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疫情爆發,三級警戒也考驗著飯店求生能力。

禁止內用,許多餐廳直接打烊、飯店宣布暫時休館,但旗下擁有君品、翰品等眾多飯店的雲朗觀光集團,不只推出線上購物平台雲朗選物,更推出「居家好食專區」,把米其林星級料理送進你家。

搶攻宅經濟之外,它也與捷安特旅行社攜手,培訓全台首個單車管家團隊,更逆勢擴張版圖,與寶成蔡家合作進軍台中頂級宴會市場,預計明年1月開始接單。

面對危機,雲朗觀光集團執行長、台泥董事長張安平是如何展開一連串動作?

他旗下飯店也曾陷入營收歸零的困境,但他卻沒有放棄,而是選擇保護員工、照顧關係人、聯合同業、持續徵才,這連串的動作背後,反映著他的價值觀:「人類文明,是從彼此照顧開始⋯」。

「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大的危機)」,台泥企業團董事長張安平曾見證中美斷交,並隨中信金創辦人辜濂松赴美爭取制定《台灣關係法》,見過大風大浪的他,直言這次疫情,是他40多年經歷中,從未見過的經濟危機。

小檔案_張安平

出生:1951年
學歷: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系、美國紐約大學企業管理碩士
經歷:嘉新水泥董事長
現職:台泥企業團總執行長、雲朗觀光集團執行長、台泥董事長、台灣證交所董事、工商協進會榮譽理事長


張安平是台灣商界公認的危機處理專家,最近一次是3年前,他因台泥前董事長、妻舅辜成允意外辭世,接下台泥董事長,接手後1年,台泥獲利成長179%,流動比率拉高到170%以上,遠高於同業。

強調自己經營觀念老派、保守,他掌管的企業,也都走重資產、高流動比率、低負債比的路線。疫情一發生,他就展開一連串動作:第一,台泥董事會通過將發300億公司債,提高現金流;第二,拍影片給台泥全體同仁,說明現況穩軍心,他也自掏腰包增資,支撐旗下的雲朗集團員工薪水;第三,他主動發口罩給花蓮和平廠周邊居民。員工與關係人,是他首要關注對象。

在多數企業遇缺不補,醞釀放無薪假的同時,台泥逆勢徵才,以貫徹循環經濟計畫:將台泥從製造業轉型為廢棄物處理業。疫情間,優化製程、追求低排放的腳步沒有停下。

同時間,雲朗集團也在3月底打破飯店業同業競爭的傳統,破天荒和老爺、凱撒飯店結盟。

短短兩個月,張安平穩財務、保員工、照顧關係人、聯合同業、持續徵才一連串的動作,背後有他的價值觀:「人類文明,是從彼此照顧開始。」以下是專訪摘要: 

危機布局》增持現金,迎戰消費縮手
「保護公司、同事、股東,讓海嘯過後,我們還是浮在水上」

商周問(以下簡稱問):你擅長危機處理,這次疫情,你旗下的台泥與雲朗,第一時間做了什麼?

張安平答(以下簡稱答):我們一回來(指春節過後)就開董事會,馬上台泥就發布(2月27日董事會通過擬發行)公司債,資金布局布好了。

問:第一個動作是提高現金水位?

答:這是因為我很保守。我們資金調度,我們的避險也一樣,其實保險是最好什麼都不發生,最好是浪費,你用這個態度去做,很多事情就OK了。你在成本裡面就要切一塊出來,很多人不覺得這是必要的成本,可是我認為它是必要的成本。

我40幾年幾個風暴下來,就是因為我看到這東西reserve(儲備)在那邊,我準備好了,而不被淹沒。

問:比起你這40年來經歷過的危機,這次疫情你怎麼看?

答: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大的危機)。今天哪一個產業是好的?除了Online Content(線上產業),還有醫療,對,就這兩個。

亞洲金融危機也好,總有一塊是全世界是亮的,請問現在全世界哪個亮著?真的是沒有。然後沒有答案,唯一的方法就是,我每一腳都踏穩,唯一的方法,是你的團隊,跟你的理念很接近。

我們其實可以做的非常少,它的damage(損害)需要時間顯現出來 ,這個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問:有人預測中國會率先復甦,且疫情結束後,消費會爆發成長?

