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芳水果茶捲入反送中風波後,董事長柯梓凱首度對外告白。

十一月九日下午,他在兩岸最大創業者社群WorkFace的年會中登場。上台前,突然湧入的多家媒體,讓現場籠罩一股心照不宣的微妙氣氛。

他一現身,立刻捅破那層窗戶紙,大方自嘲;自我介紹時,甚至說自己最近的新綽號是「賣國賊」與「台灣吳三桂」。

這個稱號從何而來?媒體又好奇什麼?這必須追溯回八月五日。

那天早上,適逢香港反送中罷工,位在遊行路徑中的一芳中環店,門口貼出一張A4紙,寫著「與香港人同行,休業一天」,隨即被轉貼上微博,引發軒然大波。四小時內就被轉發了七百多萬次,外送平台餓了麼更來電告知,必須將一芳下架,形同斬斷中國市場近五成營收。

一片混亂下,柯梓凱允許中國代理商發文止血。然而,聲明中出現的「堅決維護一國兩制,堅決反對暴力罷工」等字句,又引爆了台灣與香港網友們的怒氣。連續幾天,不僅一芳成為政論節目的熱門談資,柯梓凱更坦言:「我一夜之間,就從成功創業家、台灣之光變成賣國賊了!」

「要在不同地盤做生意,
得尊重人會有不同的角度」

事件爆發迄今,他始終保持沉默,終於選在百日後現身,還原當時狀況,也坦白近日來的心境與衝擊。本刊在他演講前,取得獨家專訪,以下是訪問概要:

問:事件發生到現在,一芳究竟損失了多少金額?受到多少影響?

答:從八月五號到現在,業績至少損失超過五千萬,我還另外支出了三千萬,用來做加盟主和供應商的補貼(編按:上述兩項合計約占年營收三%)。台灣關了三十家店左右(編按:約占全台總店數六分之一),兩岸三地業績都往下掉。展店數字也下修了,原本預計今年全球破兩千家,現在變成一千六百家,短中長期的規畫都受到很大衝擊。

海外部分整體還在成長沒錯,但只要是有華人的國家,都受到影響。例如英國倫敦比斯特村(Bicester Village)也關了一間店,因為太多網友發信灌爆了商場官網,商場就要求一芳,要在兩週內撤出。


問:你這段時間的心情?

答:我其實都把它當成是早晚會遇到的事,我有心理準備。之前吳寶春師傅和85度C出事的時候,有朋友問過我的看法,我當時就回他:「早晚輪到我們家。」差別在於,他們遇到的是雷陣雨,我們遇到的是颱風。

但你要說我們運氣不好嗎?我就是盡量樂觀。如果我今天當上班族,去坐辦公室,那我就不會遇到這種麻煩事,但我選擇了創業這條路,所以我都告訴自己,人生別想著公平,本來就是你自己選的,遇到什麼都是理所當然。

問:那八月五號微博聲明,是不是你同意後才發布的?

答:(看了記者秀出來的聲明後點頭)對,這個應該是。

我們當時參考了很多藝人的發法,他們大概都有三個聲明:香港加油,反對暴力,支持一國兩制。我當然知道發那一篇會有風險,可是我經營一個品牌,要在不同的地盤做生意,就得尊重不同人會有不同的角度,大陸要維護大陸的業績,香港要維護香港的業績,這對我來講,是很難的決定。

問:發現事件越演越烈後,你當下怎麼處理?

答:那一週內,台灣門市的業績大概掉了七成。當時我覺得,店數大概會從一百八十幾家掉到個位數了。反正最壞打算就是從零開始。

但老實說,當時非常緊迫,必須在很短時間內做出很多決定。我的安撫順序是員工、廠商、加盟主、朋友跟家人。那些過去曾因為一芳賺到錢,現在可能會承受損失的得先處理,例如賣牛奶的小農,他都備好貨了,上面都印了一芳的logo,就算業績掉七成,我們還是得買下來。

「台灣之光變賣國賊,
但我做的事其實一模一樣」

問:很多人批評,一芳在微博上發了這樣的聲明,招牌上卻印著台灣水果茶,根本是在消費台灣。你怎麼回應這樣的質疑?

