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蔓延,烈火燒向實體經濟。在這個保守、節流、求生當道的時刻,三立電視卻接連出手搶下多塊觀光遊憩用地,引發熱議。文創圈有人懷疑是炒地皮、遊樂園業者的反應是震撼,「居然還有人要進來一起虧錢,」連操盤的三立總經理張榮華也直言,他的企業家朋友幾乎沒一個贊成!

危機入市,張榮華究竟在打什麼算盤?

先是在2018年11月,三立電視以旗下子公司三立影城名義,向味全買下位在桃園的埔心牧場。今年3月初,入主「南台灣最大野生動物園」頑皮世界;短短兩週內,又再得標機場捷運A9站「林口國際媒體園區」1萬3千坪土地。

「我北中南要蓋6座!」
電視老江湖坦言營收瓶頸

「你們看好像動作很快,但這件事,我已經醞釀10年了!」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時,一開場,張榮華便發出驚人之語:「未來能走的路,就是影視結合觀光。我(全台)北中南加起來,要蓋6座影城結合主題樂園!」

如此雄心壯志背後,其實隱藏著台灣影視產業面臨的瓶頸。

投身這一行逾三十年的張榮華,是徹徹底底的電視人。他從開錄影帶店、製作豬哥亮歌廳秀、創辦電視台到大規模自製本土戲劇,一路歷經港劇、日劇、韓劇與陸劇洗禮,「台灣的影視產業節節敗退,過去靠製作內容再賣版權的生存方式,是越來越難了,」他坦言。

一來,政府對於申請新頻道的限制日漸嚴格,分眾不易;二來,中國近年大舉挖角影視戲劇人才,造成產業斷層;三來則是網飛(Netflix)、愛奇藝等國際串流平台崛起,讓觀眾多出大量選擇,但也導致影視內容競爭更激烈。

「我原來的計畫,是5年內(營收)要做到100億,結果你看,都沒有成長啊!(編按:自2014年後,三立年營收便停留在60億元以上)」張榮華說,這份焦慮促使他拚命做出各種嘗試。光檯面上的就有創辦雜誌、開電商網站、自建影音平台等,檯面下的更是不勝枚舉。

他透露,三立幾年前就投資了小三美日、OB嚴選等電商,甚至在看到賣電器的燦坤入主金礦咖啡、賣電玩的樂陞買下怡客咖啡時,他也一度心癢癢想跨足餐飲,掙扎許久才作罷。「其實我一直在找,找那條新路到底在哪⋯⋯,過程很迷惘,但如果不找,最好的狀態就是停在這了。」

迷霧中且戰且走的狀態持續到2018年,他聽聞埔心牧場正尋找買主的那一刻。

37年來一直變!他從電視、雜誌做到影城

1:【電視台】三立台灣台、都會台、新聞台、國際台、SET iNews、MTV頻道
2:【平面出版】《華流》雜誌、《愛玩客》,雜誌目前皆已停刊
3:【新媒體】三立新聞網、電電購電商平台、Vidol影音平台
4:【藝能經紀】三立藝能中心等,目前約有250名藝人
5:【影視製作】好看娛樂、聯鑫行銷、怡佳娛樂、華人創作
6:【影視基地】埔心牧場、林口國際媒體園區CD區、頑皮世界
7:【其他投資】小三美日、OB嚴選、閣林文創等
整理:蔡茹涵


「大家團結延長作品壽命」
造開放平台,用影視帶觀光

「我整個人都醒過來!」張榮華形容。原來,早在2010年,他就曾在主管會議中提到自己的終極夢想——蓋影城。影城不僅供拍片使用,更關鍵的意義是「用影視帶動觀光」。

以韓劇為例,假設一部戲的版權為1千萬美元,劇中的景點、餐飲、服飾等周邊產值合計,可能高達3千萬美元。然而,影城若想結合娛樂觀光,還得考慮交通、土地類目、周遭風景等問題,因此雖然有想法,但整整8年,他都找不到合適地點。

買下埔心牧場就像按下一個按鈕,正式啟動了這場大夢,也讓張榮華的心態飛回青年創業時期。他仔細研究各國影城的商業模式,光農曆年期間到美國出差,就一口氣跑去參訪了8座主題樂園。不僅如此,這位64歲、生平最討厭浪費時間的金牛座大老闆,還排了整整3小時的隊,就為體驗迪士尼最新推出的「阿凡達」遊樂設施,且這趟遊戲全程僅5分鐘。

如今,他已取得台灣南北3塊地,還找來曾為迪士尼做過整體設計的團隊,協助打造影城。他腦海裡的藍圖究竟是什麼?

