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有權力的編輯。」這個頭銜聽起來很了不起,而佐伯格意外的避之唯恐不及。給他這個頭銜的是挪威最大報《晚郵報》(Aftenposten)總編暨執行長漢森(Espen Egil Hansen),就在頭版公開對這位臉書創辦人給了這項評論。

事情要從挪威作家艾格蘭(Tom Egeland)說起。他發了一篇貼文討論歷史戰爭意象,遭到臉書刪除,漢森當時就曾向佐伯格寫信表達憤怒。艾格蘭所謂違反臉書規範之處,在於用了黃公崴拍攝的普立茲得獎照片「燒夷彈女孩」;照片中的女孩滿臉痛苦與恐懼,正逃離燒夷彈的攻擊,一般認定這張照片正能看出越戰的恐怖。

這張照片之所以被臉書移除,是因為認定照片中有裸露不雅。但顯然,美軍向照片中的婦孺投下燒夷彈、造成他們痛苦,這件事實倒沒被認定不雅。

在很多方面,該事件只是點出我們都知道的事:臉書、推特和Google並不只是社群媒體平台。艦隊街(編按:過去是英國媒體機構的大本營)的編輯群及紐約的新聞大樓或許曾代表著「第四權」,是一種制衡當局權力的力量,但今天正在被矽谷取代。矽谷企業成了新的媒體龍頭(至於亞馬遜的貝佐斯,是直接把《華盛頓郵報》給買了下來,成為擁有者)。

有了Amazon Echo之後,我們是直接開口問Alexa(智慧音箱)今天有什麼新聞,又或者,我們會直接在蘋果的設備上瀏覽Apple News。

從推特到YouTube,種種平台都會串流播放各種現場實況、頒獎典禮等。彭博甚至已經推出內建在推特上的二十四小時新聞平台TicToc,配置有專門的新聞團隊,可見推特平台對新聞消費的重要性。

目前,臉書已經和新聞及娛樂公司Vox Media、BuzzFeed、ATTN與Group Nine Media簽下協議。如果真有「臉書秀」,會是什麼樣子?會用「按讚」來調整內容嗎?

流量、廣告商決定報導排序

過去親自前往全球各地的通訊記者和新聞機構,會不會由虛擬實境人像取代,可以直接在線上前往自然災害的現場(就像佐伯格用虛擬實境造訪一片殘破景象的波多黎各)?以後的普通新聞報導,會不會直接用AI來寫稿、無須再經過查證?而且,會不會連播報都由AI機器人來負責?也許,新聞主播這個職業會完全廢除;又或許,每個觀眾都可以有一個針對自己喜好量身打造的AI虛擬主播,就連播報的新聞內容與切入角度都是依據個人喜好所挑選。

在這樣對新聞業的蠶食鯨吞中,矽谷帝國也正在削弱一項史上最大、最重要的權力制約機制。這項機制過去制約著政府,而也有可能應該要制約矽谷。然而,專業、經過事實查核的新聞內容,目前在各種平台上卻是與未經查證的故事、使用者所寫出的內容並列。這些矽谷企業已經成為新聞的中介者兼策畫者,成為新聞傳播的主要管道。除此之外,它們還越來越成為新聞的製造者。

皮尤研究中心資料顯示,現在大多數美國人(62%)會在社群媒體上看新聞,其中有18%更是「經常」如此。與此同時,消費者正與傳統媒體切斷關係。千禧世代有40%完全只看串流媒體或網際網路。這樣一來,資訊的存取確實成為個人自由,但這時的重點就在於,演算法的排序會讓哪些搜尋結果排在上方,又會讓哪些報導成為熱門(常常是根據目前的點擊量、引起人們興趣的頻率,又或者只是單純有沒有買廣告)。因此,這樣的新聞就會受到民粹與驚嚇值(shock value)左右。

目前已經有反撲跡象。2016年,包括沃爾瑪、通用汽車、摩根大通、百事可樂、星巴克和嬌生在內的許多品牌,都因為自己的廣告出現在極端主義仇恨言論影片,與未經查證的使用者生成內容上,而選擇退出YouTube,使得YouTube母公司重新檢視業餘影片的管理政策。而在假新聞氾濫之後,臉書也聘請了CNN主播坎貝爾.布朗(Campbell Brown),希望與新聞機構改善關係。

然而,這一切就像是螳臂當車,報紙機構仍正在死去。在非營利組織看來,該做的就是撐住其中最好的機構,也就是要留住訓練有素、會做事實查核的記者,以及經驗豐富的作家。

諷刺的是,矽谷破壞傳統媒體力量的同時,如果想繼續維持身為重要消費品牌與文化影響者的地位,關鍵仍然在於報紙、電視和雜誌對矽谷的吹捧報導。畢竟,傳統媒體並不常和矽谷作對,除了像科技媒體Recode會打著妙語來挖苦,或是像《衛報》及《紐約時報》批評得比較直接,許多出版品其實是不斷對科技大加讚許。

矽谷創辦人故事,是在造神

只是近來確實批評聲浪升高,原因在於歐盟對大咖科技業者有所恐懼,對科技業逃稅與侵犯隱私祭出重罰,而亞馬遜收購全食超市(Whole Foods)的作為也隱隱有壟斷疑慮。然而,這些反對的聲音完全被淹沒在無數推崇科技的網站、雜誌、書籍當中。

媒體一向對科技公司態度軟弱,而科技公司也經常繞過媒體,直接發表聲明,不與記者對話,這種做法完全看不到矽谷聲稱的開放。英國《金融時報》科技、媒體及電訊總編馬圖(Ravi Mattu)表示,對於創辦人、對於要「改變」的說法,都會得到相當的崇敬。

現在市面上有一套極具威力的「創辦人故事」,與美國夢緊緊相連,讓人覺得「我們憑什麼批評這些人?」這些人白手起家,成了極其成功的創業家,而在美國的DNA裡,就是看重成功、看重創業。

與矽谷的接觸受到嚴格管制,而科技人彼此也有共識,認為最好直接和受眾談、不要透過媒體(這與川普總統所見略同),但同樣的,這是廣播,而不是對話。

《好萊塢報導》(Hollywood Reporter)執行總編貝洛尼(Matthew Belloni)發表演說談到矽谷媒體龍頭崛起之後,數位媒體領域對權力、影響及損害的想法有何改變,當時台下的觀眾有科技咖、地方高層、還有我,而他指出現今民眾並不信任媒體。

他解釋:「與此同時,民眾消費媒體的程度前所未見,只是方式有所不同。現在,陽光下的一切都是媒體,而且我們關注媒體的程度比以往都高。」

在貝洛尼看來,由於社群媒體無所不在,數位媒體環境力量驚人,個人現在擁有了遠高於在社群媒體出現之前的權力。任何人想說的話,放到自己的臉書、推特或其他任何地方,都會變得像《紐約時報》的內容一樣強大,「現有法律是不是也該反映這一點?」

小檔案_書名:矽谷帝國

作者:露西.葛芮妮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12月27日

露西.葛芮妮 簡介
智威湯遜內部未來及創新智庫「創新集團」(Innovation Group)全球總監。她是《 Campaign》雜誌的思想領袖專欄作家,為《金融時報》、《紐約每日新聞》等媒體撰寫未來主題文章,並發表演講,討論諸多生活領域的未來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