答:中國大陸它會刺激讓它起來,應該OK。可是我們產業還有太多東西,今天如果你被lockdown(封鎖)的話,你手機晚買3個禮拜、或是晚買1年,沒什麼了不起。你看洛杉磯封鎖、紐約被封鎖,他們怎麼消費?在義大利怎麼消費?連送貨都沒辦法。

我們一個人的消費裡面多少是基礎消費?可能不到20%。當你一個slow down(減緩),80%非必要消費,這個時候都結束,就麻煩了。非常不幸的是,整個經濟體系靠這種消費的嗎啡來支持。

問:這是結構問題,單一企業有解方嗎?

答:完全沒辦法。只能保護我們的公司,保護我們的同事,保護我們的股東,海嘯過後,我們還是浮在水上。

撙節排序》購併停手,更逆勢徵才
「別把時間浪費掉,以前想做的事,現在有機會慢慢做」

問:建一台諾亞方舟?

答:諾亞方舟是只有一台的不大好,希望還滿多(艘)的。

問:如果有一台求生的諾亞方舟,有些企業會先保留給股東,你的優先次序是什麼?例如雲朗在義大利的飯店,都封城了,短期內不會好,員工照聘嗎?


答:義大利(營收)就是零 ,就是這樣(比出零的手勢)。我給你們報告,義大利我沒有減掉一個人。

問:但長期這樣,怎麼吃得消?

答:我相信世界有起來、有走下來的時候。我以前也賺過錢,OK,因為我不想賠錢,所以把人解雇掉?我做不出來。我準備拿錢貼他,我也不是上市公司,就口袋裡掏。我們賺的錢,也是同事們努力賺的,賠錢就不理他們,有這種事情嗎?其實我過日子很簡單,銀行多幾個數字又怎麼樣? 對基層是(生活)必要的,不見得救命,最少可以不擔心,他可以過日子。

這個事情搞3年,我也撐不住,我撐住的情形下我撐,我就直接跟他(指員工)講,我們不要把這個時間浪費掉,能夠改善的我們來改善,我們以前想做一些事情,來不及做,現在有機會來慢慢做。

問:你們盤過縮減成本的優先順序?

答:大的CAPEX(資本支出)我停掉了,我們有兩個併購案停掉。因為我還是要reserve現金,人事的費用一定要付掉。我到現在為止,任何一個ranking(階層的員工),很多人也提過要減薪,我說,現在暫時不需要。

問:我們注意到一件事,現在很多企業凍結人事,台泥卻逆勢徵才,人才招募與培養,不受疫情短期影響?

答:(敲敲桌)我希望是這樣子(短期因素),我是按計畫走下去,我們自己25%靠努力,75%靠天,對,有時候真的產生某些事情也沒有辦法,但是我們(徵才)都照計畫走。

我需要人,我們有一部分技術(指循環經濟)的需求,我們產業在往前走,人本來就不夠。

問:會趁疫情時期,做一些平常不能做的事嗎?例如內訓?輪調?

答:真的有,(平時)因為效率關係,可能一個部門到一個部門,不方便,怕效率不好,原來轉換時會有一些成本或是適應的問題,剛好在這個時候其實是可以去試,大家時間多一點,比較有時間可以多一點來做,不會逼得那麼兇。

夥伴優先》主動送鄰居口罩
「一個團體要一起往前走,而不是個人」

問:我們也注意到,疫情剛開始時,台泥在花蓮和平水泥廠附近村里,發口罩給居民?為什麼會想到?

答:(立即反問)為什麼不會想到?

他們是我們鄰居,我認為是朋友。我不見得一天到晚跟他們在一起,我們也曾經有衝突,現在就是朋友了,你朋友有需求的時候,有能力,你為什麼不幫忙? 就是這麼回事。

問:當地居民提出需要口罩嗎?

答:沒有,完全沒有。

同事也是一樣的。我是跟我們所有同仁講,我說你不要以廠為家,以公司為家,家是最重要。你的朋友就是你的一部分。

問:你很重視夥伴關係?

答:一個社會,本來就是大家的社會,為什麼把它分開來?

