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結婚前,她很照顧球隊裡的學妹們,只要有好吃的蛋糕點心,都會分享給大家,是一個溫暖的學姊;但婚後,她出任集團旗下的台元女籃領隊,再回到球隊,當學妹們開心的圍過去叫她「莉蓮姊」時,她卻正色說,「叫我領隊。」以樹立威嚴及專業。

她也常把「不要看不起我們運動員」掛在嘴邊。一位前台元籃球隊員說,「她就是有很倔強的那一面。」

一肩扛起2千億的集團江山,外界總帶著憐惜的口吻,用「孤兒寡母」形容她的接班情景,但多年來被老闆娘這親切角色所掩蓋的倔強,也再浮現。

一位裕隆主管透露,在一次大型高階主管會議裡,嚴陳莉蓮就當著全員說,「你們不要想欺負我這個寡婦!」

甚至,她還一度要親上火線,去與多家借款銀行團談判。

一連串強勢決策,尤其在拿回過去嚴凱泰太過授權給陳國榮的權力後,「現在集團是中樞鞏固,」一位集團高層稱。

如何找新動能「造血」?
新生代人才在哪?都成挑戰

只不過如今裕隆仍稱不上利空出盡。止血之餘,如何造血?

例如,負責納智捷整車開發技術平台的華創車電,光是去年就虧逾132億元;去年精簡人事後,今年初更宣布以資產作價76億餘元,占股49%,與鴻海合資成立新公司,算是找到好歸宿。未來,包括納智捷及已與鴻海簽訂合作協議的飛雅特克萊斯勒汽車,都會是這間新公司的客戶。

業界認為,這對鴻海是筆划算的投資,花79億多元買下華創10多年的研發成果,但未來要持續研發電動車,這筆資金只夠燒3年到4年,屆時勢必得再增資。「雙方須再拿錢出來,但裕隆還有錢拿嗎?很可能就是被鴻海整碗端走,」一位車界人士觀察。

據了解,華創端出逾百億資產,最後鴻海僅願意挑走其中價值約76億元,這讓華創債權銀行團質問,「公司最有價值資產都切走了,你們要如何還我們這100多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