答:(沉默了五秒才回答)消費台灣……,你覺得,這到底算行銷台灣還是消費台灣?

這段時間我很感慨,一芳全球每天大概賣出七十萬杯水果茶,我至少讓「台灣」兩個字,每天都被七十萬人看到了。

我盡可能讓我們的產品都是MIT,也等於讓台灣農產品銷售到全世界。我們每年採購農產品的出口數字,光茶葉就兩億元,鳳梨醬一億五千萬,芋頭四千萬,粉圓六千萬,韓國瑜賣幾顆芭樂,就可以講成這個樣子欸!

很奇妙的是,以前大家會說,哇這麼基本的飲料,你可以賣到全世界,你是台灣之光,可是一夜之間,我就變成賣國賊了,但我做的事情其實一模一樣。我的臉書也被灌爆,有人留言「你是台灣吳三桂!」下面就一堆人+1,甚至連我住的地方都被肉搜出來。

我點進去看,發現很多都是小朋友或大學生。我覺得這需要時間吧,他們以後出社會,或者開始做生意,也許會比較知道我當下的心情,一個風吹草動,就可能有一個市場再見,上千名加盟主沒工作的感覺。

「如果重來,真的很難更好
只能說每步都有改善空間」

問:如果整起事件重來一次,你覺得會有更好的做法嗎?

答:如果重來一次……(一個一個步驟回推,想了約兩分鐘後才回答),我覺得真的很難。香港那張A4紙貼出來,後面就是無可避免了,我想不到其他路徑,只能說我做的每一步,可能都有一些改善空間。

如果今天換成別的企業家,或者別的飲料品牌,我想他的發展路徑也會跟我一致。因為講實在的,沒有一個(餐飲業)老闆能承受外送平台下架,營收五成消失的風險,他就一定會做這樣的決定。

「產品力夠獨一無二,
才可能不受政治局勢壓力」

問:你在台灣的店數才一百五十幾家,中國卻有一千多家,有沒有想過乾脆放棄台灣市場算了?

答:一點都沒有考慮。

過程中當然也有朋友跟我說,台灣你就給他放棄掉,把這部分的資源移到大陸做生意,或者拿去拚歐美市場,可以做得更大。但是,我現在雖然做全世界的生意,其實一年還是有三分之二時間都在台灣,只有三分之一跑其他國家,我的生活就是在這裡,如果我今天對這塊土地沒感情,大可以去長住海外啊。你看我一年在台灣繳的稅有多少?

我不覺得自己沒做錯任何事,但在這一塊,我真的是被誤會了,這需要一點時間去證明。

問:一芳爭議事件爆發,也讓不少來往兩岸的企業家戰戰兢兢,怕踩到地雷。對此有何建議?從這件事學到了什麼?

答:從日本回來那天,我就接到一個知名企業家前輩來電關心。他跟我說,如果你期待公司至少成為一間五十年的企業,那這次的風暴,不過就是五十分之一,如果你的產品力夠強,就會反彈回來。產品力還是最關鍵,只有你的產品夠獨一無二,不可取代,才有可能不受到政治局勢或任何外在力量的壓力。

現在,不止兩岸三地在吵架,韓國跟日本競爭,也讓優衣庫在韓國被抵制,甚至有幾家店暫時停業。以經營企業來看,我只能建議格局放大一點,把商品做到夠強夠穩定,因為只要你經營非單一市場,就有太多事情不可預測。

一張A4公告,逼倒一芳16%門市

2019 年
8/5 

• 香港分店公告「與香港人同行」,中國網友不滿
• 一芳官方微博聲明「支持一國兩制」,台灣網友不滿
• 伊通店等加盟主發文抗議總部立場,被譏「一芳各表」

8/6 

• 總部聲明,強調恪守品牌原則,不參與政治
• 一芳總部推支持方案,每週送現金協助加盟主
• 臉書粉絲團「台北惡棍」貼文攻擊一芳

8/9 一芳效應,促使貢茶、CoCo都可等數十家台灣手搖飲品牌先後表態

8/29 柯梓凱宣布控告台北惡棍

9/9 一芳推出抽百輛Gogoro活動,搶救買氣

11/9 柯梓凱接受商周專訪,證實損失超過5千萬元,台灣已關閉30家店

整理:蔡茹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