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世界博覽會將於杜拜舉行,這也是中東首次舉辦世博。今年,是造訪與認識杜拜最好的時機。它狂飆創意高速公路,推出超越常規的瘋狂點子,加入軟性故事與靈魂。跟著《alive》探索雙面杜拜,一邊試膽瘋玩,一邊釋放創造力!

極限玩家首選》遊相框建築、荒漠雨林、VR樂園
狂飆5個超現實新地標

剛抵達杜拜,在機場前往飯店旅途中,我和友人迫不及待測試杜拜「城市傳說」。打開叫車服務業者優步(Uber),還真的出現直升機選項,價格520至624迪拉姆(約合新台幣4200至5100元)。無論是否確實叫得到直升機,世上哪個城市人民最有可能用直升機代步?絕對是杜拜。

我在凡賽斯宮殿飯店(Palazzo Versace)的大廳,仰望重達1500公斤的水晶燈。義大利鵝卵石鋪的路面、150萬塊馬賽克磁磚拼貼的地毯、一晚要價8萬5千元迪拉姆(約合新台幣70萬元)最頂級皇家套房,無處不富麗堂皇。

就算不是富豪,也能體驗超乎想像的生活方式。阿聯酋航空前空服員陳寗曾旅居杜拜5年,嘗試各種玩法:和朋友租遊艇出海辦派對,或住在沙漠帳棚……。穿著罩袍朝拜的阿拉伯人與穿著比基尼做日光浴的觀光客和諧存在,毫無違和。「這裡是中東最開放自由、也最國際化的地方,擁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陳寗說。

50年前,杜拜不過是一個偏僻小漁村,如今擁有世界最高大樓、最大人工島群等多項「世界之最」。在世界旅行地圖上,「杜拜」就是一個超強品牌。作家吉姆.克雷恩(Jim Krane)在《黃金之城──杜拜》一書中指出,杜拜重新定義人們以為「做得到的事」,正在挑戰物理上的極限,「這個地方毫不留情的嘲笑著悲觀主義者。」

一片荒漠中,杜拜蓋起高828公尺的世界第一高樓──哈里發塔。但,你不知道的是,杜拜並不以此為滿足,它還持續進化中。

相框頂端環景眺望

超越追求筆直高度的上升,逐漸出現形體創新、更複雜的建築。我來到扎貝爾公園(Zabeel Park),2018年開放的杜拜相框(Dubai Frame)是完全中空、四邊鑲金框架的超現實建物。搭電梯抵達最高點,畫框將杜拜一分為二,我們在150公尺高空,一邊俯瞰舊城,一邊眺望新城。

整座城市仍在敲打建設中。32歲、來到杜拜當建築顧問的張世麒,正在參與未來博物館(Museum of the Future)興建案。這座博物館刻畫對未來城市的想像,玻璃幕牆將出現阿拉伯書法,建築環面設計像顆橫置、挖空的銀色鴕鳥蛋。「這裡建案規模和台北有差距,」張世麒說,「論占地、樓高或造型特殊度,杜拜跑在很前面。」

「杜拜願意傾聽很前衛的想法,並且去實踐它。」曾參與杜拜棕櫚島W飯店(W Hotel)興建、現為舊金山皇宮飯店(Palace Hotel)客房總監閻世康說。

過去杜拜建造世界最大室內滑雪場,現在,顛覆習以為常的旅遊概念更變本加厲。空中餐廳把旅客綁在安全座椅上,連同餐桌用大型起重機吊至海濱區約4、50公尺高空。服務生送上舒肥穀飼雞、義大利餛飩佐帕馬森起司與黑松露。旅客空中優雅用餐,並同時試膽。

甚至,在沙漠創造一座熱帶雨林生態系統。2016年開放的綠色星球(The Green Planet),終年維持攝氏25至28度、濕度70%仿雨林環境,樹懶、鼯鼠、蜂猴與食人魚等超過3千種動植物生活在巨大溫室,突破對沙漠的想像。

杜拜在物質硬體層面上,再加進一點故事情境。來到全球最大室內VR(虛擬實境)主題樂園,旅客頭戴高階VR裝置,在360度環景開放空間,挑戰不同關卡。源自於知名影集《陰屍路》的關卡設計,打造廢棄醫院場景。旅客坐在輪椅上,被末日殭屍包圍,用散彈槍護衛自己,也拯救同場夥伴。尖叫聲四起,連工作人員都穿著沾染血跡的醫師白袍,增添緊張情境。

杜拜太會玩創意了。它深知如何跳脫摩登高樓,創造獨一無二體驗,吸引世界眼球。定居杜拜近5年、外商通路銷售總監陳豪霆觀察:「阿聯酋7個酋長國裡,杜拜最會行銷。用誇張的噱頭、網美打卡,蓋出旅遊勝地。」

網紅王子跳傘玩行銷

就連風靡全球的杜拜王子哈曼丹(Hamdan bin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別名Fazza),本身就是網美兼杜拜走動看板。他擅長騎馬、極限運動,還會寫詩,Instagram有約890萬人追蹤。去年12月,為慶祝阿聯酋48年國慶,他和4位飛行員高空跳傘,展示一面長144.28公尺的國旗,創下世界紀錄。

杜拜旅行數日,像一場華麗虛擬實境。但我看不太到隱藏在虛幻表面下,最真實的一面。24歲、在W飯店馬西默.博圖拉(Massimo Bottura)餐廳擔任廚師的陳沛云一週工作最少48小時,幾乎只有週休一日。「杜拜對觀光客來說是豪華的黃金之城,但背後是大批外籍勞工勞動,堆積出光鮮亮麗。」她說。

隨著世博到來,杜拜還會走多遠、走多快?我不確定它狂飆高速公路的盡頭在哪,但可以確定的是,它還會帶給世界更多沙漠驚奇。

杜拜有座寶萊塢?

全球首座以寶萊塢為主題的樂園,不在印度,而在杜拜。事實上,印度外來人口占杜拜第一大族群,比杜拜本國國民還要多。印度電影在阿拉伯民族中深受歡迎,加上杜拜欲吸引亞洲觀光客的野心,杜拜有座寶萊塢,就不足為奇了。

寶萊塢樂園適合黃昏到晚上到訪,沿著印度風情街道建築,深入電影場景,欣賞舞者活力四射的寶萊塢舞蹈。周遭還有樂高樂園、水樂園和好萊塢樂園。《alive》特別推薦樂高樂園。杜拜哈里發塔、國際機場等經典建築都成了樂高小世界,樂高哈里發塔前同樣有音樂噴泉秀!搭乘潛水艇遊樂設施,海底世界的樂高,巧妙和活生生的魚群結合。就連不是樂高迷的我,也看得嘖嘖稱奇,大開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