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這次疫情的「吹哨者」李文亮醫師之死,引發公民社會不滿,到因疫病而停工、封城,讓中國本已下行的經濟更雪上加霜。

許多人設想,這個新型冠狀病毒會否「殺死」中國政權?習近平上台後更強化的集權統治模式,會不會鬆動?

商周專訪芝加哥大學公共政策學院教授羅賓森(James A. Robinson)。他與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教授艾塞默魯(Daron Acemoglu)合著《國家為什麼會失敗》一書,從累積15年的研究,包含羅馬帝國、中世紀的威尼斯、蘇聯、美國與非洲等案例,剖析國家興衰的原因,受到六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及《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推薦。兩位作者今年再推出《自由的窄廊》一書,進一步解析社會力與國家機器的互動,如何能保障自由。

小檔案_詹姆斯.羅賓森

出生:1960年
學歷:耶魯大學經濟學博士
現職:芝加哥大學公共政策學院教授
著作:《國家為什麼會失敗》、《自由的窄廊》等


羅賓森告訴我們,中國在政治上專制,但在經濟上類自由市場,這樣的結合難以長久,但從歷史洪流來看,此次疫情尚難翻轉中國政體。以下是專訪紀要:

疫情難撼動中國政經制度

商周問(以下簡稱問):很多人認為中國政府在這次疫情應對措施上做得並不好?

羅賓森答(以下簡稱答):中國政府用嚴苛的方式處理這些問題,比如把該封的都封了,也試圖把所有人留在武漢,也許以專制方式去控制疫情有一些優勢;但我想也有劣勢,因為你沒辦法控制所有的事,像是資訊,(因為專制體系下)民眾也會傾向隱匿資訊,他們會擔憂(資訊)散播出去的後果。

(中國政府)他們不仰賴與人民的合作或互信,而是仰賴高壓統治及獨裁。

小辭典_榨取式、廣納式政治制度

■榨取式政治制度
指權力集中在少數菁英手中,通常伴隨榨取式的經濟制度,如北韓。
■廣納式政治制度
指能夠廣泛的授與權力,通常伴隨著廣納式的經濟制度,如美國。


《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指出,中國經濟制度比蘇聯更為廣納,但中國政治制度仍是榨取式的,若不將政治制度轉為廣納型,中國未來成長就會受限。

:這次疫情的爆發,有可能點燃中國公民社會,改變極權制度嗎? 如當年黑死病改變了歐洲?

: 我不認為這次疫情會有那麼大的影響。SARS的爆發有讓中國政治運作方式改變嗎? 我認為中國政府會讓疫情獲得控制,他們有足夠強制性的能力抑制疫情,因為他們有辦法控制民眾的移動。如果到時候疫情爆發,大到足以挑戰中國的政治、經濟制度,我會相當訝異。

(不過)很有趣的是,與黑死病相比,那時候沒有人知道黑死病怎麼來的,所以也不會有人認為政府應該負責,當時的人們認為該負責的是上帝;但在現代社會,我們會傾向,國家應該負責解決這些問題。

你可以說這次疫情比黑死病小得多,但現今,人們對國家有不同的期待,這絕對是事實,所以也讓這類對比更加複雜,因為現代社會的人們(對國家所扮演的角色)更加敏感。

:疫情不會根本性的改變中國政治,也不會讓共產黨做出妥協或改變嗎?

:我不認為他們會做任何改變。習近平鞏固個人掌權、制定規則的模式,就像當年毛澤東或鄧小平,這很可能會持續二十多年之久。

:但很多人認為,近日地方領導階層被撤換,這可能是中國內部政治鬥爭的徵兆?

:我相信有許多人很失望,因為鄧小平試圖將任期制度化(編按:他提倡廢除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但習近平就像把這些制度通通拋出窗外,許多下一世代的領導者,原先期待可以爬上來,但現在無法上位,因為基本上是習近平掌權了。

是會有一些不滿,但是我不認為這有足夠能量導致政治系統大改變。至少目前為止,習近平在消滅對手這件事上極為成功。

共產國家瓦解往往來自瘋狂

:假如這次疫情不會動搖中國共產黨的統治正當性,那什麼樣的事情才可能造成治理危機?

:你沒辦法真的維持廣納式經濟制度(inclusive economic institutions)和非常榨取式的政治制度(extractive political system)同時結合的模式,但它會如何瓦解?很難預測。如果你回頭看中國歷史,瓦解的方式通常是瘋狂的大計畫,比如大躍進或文化大革命,因為其中根本沒有制衡機制,也沒有人承擔責任。

(假如)習近平在腦袋裡生出一些瘋狂的主意,然後大家告訴他,哇!這是多棒的點子,最後(可能)促成一個大災難。

但是,很難去預測那究竟會是什麼,會是一帶一路,或某種巨型計畫,而讓整個國家變得貧困、或威脅到上百萬人民嗎?你看中國歷史,會了解,這種大型計畫就是導致歷史上國家崩潰、朝代崩潰,甚或是共產國家內部崩潰的原因。

基於我們的理論、對歷史的理解,我們能說,中國目前所擁有的政治、經濟制度的結合,沒辦法長久。不過,無論它怎麼崩毀,都不會是因為這次沒好好處理病毒造成的。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1684期《商業周刊》冰封中國關鍵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