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衛福部長陳時中之後,經濟部長沈榮津是因這次疫情而發光的另一位政務官。

小檔案_沈榮津

出生:1951年
學歷:台南高工、台北工專電機科、北科大商業自動化與管理碩士
經歷:中部辦公室主任、加工出口區處長、工業局長、次長、經濟部長

沈榮津今年69歲了,幕僚描述他的一天是這樣的:早上6點起床,按下大同電鍋煮白米飯,配爌肉跟高麗菜當早餐;7點半之前抵達經濟部,行程最少從早上8點到晚上8點,緊湊相連,沒有空檔。

他中午只簡單吃個便當,有時全日會議官員可以換場,他一人從早開到晚,或者從早跑到晚。下班後他會打赤腳在大安森林公園快走兩圈,然後回家上床睡覺。

50年公務員生涯,但此刻對沈榮津來說,真可說是站在風口浪尖了。投資台灣3大方案,吸引台商回流案件金額突破9千億元;台灣防疫受世界矚目,口罩產量在1個多月裡,單日從不足4百萬片到飆上1千萬片,從銷售生產到組建「口罩國家隊」,他功不可沒。

功在瘟疫蔓延時,若非嫻熟產業界的他,彷彿動物本能般從原料、零組件、機台、人力逐一搜羅,恐怕無法創造短期內口罩增產這樣的台灣奇蹟。

行政院副院長辦公室主任李懷仁形容,台灣的中小企業是靠著一卡皮箱、一支電話,沈榮津跟著中小企業成長,也像個超級業務員,一家家打電話、跑斷了腿去搶下來。

「如果經濟部長不是他,我相信口罩這件事也會做,只是成效可能會打折扣,或時間會拉長,」工具機大廠友嘉集團總裁朱志洋說:「產業界大家對他服氣,動員速度快,他的執行力又強。」

經濟部長是個政治風險極高的官位,複雜到曾經讓長袖善舞的宗才怡嚇到48天請辭,自稱是「誤闖政治叢林」的小白兔,更別說今年總統大選過後,政壇早盛傳沈榮津將「完成階段性任務」,換上黨政派系推薦的人選。

歷數他之前5任的經濟部長,李世光是康乃爾大學博士、鄧振中是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碩士、杜紫軍在紐約州立大學博士後研究、張家祝是普渡大學工學博士、施顏祥是麻省理工學院博士……,個個都是歸國學人,而沈榮津出身台北工專,套句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的形容:「人家喝紅酒,他是喝米酒頭。」

「喝米酒頭」部長
農家出身,為省錢住樓梯間

他出身台南新營農家,父母不識字,囑咐大他17歲的大哥沈榮華替么弟取名,說這孩子命裡缺水,大哥翻遍字典,選了「津」這個字。他台南高工畢業後,曾在醫院當過基層電工,後來白天在台北工專實驗室當技術員,晚上上課。為了省錢,他住在實驗室頂樓樓梯間,每天爬到屋頂水塔旁洗澡。

農家背景讓他習慣手足貼地、親力親為,擔任工業局副局長時曾一天連跑15家企業,被稱為「台灣牛」。總統蔡英文曾說,沈榮津的字典裡沒有「放棄」,當前任經濟部長李世光因為全台大跳電請辭下台,她要求盤點全台電能,沈回答:「一週後給妳。」

吃苦耐勞但身段不討喜
為產線,假日找蘇揆簽公文

旁邊有內閣成員訕笑他死定了,因為全台電能盤點若在一個月內完成都該偷笑,但他花了整整7個工作天就盤點完畢,而且沈榮津記性極佳,每次能源總檢討,他能直接拿筆修正台電數字,更要求台電主管每月當面向他報告。

