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貼紙公司,如何可以貼到股票上市,還成為全球自行車貼標大王?

走進台中西屯工業區政伸總部,會議室擺著各式樣品:具有溫潤感的皮革裝飾,能在燈光照射下反光的多彩圖紋,還有能讓電動自行車在黑暗中發光的紋路貼紙。

這些,都是政伸今年研發出的新商品,它可以貼在自行車與棒球棒上,出貨到全世界。

每年,該公司替包含捷安特與美利達等兩百個以上自行車品牌,提供品牌貼標。

創辦人兼董事長洪招儀是農夫出身,三十三歲那年,他為了養活五個孩子,在台中自家客廳做起了標籤生意。

起初,政伸和坊間許多印刷廠一樣,採用較無技術門檻的活字版印刷。政伸特助洪國智回憶,一九七六年,巨大創辦人劉金標找上門,告訴洪招儀,美、日有做質感較好的水標,只要政伸開發出來就下單。

水標是將圖案印在特殊紙張上,紙張泡水五秒至十秒後,將油墨轉印到車架(編按:最早液體媒介是酒精,後才進步為水),烘烤後噴上金油,看來就像圖案直接印刷在車架,不像自黏標籤,會有貼紙痕跡。

水標技術的好壞,在於黏著劑的技術,既要能附著在油墨,泡水後,還得牢固黏在車架上。

研發:自家浴室當實驗室
從美日廠手中,搶巨大訂單

為了做成巨大這筆生意,洪國智透露,當時洪招儀透過結拜兄弟引薦,找到日本水標紙張供應商,買回樣品。他把自家浴室當作實驗室,土法煉鋼日夜測試,「雖然有了這張紙,但日本人也不會告訴你Know-how,只能一直不斷去試黏著劑的比例,超過一年,才終於做出台灣第一套水標,開始供貨給巨大。」洪國智說。

政伸總經理李煜培說:這是踏入高技術階段的關鍵時刻。

但洪招儀的精神主張就是:「永不滿足」於現況。

該公司創辦四十六年,固定舉辦內部審議會議,從各部門吸取靈感、接收客戶需求,每年開發至少十個創新專案,只要客戶有需求,他們就試。

以將金屬做成標籤,拿下專利的「鈦閃標」為例。過去,金屬標籤只能以自黏方式貼標,對自行車架來說,不夠美觀。但政伸就用了十年時間實驗,才發展出此技術。

政伸成為了A-Team(台灣自行車產業聯盟)唯一貼標供應商,早期跟著巨大成長茁壯,超過七成營收來自自行車。

但這,還不夠!

十年前,政伸想把自己的貼紙,貼在其他運動用品上。

「很多企業不願意這樣做,我馬上吃得到的東西(指訂單),產能根本就不夠,怎麼會想去做那些?」李煜培說。

創新:不以貼標廠自居
當商品外觀問題的解決者

洪招儀這麼做,無非是想降低對自行車產業的依賴。內部員工透露,最初被分到非自行車產業的員工,「壓力相當大,訂單在哪裡都不知道。」

確實,前面幾年該部門都呈現虧損,但他還是沒有放棄。

他對內部說,別把政伸定位為做貼紙的公司,政伸要成為客戶商品外觀問題的解決者。

比如,世界棒壘總會認定的競賽用球棒品牌Easton,現有近九成球棒交由政伸貼標,過去,Easton球棒是直接將顏色印刷在木棒上。約莫十年前,它認為這樣的技術已無法滿足外觀需求,便找上政伸。

政伸不僅提供貼紙,還幫對方建置貼標的生產流程,確認烤箱要達幾度,才會貼得漂亮,甚至引導客戶使用新工藝,讓客戶知道,棒球棒商標可以有金屬色、彩繪的表現方式。

客戶可能得多花十塊美元跟政伸買商標,「但過去棒球棒一支賣一百美元,現在可以賣到五百塊美元,」副總經理張耀元說。

四十六年,專注做一件事情,政伸單黏著劑就有數百種組合,因應不同商品的製程高達九百多種,形成新進入門檻。「過去傳統木棒,競爭者大概花三個月、半年就能學到,結合不同工藝後,競爭者得花兩、三年才能做出,到時我們又加入新的元素了。」李煜培說。

現在,它還吃下高爾夫球具品牌TaylorMade生意,非自行車營收占比約二三%,毛利率也因差異化,能做到四六%。

對客戶而言,它的價格不是最優,但因為標籤占一台車的成本,只有○.五%至二%,大家會更看重它穩定出貨的價值。美利達副總經理鄭文祥直言,美利達貼標量很大,政伸出貨速度快,這讓其合自行車客戶南進,他們就跟去越南設廠。去年,還花了約半年淨利:三百一十五萬歐元(約合新台幣一億一千萬元),買下荷蘭自行車貼標大廠。

荷蘭人工薪資昂貴,一個印刷技術員,平均年薪新台幣一百四十萬元到一百五十萬元,「絕對不是希望創造多大獲利,(而是)藉由這樣的服務,提升布局的廣度。 」

用不滿意現狀,去換未來。這是政伸靠一張五十元小貼紙,創造逾十億營收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