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觀察家指出,企業招募i世代和較年輕的千禧世代時,可能會遇到困難,因為他們都想自己創業當老闆。廣告公司史巴克斯與哈尼(Sparks & Honey)的研究報告結論中有這麼一句話:「創業精神存在於i世代的DNA當中。」原因在於該研究發現,有更多高中生(相對於大學生)想在未來創業。不過這可能跟年齡有關:高中生對於未來能否擁有自己的事業可能向來就比大學生樂觀(遑論有些真正出來創業的人還是大學中輟生)。

工作,謹慎有保障就好

事實證明,i世代有創業意願的可能性,比同齡的嬰兒潮世代和X世代還要低。一如他們在開車、喝酒、約會等方面展現出的小心謹慎,i世代對於創業也抱持相同態度。

為什麼創業意願下降了?創立公司原本就有一定的風險,i世代不喜冒險。「工作穩定代表收入有保障,可以買我們想要的東西,也有安全感。」22歲的凱拉這麼說。對凱拉來說,穩定的意義不包括自己創業。她表示:「過去十幾年來,我們看到很多企業失敗了,我不想淪為街友,其他人也不想。」

i世代也不太喜歡在大企業工作,但他們對於心目中比較穩定的產業的興趣比千禧世代更高,對於軍職的興趣尤其反映出這種想法(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的結束可能與此有關)。i世代對於警職也表現出比較高度的興趣,即使從事軍警工作可能有人身危險,但薪資穩定、很少裁員。

總體來說,i世代對於各種職場的看法都較為中立:對於受歡迎行業的評價比嬰兒潮世代低;對較不受歡迎行業,評價卻比嬰兒潮世代高。很顯然,與前面幾個世代相比,這些大異其趣的工作環境在i世代眼中更無差別。他們給出高評價的可能性變低了,但也不太可能給低分。他們對於在哪裡工作似乎沒那麼在乎,他們只是想要⋯⋯一份工作。

「每次看到那個數字,我都會大吃一驚。」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艾里克.赫斯特(Erik Hurst)在2016年表示。他指的是未受過大學教育的20幾歲年輕人,在過去一年完全沒有工作的比率,他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資料計算出來的數字,是4分之1左右。在幾乎整個20世紀期間,所有人口群體中實際就業率最高的就是20多歲的男性,占整體勞動力達85%,但現在已經不是這樣了。

電玩,使年輕無業男增加

那麼,這些無業的年輕人如果不去工作或上學,都在做什麼?赫斯特找到的答案很單純,至少就男性來說是這樣:打電動。赫斯特說:「這些不在職、工作能力低的年輕男生,生活跟我兒子現在想要過的日子很像:不上學、不工作,可以打一堆電玩。」電玩占用了年輕人越來越多的時間── 2015年的每週平均時數是11小時左右。

年輕人是因為沒有工作才打電動,還是因為打電動才不工作?赫斯特認為可能是第二種情況──如果可以待在家裡打電動,何必去上班?「這些創新的科技產物讓人的閒暇時間變得更愉快了⋯⋯,在低薪的就業市場中,對於工作能力偏低的勞動者來說,現在還是閒閒在家比較有吸引力。」赫斯特表示。

成功,想達到似乎遙不可及

部分i世代之所以遠離工作,可能是因為時代讓他們相信,受到操控的體制裡,他們的努力不太會有作用。以20歲的安珀為例,當她描述她所屬的世代時,字裡行間都是惱怒:「我們如果想要出人頭地, 就必須上大學,但是讀大學真的很貴,我們如果不申請學貸,就要找全職工作付學費。如果申請學貸,我們的未來會更麻煩,而且充滿壓力。不然去找工作好了,但是薪水好的工作多半都要求經驗或者學歷, 所以我們只能打工、領最低時薪,因為我們的老闆不願意給我們福利,結果我們還是得申請學貸。」換個說法就是,形勢對我們很不利。

許多i世代都跟安珀一樣,不確定自己以後能不能成功,導致心情越來越消沉。心理學家把這種想法稱為外控取向(external locus of control)。內控取向(internal locus of control)的人會相信人生能由自己掌控,外控取向的人則認為自己的人生受外部因素控制。越來越多i世代認為人生只要安於現狀就好, 也有越來越多人表示在前進的路上頻頻受阻。

因此,越來越多的青少年認為成功遙不可及。這種想法可能源自收入不平等和全球金融海嘯的後遺症:經濟不景氣的期間,i世代看見父母、兄姊為了找到好工作而不斷拚命,覺得自己未來也會碰到一樣的問題。

這種趨勢可能也和i世代比較負面消極的心理狀態有關:i世代比較常出現焦慮和憂鬱,這些心理健康問題往往和失敗主義者的態度有關,例如外控取向。

與先前幾個世代相比,i世代也認為邁向成功的路上會遭遇比較多阻礙。越來越多i世代認為自己缺乏能力,因此找不到理想的工作,認為沒有合適的人脈會無法前進,也認為自己的家庭背景會成為絆腳石。此外,正如先前所述,也有越來越多i世代認為,想得到心目中的理想工作,需要付出的心力實在太多。

踏實,是面對生活的態度

千禧世代是期望高漲的一代。他們從小就被灌輸「人都有無限可能」的想法,求職面試時,往往自認無所不知。問他們5年後會在哪裡,他們會回答:「公司的執行長。」

i世代稍微沒那麼好高騖遠,而且相對比較務實:期望自己能取得4年制大學文憑,或取得碩士、專業文憑的比率,和10年前的千禧世代大致相同,不過確實取得的人數則提升了。i世代仍對自己有高度的期望,但他們比千禧世代更加實事求是。

i世代更加踏實的態度,應該有助於他們在競爭激烈的就業市場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並在有時令人摸不著頭緒的消費市場中認清方向。他們較為務實的職涯觀與較優秀的工作倫理,應該可以讓他們和那些充分見識過千禧世代難搞態度的管理者相處愉快。

不過i世代對物質的期望仍然很高,且關注的不是「血拼」時會買的那些小東西,而是房子、度假、最新科技產品等高價項目。

i世代比千禧世代更了解自己需要努力工作,並且保持期待,才能在現今的經濟環境中成功。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這樣做才有未來。

小檔案_書名:i世代報告

作者:珍.特溫格
出版社:大家出版
出版日期:2020年4月1日

珍.特溫格 簡介
「i世代」一詞的提出者,現為聖地牙哥州立大學心理學教授,研究世代差異已超過25年。育有3個i世代女兒,對i世代及Me世代(千禧世代或Y世代)的描述及分析,是最多企業、媒體及學術研究者參考引用的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