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行長應該會去接女兒吧?」攝影同仁出發到機場拍第一批撤港回台大學生前詢問,朋友們也來訊關心在港就學的小女狀況。

「讓聽得見炮聲的人做決策吧,既然她聽到炮聲都不怕,就隨她了。」這是我的回答,女兒說想多點時間在當地觀察,眾人訝異我的淡定。

身為母親,事關女兒的人身安全,這事能授權嗎?但女兒已經20歲,是成人了,該把這決策的權利交給她吧?這幾天,我天人交戰。

我是一個篤信猴子管理法則的人。這是威廉.奧肯提出的管理議題,所謂的「猴子」,指的是工作、責任、問題,因為人有逃避責任的天性,只要遇到困難或不確定,總是習慣問上位者,這事該如何處理?上位者只要一答題,「責任逆轉」就發生了,原本應該待在員工背上的猴子,立刻跳到主管身上,主管就自動降級成下屬的秘書,下屬不但輕鬆卸下責任,還逆向升級。

因此,「別讓猴子跳回你的背上」!從總編輯變成執行長,過去60天裡,辦公室各個角落、走道上,也有一堆想跳到我背上的猴子,小至馬桶、壁紙,大至業務運作、獎懲激勵,一不留神,我也常「中計」答題。這是組織裡常見的管理錯位,主管忙死,下屬閒死。

理論上,能當上主管者都不是笨蛋,那為何還會讓猴子跳上自己的背,成為「反授權」的對象呢?

根據我的觀察,原因一是求快。目標導向、行動導向的強勢主管,只要一被丟出問題,常會不假思索的給出答案,這是慣性。唯有強迫自己不給答案,練習把問題反拋回去:你覺得呢?你的建議是什麼?你想怎麼做?才能突破這制約。

原因之二,不懂忍耐。優衣庫創辦人柳井正說,「一旦把工作託付給員工,就要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勇氣,要懂得忍耐。」唯有放手,讓員工自己找答案,他才會當責;否則當事情出錯,他只須兩手一攤說,「這是當初你的決定。」

而這恰恰是領導效能的分野,因為「一個好的公司,是所有員工都把工作當成自己的事來做;不好的公司,是所有員工都把工作當成別人的事來做」。

原因三,也是最大的癥結,在於不願意埋單失敗的學費。工作可分層授權,但責任卻無法授權,一旦出事,主管必須概括承受。因此當主管不想承擔失敗,便傾向讓員工聽指令行事,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確保短期效率。但長此以往員工不思考,不做決定,組織陷入停滯,無法創新。

現在起,不妨數數看,你身上背了幾隻猴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