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五日,外送平台Uber Eats攜手台北市寧夏夜市,簽約獨家合作,消費者打開App,就能逛起「線上夜市」。

Uber Eats全球負責人德羅格(Jason Droege)現身夜市,首次來台灣的他說:「台灣外送業績太驚人,我說什麼也要來一趟!」

與此同時,它在台灣的最大競爭對手空腹熊貓(Foodpanda)也不甘示弱,宣布推出線上商城,與日藥本舖、家樂福等業者合作
外送戰爭從餐飲業打到日用品,身為共享經濟始祖,Uber能打贏嗎?

根據財報,Uber第三季單季虧損逾十一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三百三十七億元),今年累計虧損逾新台幣兩千億元,它自今年五月上市後,歷經股價、市值暴跌等挑戰,已裁員上千人止血。

母公司壞消息不斷,Uber Eats成為集團內的小金雞。成立短短五年,迅速拓展全球三十六國、五百座城市,是Uber所有部門中營收成長最快的,今年第三季營收約新台幣一百九十八億元,較去年同期成長六四%,目前已占Uber整體營收約一六%。


共享經濟恐泡沫化?
「已經找到獲利模式」

相較多數外送平台以購併方式拓展生意,強調科技應用的它,強調深度連結。比如,它想和商家的POS系統連結,成為科技夥伴;在用戶端,則推出會員訂閱制,讓消費者可同時使用叫車和外送服務。

這代表,它想打造起生態圈,建立競爭門檻,勢必得負擔更多投資成本。

眼前,它的難關是:遲遲未能獲利,共享經濟被視為泡沫化,投資人是否埋單?再者,強調與餐廳深度合作,平均每單抽成約三五%,但偏偏不少餐廳,抗議抽成過高。

面對商周提問,德羅格強調,外送是人類消費習慣的變革,未來的生活即是點擊手機,什麼東西都能送,「但大家對外送的疑慮,都太簡化且極端。」

關於共享經濟是否泡沫化,外界評論,共享經濟牽涉多方分潤,平台為吸引消費者,還祭出補貼方案,根本難找到穩定獲利模式。

德羅格認為,就是因為共享經濟的運作牽涉角色多,Uber Eats又多加了餐飲業者,光是要取得多方的平衡,複雜性相當高,但這可仰賴科技解決,比如他們透過數據分析,確保平台上的同類型餐廳業者,不會被彼此吃掉生意。

「我們已經找到獲利模式,前期的投資和補貼都在掌握中。」他透露,十八個月前,Uber Eats拓展二百二十個城市,其中將近一半、一百個城市已獲利。他說,補貼只是權衡之計,下一步,平台要比拚的是系統串接能力,屆時更能彰顯Uber優勢,「所以我並不擔心沒了補貼,就會失去消費者。」

餐廳抗議抽成過高?
「重點是餐廳怎迎趨勢」

至於平台的高抽成問題,根據路透報導,美國越來越多中小型餐廳開始與平台談判,希望能降低抽成。以中小型餐廳為主的台灣,衝擊面更大。餐飲POS系統新創iChef曾做財務試算,只要餐廳的外送營收占比超過總營收的三成,就會開始侵蝕獲利。

不少業者認為,未來餐飲業將加速兩極化發展,一種是強調體驗,另一種即是無實體店面的「虛擬廚房」,後者數目將暴增。

難道不能降低抽成嗎?德羅格說:「重點不是聚焦在數字,而是餐廳怎麼迎接這趨勢。」他說,包含平台和業者,所有人都在這場外送商機的前半段;後半段是,當無人車、無人機的運用更成熟,外送驅動的新商機將更多。

所以未來平台抽成會下降嗎?他說,無法保證,「因為平台也得生存。」他補充,目前平台每月活躍使用的全球餐廳家數有三十八萬家,是去年合作家數的兩倍。「如果真的有什麼巨大的獲利問題,不會有那麼多餐廳想合作。」

然而,政大商學院副院長邱奕嘉提醒,平台要建立起生態圈,並不僅是提供多產品、多服務,比如在電商發達的台灣市場做日用品外送,就並非上策;相反的,得圍繞用戶需求,切入不同細分市場,增加用戶黏著度。同時,也得設計與廠商的互利策略,避免陷入相互競爭的舊經濟思維中。

對此,德羅格說,最近Uber在美國市場與米其林廚師開線上餐廳,還開設烹飪體驗活動,就是要回應消費者的深度需求。他也坦言,過去平台花較多時間和大型餐飲業者互動,現在,他們與中小型業者積極對話,擬定全新外送策略。

換句話說,Uber的生態圈大計,可能更促使台灣餐飲面貌朝向連鎖化,傳統在地小館面臨淘汰挑戰。這當中,意想不到的商戰也正上演,就像寧夏夜市的攤商透過打群架,聯手與外送平台談到低抽成,反倒成了最大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