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在打中美貿易戰爭的時候,像是做一場實境秀(reality show),每一個人都沒有劇本,如果看到情勢發展對我們不利的時候,應該要趕快加入演員陣容當中。」

當台積電上週(5月15日)決定赴美設廠時,眾人的反應多是:「何必這麼倉促?」「這個決定從效率與成本角度來看,都不合乎邏輯!」

不過,製作人習如卻跟我分享,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在2018年7月10日的上述發言。

現在看來,在戰亂中出生的他,薑還是老的辣,既然中美貿易戰在所難免,沒人能置身其外,倒不如即時入局,反能保有更多主導權。

只是,讓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真的不行嗎?

這週末,我讀了古代最有名的海上商人:腓尼基人(Phoenician)的故事。

腓尼基人是起源於今天巴勒斯坦沿海地區的民族,在希臘人開始航海殖民以前,腓尼基人就以商人身分在地中海上穿梭,古代作家曾形容其最大城市的富庶,「街上堆銀如土,堆金如沙。」

他們用一艘船的油,從西班牙人手裡換取不計其數的白銀,並銷售來自印度跟遠東的紡織品與地毯。他們發明的字母,後來成為歐洲各類字母之祖。做大貿易後,腓尼基人還設置大量製造工坊,希望把生意做到全世界。

當時,周遭軍事強國如亞述跟埃及陸續崛起。腓尼基人不重修築國防,而是主張用貿易與金錢交換,維持自身中立。初期,此策略奏效,然而,最後亞述還是選擇攻打腓尼基人所在城市,將其占為己有,以避免它為他人所用。

你以為的中立空間,其實並不存在,如果你的利害關係人並不以為如此。

這次台積電的遭遇就是鮮明例子。即便台積電設廠在台灣,並主張南京廠並非使用最新製程,但美國仍有所顧忌。

疫情後,各國更傾向以自身利益出發,恐怕將更刻薄、內向,朝大政府主義邁進,商人只想單純逐利而居,不被各國貿易壁壘限制的想法,顯然已行不通。

連台積電,都得為地緣政治妥協埋單,未來的台灣與所有企業,確實得把視野放大到國際格局,部署風險投資,並做好隨時可能上場,參與「實境秀」的心理準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