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者,嚴陳莉蓮還有外患得面對。「她的壓力來源,除了集團內在的問題,外在的挑戰遠大於內在。」一位裕隆集團前高階主管觀察。

這包括中華汽車的技術母廠及投資方三菱,對於中華因認列華創及裕隆,造成去年虧損近25億元,很難諒解。裕隆、中華後續對應6期環保標準的新車開發,部分得仰賴日產、三菱的支援。而且未來在嚴苛的油耗標準下,國產車須投入高昂的研發成本,價格競爭力勢必也難敵進口車,對裕隆和中華都是沉重的壓力。

嚴陳莉蓮所做出的大小決策,背後有「顧命大臣」,如裕隆決策委員會成員林信義、特別顧問黃日燦等人,幫她分析華創的去留、協助將裕隆城龐大投資喊卡、整理集團繁雜的轉投資,讓她這位商場素人,不至於慌亂無助。但接下來,裕隆新生代的專業經理人在哪?

「唉!陳國榮沒有把(下一代的)專業經理人培養出來,」另一位裕隆高層感嘆,陳國榮從專業經理人一路成為最核心家臣,雖然他有理想,也為公司設想,但集團大小事全都綁在一個人身上,永遠是危險的。

集團內部擔心的是,嚴陳莉蓮雖比起嚴凱泰沒有人事感情的包袱,但她和員工共處的模式,依然是時常邀請知心的幹部到陽明山家中喝酒唱歌,另一批「家臣」,也在成形中。

「她要能培養出專業經理人,才真的是幫裕隆集團開出一條新路,」一位車界人士期許。

嚴凱泰未竟的汽車夢,對嚴陳莉蓮是殘酷的,時機,卻是天賜的。由沒有包袱的她,逐一整理各事業、將裕隆縮回務實的代工老路後,就像她在去年新春開工團拜時強調,「裕隆集團的輪子一定會繼續穩健的前進。」掌握方向盤的她,即將重新出發。

改革組織、補財務黑洞 嚴陳莉蓮大動作止血

2018/12――接任裕隆集團執行長

2019/1――組織改革第一槍
整理汽車、紡織、房地產、金融事業體交叉持股複雜問題

2019/8――正視財務黑洞
認列台灣納智捷、東風裕隆及華創車電轉投資虧損

2019/9――大權回歸、財務補洞
• 同意陳國榮請辭納智捷董事長
• 華創宣布廠辦合一,公告優離優退
• 裕隆城住宅區計畫喊卡,住商區只興建商場

2020/2――台元紡織優離優退,新竹廠將關廠

2020/3――
• 求售嚴凱泰曾使用的陽明山招待所
• 公布最慘財報,稅後虧損244.65億元,減資36.4%

整理:黃靖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