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通稱武漢肺炎)癱瘓義大利醫療系統,最大劊子手是撙節政策。

截至3月17日,義大利死亡率破7.7%,全球之最。它是全球第二老的國家,老齡化程度僅次於日本,第三是德國。儘管總體數據呈現老年人比年輕人更容易死於武漢肺炎,但日本目前死亡率3.4%,德國0.2%,都凸顯義大利的狀況不合理。

「負擔不起的醫療,是義大利全國新現象,」帕多瓦大學人權中心博士生黛-法珂曾在金融海嘯屆滿十年撰文警告,「截至2015年,1220萬義大利人沒有醫療保健,相當於5分之1人口。」

她直指,中央政府緊縮政策威脅醫療保健可及性,推動這套2000年曾被世界衛生組織評為全球第二完善的醫療系統,自2010年歐債危機爆發後崩壞的禍首:義大利政府連8年收緊財政,包括取消醫保自動承保所有公民、大幅削減公共衛生預算;同時,民眾看診自付額卻大漲逾5成。

這些省下來的錢是用什麼代價換來的?以色列調查新聞網站News1追蹤,近5年義大利關閉758間公立病房、裁撤5萬6千名醫師和5萬名護理師。最大受害者是貧困族群,2015年15.5%貧戶得不到醫療照護。

事實上,被歐盟押著緊縮財政的希臘、西班牙和義大利,民眾支付的醫療保健費用都高於歐盟平均水準,甚至是法國的兩倍,經濟復甦緩慢;反倒是嚴拒歐盟緊縮要求的冰島,3年內就撕掉債奴標籤。

《失控的撙節》一書追蹤,2010年初冰島總統間接否決IMF紓困方案,政府向外部金主借款,但不斷在談判過程中說服放款機構同意,不過度緊縮財政,反而讓它放手強化平民就業保障、健康照護。

為什麼不走撙節路線,反能復甦國家經濟?書中指出,IMF等國際機構嚴重低估政府支出的「財政乘數」(fiscal multiplier),亦即政府每支出1元所創造的經濟成長收益。健康、教育的財政乘數通常是每投資1元,可創造3倍經濟效益,最高。冰島經驗讓IMF在2012年破天荒承認,社會保障計畫是達成經濟復甦和人民福祉的要件。

醫療保健雖然不是慈善事業,但也不能完全視為商品,因為流行病毒攻擊的對象不會分階級,「可負擔的醫療」,是健康權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