簡單來說,是「短期策展」加上「沉浸式體驗」。

張榮華分析,台灣的遊樂園近二十年來幾乎是停滯狀態,票價也難以衝高,主因就是做不出IP(智慧財產)。相較之下,IP是影視產業的優勢,但台灣戲劇的生命週期多在半年以內,「必須承認,我們跟《哈利波特》、《星際大戰》這種可以動輒紅五十年以上的超強IP,是有差別的!」

既然單靠一個IP走江湖不可行,那就換個方法,時時更換當紅IP。因此,他設想影城內的娛樂體驗或展覽都將以半年或一年為期,分成國內、國外兩大塊。

國外部分,將引進海外知名IP來台駐點,如正在洽談的日本數位藝術美術館代表「teamlab」、時代劇主題公園「東映太秦映畫村」等;國內部分,則不限於三立自家IP,全台所有製作公司的戲劇或綜藝類節目,只要題材合適且願意授權,都可以合作。

「(別台的節目)我外牆通通掛你布條做宣傳都可以!我希望變成一個開放式的平台,大家團結起來,一起延長影視作品的壽命,」張榮華說。

以A9為例,將設計成一個地上9層、地下3層的超級攝影棚。其中一個樓層,將打造為三立遊戲類節目《綜藝玩很大》的場景,藝人直接在那錄影,遊客也可自行組隊PK,甚至連企業內訓也能借用該場地做team building。

到了地下3樓,景色又完全不同。這裡,將是三立斥資千萬打造的「奇幻地洞」,燈光幽暗、水流潺潺,適合木乃伊展、恐龍展等沉浸式體驗策展。再搭乘電梯到頂樓,就會看見占地4千多坪的「全球最大室內動物園」,可拍攝兒童教育類節目,遊客也可坐在挑高十米的玻璃屋內,邊吃下午茶,邊在陽光下和長頸鹿、熱帶鸚鵡等互動。

埔心牧場部分,由於原本就擁有日式庭園,未來將規畫為「全台最大日式場景片廠」;頑皮世界則繼續營運,並且為其他片廠提供動物養育相關know how。

此外,張榮華更透露,正緊鑼密鼓在看南部的幾塊地,可以結合當地鋼鐵重工業,打造巨型機器人、機械動物等場景,也可以搭配三立歌唱節目,重建一間當年轟動全台的藍寶石歌廳,讓婆婆媽媽們聽老歌,也留給國寶級老藝人們一個舞台。「總之,我6個點會長得完全不一樣!」他豪氣的說。

但,這究竟得花多少錢?

答案是:光目前手上的3個點,預估就須投入250億元,其中6成為貸款,4成自備款,張榮華正尋求與股東們合資。

業界友人為他擔憂
市場先天條件差面臨3挑戰

他坦言,幾乎所有企業家朋友都勸他不要做:「好多人跑來跟我說:『如果你要害一個人,就叫他去做主題樂園!』」

攤開交通部觀光局發布的《國人旅遊狀況調查》,2018年的國旅人次合計1億7千萬次,等於每個台灣人平均一年會在國內出遊約8次,但「遊樂園活動」卻僅占行程比率約5%,而且這數字還在逐年遞減。


「還有人要進來一起賠錢喔?」一位不願具名的遊樂園高階主管在聽聞此計畫後直言。

這位業界老手指出,遊樂園的大型設施與造景費用很高,人事成本也高,但收入就靠門票與周邊商品,導致攤提需要的時間較長。比起迪士尼與環球影城擁有超強IP,台灣主題樂園先天條件不足,再加上少子化、國旅疲弱、廉航盛行降低出國成本等因素,形成國內樂園一個雖寡占,但仍競爭激烈的市場。

「三立這個做法,正好跟我們業界相反。它不是靠遊樂設施等硬體,而是靠軟實力的IP,應該是因為它有先天的優勢,」另一位遊樂園高階主管說。

綜合業界評論,張榮華的大夢背後,仍有幾個挑戰:

第一,以短期策展的方式談IP合作,又貴又耗時。雖然可避免遊客喜新厭舊,但一個IP的洽談時間至少半年,且如果是國際知名展覽,等於全亞洲各大城市得共同競爭,能否搶得到?台北以外的市場是否負擔得起?

第二,當前台灣戲劇的主流偏向社會寫實劇,以實景為主,目前的影視產業鏈,能否養得起6個影城?

第三,管理成本問題。6個影城特色不同,又要做短期策展,代表無法快速複製。「即便像迪士尼這麼大,也有很多基本元素是複製的,你越要獨特,營運成本就會越高,」資深媒體人商台玉指出。

「不變,早不知在哪裡了」
他眼中,疫情反製造兩機會

外界疑慮不少,但張榮華談起這場醞釀了10年的新布局依舊信心滿滿:「有人是一直守著一個東西,但我就是一直變,從開唱片行、錄影帶店、電視台到現在搞新媒體,我如果不變,早就不知道在哪裡了啦!」

他強調,如果是為了炒地皮,大可讓埔心牧場直接變更成工業用地,搭上台商回流潮,「價值最少可以漲3倍,但我就不要啊!」他接手迄今一年多,埔心的人潮已成長3倍,獲利也成長兩倍,成效顯著。「這是我花了10年能想到最好的一條路了。而且我相信,(A9影城)第一年的營收就會超越三立!」

我們忍不住再問,疫情爆發至今,觀光服務業叫苦連天,難道沒有讓你打退堂鼓?

他告訴我們,疫情在他眼中反而是個新機會。一來是台灣的國際知名度大增,有助於吸引海外旅客;二來是香港「反送中」運動與疫情自中國爆發,反而讓不少西進的影視人才回流,先前停滯了好一陣子的三立自製戲劇,也將在近期捲土重來。

「三井來了,對台灣的outlet是一個刺激;Netflix來了,對台灣的影視產業是一個刺激。我這個門外漢做的遊樂園,應該也可以給產業一些刺激!」他為自己下了這個注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