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納希葡萄廣傳於地中海岸,在乾熱的地中海氣候區裡,
曾是全球種植面積最廣的黑葡萄品種,
歷經數十年的低潮與衰退後,因能適應更極端的氣候,
且有炎熱酒區出其不意的精巧風味,
快速的以友善環境和柔美易飲的全新姿態,
重新站回時代潮流之上。

淘汰品種 翻身明星勝酒
風味優雅百變,兼搭氣候變遷風潮

西班牙東北部稍偏內陸的亞拉岡自治區(Aragón)是格納希(Grenache)的起源故鄉,在當地的名字叫迦納恰(Garnacha)。在這個帶著一點大陸性氣候極端性格的地中海氣候環境中,格納希內藏了耐乾旱與適應長時豔陽日曬的基因。亞拉岡聯合王國(Corona de Aragón)在12世紀到18世紀間,領土曾擴展到現今法國南部的胡西雍(Roussillon)和科西嘉島(Corse)、薩丁尼亞島(Sardinia)、西西里島(Sicily)和義大利半島南部,格納希做為亞拉岡的原產葡萄,也被引進到聯合王國的許多海外領地,甚至滲透到周圍地區。

例如,從胡西雍往北傳播到更北邊的隆河(Rhône)谷地,成為當地最重要的品種,包含在國際知名的教皇新城堡產區(Châteauneuf du Pape)也都種植相當多的格納希。不過,遵循法國南部的混調傳統,很少單獨裝瓶。

現今在國際間相當常見,僅次於波爾多調配(Bordeaux blend)的隆河調配(Rhône blend)是以格納希為基底,調配希哈(Syrah)和慕維德爾(Mourvédre)等品種而成的完美互補,在澳洲甚至以3品種名的縮寫GSM做為隆河調配的暱稱。因為法國隆河區的成功,讓法文名格納希在國際上比西班牙文的迦納恰更知名通用。

產區遠到澳洲,幅員廣闊

法國取代西班牙成為現今種植最多格納希的國家,主要分布在地中海沿岸的南隆河、蘭格多克(Languedoc)、胡西雍和普羅旺斯。在西班牙的分布更為廣闊,在中部、北部及東部地中海沿岸都有種植,以亞拉岡自治區最為集中,在當地占近一半的葡萄園,加泰隆尼亞(Catalunya)、利奧哈(La Rioja)、納瓦拉(Navarra)與馬德里(Madrid)等區都有大面積的種植。義大利以薩丁尼亞島最多,即使在新世界產國的澳洲也有百餘年的種植歷史,混調或單一品種都相當常見。


從被消失到新時代英雄

但格納希在原產地西班牙卻有迥然不同的命運,西班牙是全球葡萄園面積最廣闊的國家,非常適應當地乾燥環境的格納希,曾是最重要的葡萄品種,也讓格納希成為全球種植最廣的黑葡萄。但不幸的是,格納希卻被西班牙專家判定為需要被取代的品種,在歐盟推動的葡萄品種優化獎勵過程中,拔除格納希可以得到補貼,若以優質品種取代,如田帕尼歐(Tempranillo),還可得到更多補助,若用高密度現代化種植取代低密度的傳統種法,還能申請另一筆補助。

數以億計,現在極其珍貴,無須太多照料,自然能對抗極端乾熱氣候的老樹格納希,就此被消失。

格納希其實是相當優秀的地中海品種,成熟期晚,在炎熱氣候下可以緩慢成熟,相當耐乾旱,即使在年雨量低於500公釐的臨界線下,都可以無灌溉種植。在經常有強風的地中海西岸,格納希的藤蔓堅硬、直挺,適合傳統無籬笆式的種植,也較能對抗強風。

但在當時技術官僚眼中,這些卻都不算是優點,唯有高密度種植,能以機械耕作和人工灌溉調節的葡萄園才會被認為是真正有未來的價值。這和現在強調生態相合,永續發展的理念完全相反,如果從葡萄酒業面對氣候變遷的解答來看,格納希反而是現今所有主流品種中,最能適應極端氣候的明星品種。

不只混調也能獨挑大樑

在酒的風味上,格納希也一樣被認為有許多缺點,例如葡萄的糖分特別高,釀成酒精度超過15%的紅酒相當常見,即使不含殘糖,喝起來也常有甜潤口感。格納希的皮也較薄,釀成的紅酒顏色較淡,常偏橘紅,皮中的單寧與澀味也較少,相當多汁,不過,雖然柔和順口,但難有結實硬挺的酒體結構。加上酸味不太多,常被認為容易氧化、不夠耐久,也不適合採用小型橡木桶培養。

於是,當時格納希被視為不太均衡的品種,得透過和其他互補的品種做調配來彌補缺失,不適合單獨釀造。也常有人認為一般的格納希不是特別優秀,只有低產量的老樹才能釀出風味較佳的紅酒。

但從現在越來越多極其精彩的格納希紅酒新貌來看,這些對格納希的看法,深藏著許多偏見和誤解。

第一個重要轉捩點是教皇新城堡產區的第一名莊海雅堡(Château Rayas),雖然當地以混調最多高達13個品種的傳統聞名,酒莊卻選擇只使用百分之百的格納希,釀製成全產區最優雅精巧的紅酒。雖然不特別濃縮雄偉,但卻有數十年以上的耐久潛力。即使不混調,格納希一樣均衡完美。

西班牙普里奧拉(Priorat)產區的阿爾瓦羅.帕拉西奧(Alvaro Palacios)酒莊的單一園紅酒拉米塔(L'Ermita)是另一個重要的轉捩點,原本以混調格納希和卡本內蘇維濃(Cabernet Sauvignon)釀成酒體龐大宏偉的紅酒,但2006年莊主拔除卡本內蘇維濃,只留下格納希和一點混種的傳統黑、白葡萄。

打破南方紅酒粗獷形象

原本這瓶西班牙最昂貴的葡萄酒從一開始濃縮性感,混著礦石與熟果的華麗風格,開始轉變為更近似布根地黑皮諾(Pinot Noir)紅酒的精細質地,為葡萄酒世界展現了帶著神秘與靈氣,嬌嫩纖巧的全新格納希面貌。

在西班牙,格納希從必須被淘汰的品種轉為葡萄酒業的精華,其實只在一念之間,普里奧拉產區用10年的時間,從沒沒無聞成為全西班牙平均酒價最高產區,這讓新一代葡萄農,開始願意相信用新的釀酒理念,以原生品種重新詮釋在地風土滋味,是今日西班牙葡萄酒成功的神奇秘方。當年沒來得及拔除的格納希,便一一在西班牙各地釀出許許多多的迷人珍釀。

這似乎僅僅是開端,格納希雖已是經典品種,但它的鮮美多汁以及優雅精巧的潛力與面貌,卻才剛剛被發現。相信在乾熱的地中海氣候環境如魚得水的格納希,必能改變酒迷們對南方紅酒濃厚粗獷的刻板印象,釀出更多細緻風味勝過黑皮諾的美味紅酒。

色澤、口感百花齊放

跟許多歷史悠久的古種一樣,格納希也有許多變種,最知名的是白格納希(Grenache Blanc),常釀成高酒精度、口感甜潤又油肥的白酒。皮色粉紅的灰格納希(Grenache Gris)較為少見,卻相當有潛力,雖有龐大酒體,但多一點酸味和清爽感,也有更多的水果香氣。因葉片背面長有白色毛狀體的多毛格納希(Lledoner Pelut),是近年另一極受矚目的稀有變種,果粒較小、皮厚,釀成的紅酒,酒精度低、多酸且色深,是更精實版本的格納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