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我最頻繁聽到的英文字,就是Humble(謙卑)。

一次,是疫情剛發生之初。商周採訪當年「抗煞」時期總指揮、前衛生署長李明亮,我們問:為什麼這次台灣的防疫體系,會一直超前部署,守得嚴密。

他的回答是:當年,我們在SARS一役,就是敗在不夠謙卑。

SARS中期,疫情仍持續發展時,台灣就舉辦了全球第一場SARS國際研討會,政府得意的對外宣告台灣創下「零死亡、零輸出、零社區感染」的三零紀錄。

但兩天後,和平醫院就被揭發有7名醫護和行政人員感染,四天後立即封院。當初喊的三零紀錄成為最大諷刺。

「(在未知的疾病面前)我們的知識是很有限的,你真的要很謙卑、很嚴肅的去面對,不要輕忽。」李明亮說。

一個月後,再聽到謙卑二字,卻是在我們製作5G封面故事時。

5G科技很令人期待,它將讓自駕車得以普及,也能讓人們透過VR,在巴西與群眾一起體驗嘉年華,人們只需要戴上頭盔、不用搭十幾個小時飛機,就能穿越直達現場。

然而,它也會帶來相當的破壞,就像在4G時代,網飛(Netflix)加速讓錄影帶店百視達崩潰般,在5G大浪中,大家已經預料:手機,會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將是你戴的智慧眼鏡、手錶等大量裝置,當AI將成為人們的購物助理後,行銷人也得大轉型,學會讓「機器」埋單。

很難想像,不可思議?

眾多企業CEO看到我們的反應時,對我們的共同提醒就是:要永保謙卑。 看不到的,不代表不會發生。

原來,台灣科技業也曾遭受慘痛教訓,在手機聯網時代,價值鏈頂端的利益都被美國拿去,它們孕育出臉書與網飛,連韓國也發展出Line的電信服務,但在台灣,我們卻連一家獨角獸都沒有孵育,只能賺硬體代工的微薄利益。

當時,我們因為看不到、看不起,最後因看不懂,而錯過趨勢。

面對未知的商機與威脅,我們得先承認不知道,才能脫離現有框架,努力觀察、學習與應變。

謙卑,不容易,但這堂課,真的值得我們所有人再好好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