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現在數位轉型怎麼做?」在我的對外請益之旅中,這幾乎是所有大老闆最有興趣的話題,從金控、服務業到科技業,餐桌上的話題永遠不冷場。

同樣的,現在的職場搶手貨是一群數位先鋒,譬如體驗設計師、資料科學家、人工智慧培訓師、成長駭客、社群經理、物聯網專案經理等,因為他們比別人率先擁有數位應用經驗,職場身價不斷攀高。

不過幾年下來,我也在數位先鋒裡看到一群「數位蚱蜢」。他們通常被公司高薪禮聘,開會時,滿口新名詞、新商業模式,說著旁人無法理解的語言;掃視會議室一圈,即便滿場盡是不解的眼神,但他們只專注於自己的報告,對眾人的狐疑毫無感覺。

當這群數位空降部隊,無法為自己寫一個API(應用程式介面)與各部門對接時,即便有老闆給的尚方寶劍,他們動不了人心,搬不動資源,再華麗的計畫也落不了地,他們領軍的數位專案通常成效不彰。半年、一年過去,原本就等著看這群空降部隊笑話的人開始往目標射箭,老闆就算再挺,在眾人壓力下,也得開始檢討這群高薪部隊的成績單,此時,他們通常就像蚱蜢般的跳槽求去,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看過蚱蜢吧?牠們的後腿非常有力,對危機敏感,一有風吹草動,輕身一躍就可以超過身長的數十倍。

蚱蜢春天生、秋天亡,短短數個月的生命,讓牠們壓根不去想長期定著組織、扎實耕耘;遊戲人生的心態,讓數位蚱蜢的工作總是輕飄飄的,遠看華麗,近看卻粗糙無比、無法落地完成。

而一遇危機縱身就跳的天性,讓數位蚱蜢們的履歷上總是掛著一長串公司名稱。諷刺的是,年輕的數位蚱蜢總對自己的跳槽能耐自豪,覺得自己搶手,到哪裡都有飯吃,求職運亨通;但隨著時間流逝,這種蜻蜓點水般的履歷,卻彰顯出他們無法給承諾、無法成事的特色,終究成為職場的票房毒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