勵各界使用,產生新的應用商機,形成開放銀行的生態系。

這是新的API經濟,當內外資源打破疆界時,商機處處,API型人才儘管放馬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