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讓全球股市驚恐萬分,道瓊12日單日狂跌2352點,創1987年股災以來最慘。多國股市觸發熔斷,其中美股更是一週內兩度熔斷!

台股今 (13) 日開盤,不但萬點失守,盤中更摔破 9700 點。

雖然各國都推出振興方案,但投資人信心已經崩壞,美國、加拿大、泰國、菲律賓、韓國、巴基斯坦、印尼、巴西等國先後觸發熔斷機制。

大盤已經出現熊市指標,從2009年以來,靠印鈔票吹出來的虛胖經濟,終被一株病毒戳破了。

什麼事會引發美國經濟衰退?曾任國際貨幣基金(IMF)首席經濟學家、現為芝加哥大學教授拉姜(Raghuram Govinda Rajan)給出一個答案:不是利率,也不是熱錢,而是貿易、地緣政治等的「意外」。

但,連拉姜恐怕都沒料到,刺破美國經濟泡沫的「意外」,可能是一株小小的病毒。

過去一年,美股迭創新高,失業率創歷史新低,美國經濟好比全球免疫力最強的壯漢。如今,卻連壯漢都遭到肺炎病毒節節擴散的窘境,川普誇稱美國經濟空前強盛的背後,或許有「虛胖」的體質。

低利、財政刺激政策,後遺症來了

「冠狀病毒可能使美國經濟陷入衰退!」美國前聯準會主席葉倫(Janet Yellen)如此示警。

讓葉倫這麼說的關鍵是:從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的超低利率,到川普的各項財政刺激政策,美國這十多年來的經濟,如狂打腎上腺素,雖在去年創造2%以上的經濟成長率,但後遺症已湧現。

美企大舉債,卻無力償還

最先冒出的病徵,莫過於企業大舉負債,卻無力償還。

一個簡單的指標足以點破此情況:如果把美國製造業、服務業等非金融業的債務,全部加起來,去年已占美國國內生產毛額(GDP)將近一半!這個數字,已寫下近35年新高。

欠債又體虛 美國經濟陷「空心化危機」

■欠債多!企業債占GDP比率創新高

■體質虛!殭屍企業比率逼近新高
■吹泡沫!政府大玩「借錢賺錢」槓桿

資料來源:Bloomberg、Federal reserve economic、Factor research
整理:馬自明


依照過往經驗,1990年的日本泡沫破裂、2000年的網路泡沫,或是2008年金融危機,都是在該比率創下高點時發生的,可見,企業欠債太多,是泡沫破裂的前兆。

爛公司搶發債,4大行業最危險

而且,因為利率太低,好公司發債,爛公司也發債。國際清算銀行(BIS)在去年即指出,投資等級債券裡,最差的BBB等級,已占美國及歐洲共同基金投資組合的45%,但2010年才20%,不到十年,比率大增逾一倍。

信評機構標準普爾的資料也顯示,2019年評等上調的企業債券,遠比降評的少,升級占降級比重的指標,已創下將近十年來的新低。由此可知,在市場上,爛的債券遠多過於好債券。

美國銀行(BoA)調查,美國評級較差的BBB等級債券,不只大幅增加,其中的25%,更是槓桿玩太高、可能還不出錢的「垃圾債」。若魚目混珠的BBB級債券,最終被打入垃圾債,將是全球投資人的惡夢。

但只要企業能付得出利息,不違約就沒事吧?實情卻不然。天風證券研究指出,美國「殭屍上市企業」已接近2004年來高點,占全部上市企業的8%。所謂的殭屍企業,是指償還利息能力低,市值又超過5億美元以上的企業。

其中,又以美國中小企業狀況最差。以美國小型股代表、羅素兩千指數成分股分析,虧損的企業比率高達36.5%,幾乎達到2000年網路泡沫、2008年金融海嘯的水準。

天風證券並點名美國4大「問題行業」:醫療健康、資訊科技、能源和必需消費品。報告指出,這4大行業,負債明顯增加,但創造出來的利潤,卻甚至難以償付利息。

而肺炎疫情最先衝擊的,不外乎是食品零售、飲料等中小型企業。這類必需消費品的行業,自金融海嘯以來,營業收入下滑,毛利率也跟著下滑,整體而言,經營狀況不佳。

貧富差距加劇,適逢景氣末升段

原本雖然虧損,卻可靠低利率環境「續命」的中小企業,毫無疑問,一場疫情就像潮水退卻,讓市場看到沒穿褲子的他們,赤裸裸的在沙灘上,本來慘澹經營,可能雪上加霜。

但吹大美國經濟泡沫的,不是民眾,罪魁禍首實為政府和企業。以「借錢賺錢」的槓桿率來看,本來最愛借錢消費的美國民眾,在金融海嘯之後,開始轉趨保守,槓桿率幾乎一路下滑;反之,政府、企業的槓桿率卻一路攀升。


這擴大了美國貧富差距的現象: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EPI)指出,1982年,美國上市公司平均執行長的收入,只有普通員工的50倍;但到今日,這差距達到144倍。

「這是嚴重的經濟與社會問題,這代表我們的經濟體系沒有廣泛分配利益,」葉倫在去年年底時示警;德銀首席經濟學家史洛克(Torsten Slok)亦表示,短期風險都會結束,但不平等現象加劇,卻是長期的發展。

這意味著,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已為美國長期經濟發展,埋下一顆極不穩定的地雷。肺炎疫情可能只是引信,加諸在美國這個虛胖又不均勻泡沫上的最後一根稻草而已。

解鈴還須繫鈴人。明尼亞波里斯聯邦儲備銀行行長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指出,聯準會的角色,不只是調整利率方向,而可以進行財富的重分配,決定「最終拿到錢的人是誰。」

摩根士丹利等多家投資機構在今年初均警告,全球景氣已走了超過十年的多頭,已來到末升段,當然,美國也不例外。不過,即便如此,美股總在唱衰聲中屢創新高,經濟數據一片光明。

直到如今一場疫情,讓所有人驚覺自己不過是身處在溫水要被煮熟的青蛙。美國經濟泡沫是否將就此破滅?尚未可知,但這給我們一個重新檢視企業真相的機會:誰在玩金錢遊戲,又能再玩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