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絕對是個令人難忘的春節。

一株病毒,沒有任何徵兆,竟能拖累全球經濟。

在緊急召開的第一場會議中,我赫然發現,這次動員的記者群,竟比中美貿易戰與金融海嘯時還多。原因無他,它牽涉到醫療、製造、科技、服務與金融產業,還包含國際關係與公共政策。

這群從除夕就陸續開工的團隊,將近20人,大家期許能在第一時間提供完整的武漢肺炎經濟衝擊報告。我們想討論,病毒帶來的經濟漣漪效應,想為企業找解方,也想釐清下一步,全民該怎麼做,才能挺過病毒風暴。

想做的事很多。

焦慮感,比去年中美貿易戰時還高。

數字已顯示:穆迪工業金屬價格指數與世界經濟成長率是呈現正相關,而1月29日,該指數跌至兩年半新低,比中美貿易戰況最緊繃時還糟。

一位蘋概股老闆直言,「這一次,是全國(中國)同步shut down(當機)。」

中美貿易戰,剛墊高企業經營成本,這次現金流的忽然中斷,卻將讓中小企業遭遇滅頂之災。

怎麼應對?雄獅旅遊董事長王文傑分享17年前遭遇SARS時,他的抉擇。

當時,不少旅行社裁員省成本,雄獅卻採取深蹲策略。

他說,既然沒生意可做,那就回頭精進產品,讓以前沒時間好好理解怎樣用網路賣產品的員工,每天接受教育訓練。

只是,雄獅每天面對只出不進的財務數字,不焦慮嗎?

王文傑的回答是:當然會!但,「就是用一定有新商機的心情,去做應有的準備。」

與其坐困愁城,不如儲備精力,成為危機後跳最高的人。

畢竟,市場不會消失,它只會重新分配。

這個邏輯,讓雄獅在SARS過後,第二年業績直接翻倍。

你在危機時的為與不為,都取決於你的價值觀。

你相信,危機與契機永遠共存,那此時的你,應是在摩拳擦掌找商機。

你同意,大局為重,那你必會努力克制恐懼猜疑,共體時艱、彼此同理。

在最低潮的時刻,這株病毒考驗的不只是應變力,還有你我的信仰。

祈禱這次的台灣,能順利通過這場試煉,深蹲,再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