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特是龐大的美國製造業巨擘,過去數10年一直位居《財星》(Fortune)全球企業500大前幾名。在福特全球總部,有個笨蛋踩著40磅重的懸浮滑板,在走廊上來回穿梭,搖搖晃晃、雙手不停晃動以保持平衡蛇行前進。那個笨蛋就是我。

我之所以在這裡,是因為福特舉辦一場駭客松(hackathon),這個懸浮滑板就是進入決賽的作品之一,所以一名公關說服我試騎兜個一圈。為何這些人要舉辦駭客松?我猜想,答案就在西邊兩千英里處,加州帕羅奧圖郊外荒涼的丘陵地,一條多風的路上幾幢不起眼的建築裡——特斯拉總部。

說到性感,福特沒有一個車款比得上特斯拉流線型且快速的Model S電動車。Google與優步也在研發自駕車,矽谷人意識到運輸業正在成為一種科技產業。但這不代表Google和蘋果就能跟福特一樣一年生產數百萬輛車,矽谷人往往低估了製造東西的難度,尤其是像汽車這麼複雜的產品。

然而,近年來福特汽車搖搖欲墜。銷售成長率不高,股價多年來持續下跌,為了扭轉頹勢,它雇用了AI工程師,在矽谷建立一間科技實驗室,並與舊金山一間軟體公司達成協議,由這間公司的工程師教福特的程式設計師如何使用敏捷軟體開發。福特想要我們看到它正在進行巨大的變革。

到了駭客松時間,我很期待能有精彩創意出現,像是飛行車、能用一桶油跑三百英里的引擎,或長得和(創辦人)亨利.福特很像的AI機器人。

但結果,其中一件作品就是我先前試用的懸浮滑板,由三名德國工程師所提出,他們建造它做為前往擁擠市中心的交通工具。下一件作品是一名福特工程師發明的手機應用程式,可以用來控制車內收音機與空調,日後有可能進行即時語音翻譯。最後一件作品是福特動力總成部門的工程師所創,叫作「On-the-Go H2O」車上飲水機系統。這傢伙在車子底部安裝一個平底鍋,用來承接空調系統冷凝的水珠,然後在車室杯托的側面安裝一支水龍頭,就像你在牙醫診所裡看到的那種。冷凝盤收集到的水過濾後,以幫浦送到車室,經由水龍頭裝入塑膠瓶裡。然後,你就可以喝到免費的水。

越恐懼,越不該靠臉書圈粉

就這樣。我確信沒有哪個記者在離開會場後,會對福特與矽谷巨頭的對決充滿信心。老實說,我為這些人感到難過。我能理解他們為何想要看起來很新潮,但舉辦這樣一個駭客松,只會讓人覺得他們很害怕。

我坐在台下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讓我的恐怖經驗瞬間再現,回到我在《新聞週刊》工作的最後幾年。當時雜誌社已經快要倒閉,我們也都知道那是必然的,卻沒有一個人願意承認此事。我們無法忍受像《哈芬登郵報》(Huffington Post)和BuzzFeed這樣的網站是熱門新聞,而我們是過時的新聞。每幾個月,我們的執行長就會召集全公司開會,裝作公司正在走上坡,我們也都假裝相信這番說詞。大部分員工都熱愛《新聞週刊》,我們不願看到它消失;我想,大部分的福特員工也懷有相同的感情吧。

在《新聞週刊》我們犯了2個大錯:一是太晚開發線上商機,二是在生意走下坡時將資金投入行銷與炒作話題——就和舉辦駭客松的福特一樣——試圖為自己建立新形象,讓人們相信我們正在「重塑」公司,並進行徹底的變革。我們真正該做的是,忘掉行銷、忘掉想透過臉書獲得粉絲,專心在我們的核心事業,也就是新聞工作。我們應該繼續做自己擅長的事。

我想對在福特工作的朋友說的是:去他的駭客松,去他的想變成科技公司,做福特自己!傾全力製造出最好的車子,製造任何人們想要的車子,發展你們所需的科技,或是收購那些做得比你們更好的新創公司。

在我拜訪過後幾個月,福特解雇了10%白領員工,執行長菲爾德斯也被董事會開除。董事長小威廉.福特表示,開除菲爾德斯是因為公司正面臨前所未有的變革,需要「轉換型領導」(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或稱變革型領導)。言下之意就是:我們很害怕。

事實上,到處都充滿了恐懼感,每一位執行長、顧問與專家的眼中盡是顯露出恐懼。看看2017年股市新聞網TheStreet.com怎麼說的:「執行長們紛紛陣亡。」線上/郵購成衣銷售商Lands' End、雷夫.羅倫(Ralph Lauren)與蒂芙尼(Tiffany)的執行長都遭開除。玩具製造商美泰兒(Mattel)不僅開除了執行長,還特地從Google挖了一位行政主管過來,因為有越來越多的銷售業務轉移到網路,他們需要有數位經驗的領導者。

食品業家樂氏(Kellogg)、可口可樂與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都失去(或開除)了自家執行長,經歷了《財星》所謂的「食品包裝產業有史以來最具破壞性和挑戰的時期。」到處都是,每個產業的大型藍籌股公司都在摸索和掙扎,就像在海嘯中漂浮的玩具船一樣被拋上拋下。

學新創、敏捷,見效了嗎?

10年前,埃默里大學神經政策中心主任兼神經心理學研究者柏恩斯,著手研究恐懼對人類決策能力的影響。他得到的結論是,人在害怕時基本上無法冷靜思考。「恐懼——無論是疼痛或丟了工作——會對決策能力造成奇怪的影響。當我們被恐懼沖昏頭時,我們會無法專注在任何事情上,除了自保。當大腦的恐懼系統被啟動,探索與冒險功能就都被關閉了。」

「如果你生活在失去工作的恐懼中,那麼你所有的決定與行動都會是為了保住工作,而不是承擔風險。」他告訴我。實際上,這完全是錯誤做法。柏恩斯表示,在不穩定的時期「冒險嘗試新事物其實對你比較有利,但當你害怕失去工作時,便很難放手一搏。」

柏恩斯的實驗,或許能解釋大公司的執行長擔心公司倒閉時,為何會做出一些瘋狂的事,例如辦駭客松、進行大規模收購,或是妄想一家有30萬名員工的大公司能把自己轉型成「新創公司」,甚至在沒有科學證據證明敏捷軟體開發有效的情況下,強迫員工實施敏捷。

充滿恐懼的公司會做出錯誤決策,無論如何,執行長們必須找出應對威脅的方法。同樣道理也適用於恐懼的員工,生活在恐懼中的人沒辦法把事情做到最好。如果一間公司要提升員工的生產力、鼓勵人們發揮創意產生驚豔的點子,首先要做的就是讓員工安心。把更多錢花在員工訓練上,薪資稍微高一點,提供健保與工作有保障,以及消除工作可能隨時不保的恐懼。

小檔案_書名:失控企業下的白老鼠

作者:丹.萊昂斯
出版社:時報
出版日期:2020年1月14日

丹.萊昂斯 簡介
曾任《新聞週刊》(Newsweek)編輯、獲得艾美獎的HBO影集《矽谷群瞎傳》(Silicon Valley)編劇。他的文章刊登於《紐約時報》、《連線》雜誌等,並曾至Google、微軟、Adobe等公司發表演說。著有暢銷書《獨角獸與牠的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