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長壞了?!

最近巡視花園時發現,本來長得國色天香的植株,最近竟然一一褪去顏色,原先婀娜的姿態也顯得下垂無力。這不是最好的生長季節嗎?何況前些日子我特意加了肥料,大費周章的清洗了天棚,引進更多的直射陽光。

本想迎來斑斕綻放的一季,眼前景象卻令我大失所望。請教了園藝高手,再檢視最近的每一個動作,我才驚覺,原來是自己的心急壞了事。

為了把握這一季劇烈的早晚溫差,每逢假日清晨,我總是迫不及待的衝向花房,一一將植栽換盆,而且是換、大、盆,希望它們能夠像超人一樣長得又快又壯。

但它們長壞了,就因為這份過高的期待。

我原先知道的是,植株要長得好,盆子絕對不能太小,因為這會讓茂盛的根系沒有成長空間,而相互纏繞窒息。

但我不知道的是,過大的盆子會讓根系直衝盆底,主根虛長、周邊根毛來不及布建,當大量水分累積在中下層土壤時,稀疏孱弱的根系無法消化,而導致生長遲滯、植株變形,甚至爛根死亡。

現在回想,以前在花市看到花販總把花種在小小的三吋盆裡,心裡總覺得浪費,他們為什麼不換大一點的盆,讓花長大一點可以賣更多錢呢?尤其三吋小盆裡的蘭花,它的枝葉展開來常超過二、三十公分,為什麼不換大盆呢?原來,這是有道理的,盆大不一定是好事。

株小盆大,映照出我的脾性,管不住自己的手,更明確的說,應該是我的心貪了,求快,結果換來一場徒忙。

「循序漸進」,園藝高手總說,這是換盆的基本功,每次換盆只能比植株多一吋,「大花大盆,小花小盆,深盆高花,淺盆短花」;大自然自有定律,忌快、忌貪。

從換盆看用人,我也反省了自己最近的人力調度。雖說危機最是練兵時,武漢疫情正是人才表現的最佳時機,但倘若植株與盆子的搭配都得如此細心,那麼在這次的高難度挑戰中,我是否有足夠的觀察與把握,讓人才承受與之匹配的壓力與責任?還是開了太多戰線,讓原先苦心栽培的人才被揠苗助長,而被不當折損?

人才有多珍貴?我看過一份資料,一位員工離職後,從找新人到新人順利上手,光是替換成本就高達離職員工年薪的150%;這項不會顯示在短期財報上的成本,卻是經營者最應該重視的管理成本。

惜花連盆,愛花就要連盆子一起考慮、謹慎挑選;要成為好的領導者,對人才的耐心、細心、用心、費心,豈有盡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