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版《土地管理法》明年1月1日生效,將有條件放寬農村土地過去不可交易的限制,這波改革將對中國經濟產生怎樣的影響?

家裡有本阿公傳下來的族譜,當中把祖輩在什麼時候、哪些人,從漳州移民到台灣交代得清清楚楚,上週末專程帶爸媽踏上尋根之旅,一償他們多年的夙願。

不可思議的是,我們居然在漳州偏遠的山溝裡,真的找到了族譜上所謂的老家,還在這個小村莊中發現了自己的宗祠,驚訝之餘,透過附近老人得知,一百多年前因為人口多了,土地不夠分配,沒有「家底」的族人,只能漂洋過海到台灣尋找新的耕地。

土地對農村的重要性不可言喻,沒有地可以種田,農民就要餓肚子,這也是為什麼對擁有近6億農民的大陸政府來說,如何處理好土地問題,讓農民有地可種,有飯可吃,比什麼都重要。

因為社會體制的特殊性,大陸土地除了「國有」外,農村的農地多為「集體」所有。所謂「集體」,就是類似台灣基層的農會組織,也就是說,大陸的農地都是由農村組織共同所有,不單屬於任何一個人。

和工業、住宅、商場等土地的使用權,被允許進入市場自由交易相比,大陸官方對農地的買賣則是幾乎禁止,但明年1月1日生效的新版《土地管理法》,有條件放寬農村土地過去不可交易的限制,這對大陸農村將帶來一定程度的變革,很多人都好奇,有限盤活的農地,將對大陸經濟產生怎樣的影響?

大陸知名經濟評論家葉檀,在談論中國經濟新機遇的《大破局》一書中估計,農地不管是以何種形式被允許進入市場交易,總價值將超過人民幣200兆元,這數字是大陸2018年GDP人民幣90兆的兩倍以上,也是目前大陸3兆美元外匯存底的近10倍,如此鉅額的土地「家底」在未來幾年逐漸變現,再透過內需市場的乘數效果,勢必成為拉動大陸經濟的另一個重要因素。

如果房屋是麵包,土地是製作麵包的麵粉,那光是看到大陸還有這麼多麵粉可以拿出來賣,雄厚的「家底」足以讓人羨慕不已,別忘了,台灣經濟就是因為當年「三七五減租」和「耕者有其田」等土地改革,才奠定日後經濟高速成長的基礎。

所以分析大陸經濟的未來,不能不考慮「存量」因素,其實根本不用把全部的人民幣200兆「家底」搬出來,只要新版《土地管理法》能推動1/10,也就是人民幣20兆的農地進入市場,那就幾乎等於滬深A股市值的一半了。面對如此的改革紅利⋯⋯

我們怎麼能不在乎?

責任編輯:林思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