為了推動智慧機械,他能把工研院、研華、友嘉老闆找來在經濟部開會到深夜;為了能讓口罩機台順利組裝好,他能在假日把行政院長蘇貞昌找來簽公文。

他像是每個班級裡都有的中等資質學生,深信苦讀總有收穫,作業按時做、考試按時考,課本勤勤懇懇用紅藍筆畫上重點,一路從基層慢慢爬上來。

安分認真卻也曾讓他不討喜,2008年他被遠調中部辦公室主任,官方說法是要讓他到台中「好好學英文」。

但沈榮津被調去中部坐冷板凳的主因,其實是做事方法不討高層喜歡。「他的報告鉅細靡遺,充滿細節跟數字、施行步驟,」經濟部內部人士說:「長官想要單純的趨勢跟大方向,覺得他太囉唆、又臭又長,沒有亮點。」

顏色、風向都錯了,他越調越遠,從中部辦公室又調到加工出口區管理處,然而他利用這些時間更熟稔工業區及機械業的生態,竟也成為他的資產。

他的口頭禪是「同理心」,相信人的關係是靠長久建立的革命情感,常勸部下要好好經營產業人脈:「今天你是科長、他是經理,有一天你是局長時他就是總經理。」他自己便如此一路走來,企業老闆們說他早在工業局科長任內就會幫廠商找地。不能說他沒有算計,只是那算計也是很帶著泥土氣味的。

所有人都用吃苦耐操形容他。朱志洋回憶,有次與沈榮津到國外看廠,偏偏沈的行李從羅馬到米蘭、蘇黎世一路延誤,整整4、5天他拿不到行李,無法換洗:「一般人會緊張、心不在焉,至少會顯得不舒服,部長卻毫無異狀,發問時仍鉅細靡遺、火力十足,完全不打算提早結束行程。」

聽懂「沒說出口的話」
拍板政府埋單,讓業者放心

「他不是個多有謀略或有魅力的人,是個一板一眼的台灣阿伯,我們不太喜歡訪問他,因為他總是準備好一套,翻來覆去的說。」一位資深記者轉述,有次經濟部找記者餐敘,沈到現場攤開事前準備好的資料,花了40分鐘細細念完,就轉身趕下個行程。3月11日面對立委花招百出的質詢,他也同一套:「第一要照顧民生、第二是穩定物價、第三是節約能源,」重複講了4次。

人型答錄機狀態,不只是發生在對記者、立委,面對長官也一樣。賴清德任閣揆時,有次非常無奈取笑他:「部長,每次問你問題,你的回答總完全一樣。」


偶爾沈榮津也有一種壞掉的鄉土式幽默感。2018年在立院被追問停建深澳電廠,電從哪來?他脫口回答「那就插鼻孔」,引發外界批評。他隔天表示當時是為緩和氣氛,為此鞠躬道歉。

但他懂得聽人說話,也懂得聽人沒有說出口的話。疫情剛開始時,口罩廠產能全開仍不足,政府讓口罩廠認購機械,一開始不踴躍,後來沈榮津察言觀色,也就懂了,召開會議打開天窗說亮話。

「我知道大家SARS的經驗很不好,這次大家缺什麼就說出來,我保證政府不會再拋棄大家。」他在會議上直接拍板,機器由政府埋單,並答應協調日後醫療院所優先採購台灣生產的口罩,讓業者甘心配合。

「他跟產業界很熟,動員很快,但是經濟部長服務的對象只有產業嗎?」有立委質疑他土法煉鋼、格局太小,不論在台商回流、口罩生產上都只處理眼前的事:「要數字,他給你數字,卻忽略了未來的社會成本。」

也有官員批評他太傳統,對新創、新產業了解不深,然而這幾年正是產業翻新大浪潮來襲之時,他這塊太弱。總統府資政陳博志則說,沈是務實、熟悉傳產的人,不能要求他講大口號、有大方向,這次疫情或許可以提醒大家各司其職的重要。

經濟部長的格局該是什麼?是使命必達的業務員、看大方向的掌舵者,或是政治正確的明星?眾說可能紛紜,但疫情過後,這位差點被換掉、鬚眉皆白的老公務員,或又身價看漲。

張忠謀曾說,成功是「環境」、「潮流」跟「個人」三者交集的結果。

承平時期,土氣的沈榮津難以發光,若非這場疫情,真的乏人問「津」,但當風雨來襲時,就能見到他緊緊抓住土石的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