東方跟西方有他不一樣的地方,從文藝復興到啟蒙以後,西方把個人放得很高,東方20世紀開始學,現在個人主義這麼高,對不對?我覺得是不對。

一個團體是要一起往前走,而不是一個個人,你不能百分之百所有事情只想到個人,你想50%、還是70%是個人,這是每個人不一樣的地方,但是你不能不想(團體),我認為一個和諧的社會才能往前走。

(突然問記者)你怎麼定義文明?(手指牆上的油畫)是畫嗎?是建築嗎?

問:是人。

答:人的什麼?

問:思想與價值觀。

答:(文明是)人的相互照顧。

當一個人跟人之間相互照顧,就是文明的開始,而不是說今天,因為你不能生產,你就自生自滅,這絕對不是文明。

問:所以華爾街沒有原住民社會文明?

答:當然!華爾街完全不文明,華爾街是全天下最野蠻的地方!你怎麼可能說它是文明的?它們不文明,又沒有文化,(但)它有技術。

問:你覺得疫情讓人與人之間,更信任或更不信任?

答:非常不幸運的,民粹會更多一點,那是太多政治人物搞出來的。他為了減少自己的負擔,就把民粹拉起來,製造人之間的對立,這是最差的事情。

我覺得很奇怪,聯合國應該講話,聯合國秘書長你就該講話,我們是不是可以把政治放一邊,大家stand up(起來),一年解決問題,全世界為什麼沒人講這個話?

問:你喜歡研究歷史以古鑑今,現在跟過去哪個時代接近?接下來經濟會怎樣?

以史為鏡》瘟疫後,經濟體系將劇變
「打起來會很慘,大部分國家不會笨到這個地步,除非有瘋子」

答:瘟疫以後,經濟體系大改變。比如說,5世紀的時候,那時候東羅馬帝國幾乎又全部打回來,他北非、義大利全部打回來了,一個瘟疫「砰!」沒了(編按:東羅馬帝國查士丁尼一世統治初期,征服並控制了義大利、北非以及西班牙部分地區,後因瘟疫,帝國威力大受影響)。

文藝復興為什麼會產生?當然很多原因,瘟疫是很大的原因之一。地需要人耕種,人死掉以後,人少,你需要我的時候,地位就可以拉起來了。地主有地沒人耕,我就給你好的條件,讓你進來。要不然在一個封建社會裡面,(底層)不大容易起來,其實每次的瘟疫,都造成一些大的改變。

問:經濟蕭條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60年代的蕭條引發越戰,政治人物將內部壓力外部化,倘若不幸經濟大蕭條,會造成戰爭嗎?

答:答案是yes,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戰,也是因為經濟蕭條。現在唯一的好處,幾個大國他們知道打起來就很慘,這幾個都有核子武器的,以前他不會大家一起死,現在大家一起死。他可以吆喝,但真正動手,我想大部分國家不會笨到這個地步,除非有瘋子。

19世紀中期的時候,其實那個時候是非常全球化的,那個時候是一個自由貿易發展的時候,1850年左右,那時候國家跟國家之間的貿易協定是很open的。可是到了1860、1870年左右的時候,股市下來,大家開始blame(埋怨), blame不是因為股市的問題,而是競爭,我賣不出去東西,是因為對方的比我便宜,然後一個個壁壘開始建起來,建起來以後,變成因為經濟的壁壘,反而造成了一些國家的alliance(聯盟)。

然後戰爭為什麼發生?就是一個小東西開始,我跟你簽了協約就一起打,糊裡糊塗就打起來了,可是它從經濟開始。

任何情形下,除了被人家奴役去打翻(指推翻政權),其他沒有一個戰爭是有好處的。我們現在當然不會去走二次戰爭,但是不要被人利用。

問:這次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有人用第3次世界大戰來比擬,雖然不會走上真正的戰爭,但對企業經營來說,有太多不確定性,你心中有應變的準則嗎?

答:保險做好就可以了。我們企業能夠做的就是這樣,對不對?

然後我們做事的態度,對同事的態度、對公司的態度、對社會的態度,我們做我們該做的事情。

問:終究會否極泰來?

答:易經的字不是否極泰來,是泰極否來,是人把它改掉。

問:只要企業做好保險,終究能等到否極泰來?

答:(揮手)瘋子不要太多就好了。(延伸閱讀:一起拚下去》這一次,換我來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