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煒,星宇航空創辦人,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的二房獨子。

他也是媒體寵兒,大家最愛用「王子復仇記」,描述他被大房拔權後,再創業的一舉一動。

坦白說,在商周採訪團隊飛到德國漢堡前,我對他的印象,也不脫上述框架。

直到主筆蔡靚萱在群組內,冒出這句話:「我昨天拿名片給張國煒的時候,有被他感動了一下。」

「你知道嗎?他穿著星宇的機務制服,後口袋插著布手套,一身黑手樣。拿到名片後,他先在身上摸一摸,顯然沒有適合放名片的口袋,只好東掏西掏,終於摸出一個隨身小袋子,再很慎重的收進裡面。要是一般老闆,大概就把名片隨手放桌上,然後忘了吧。」

「我覺得他是打心裡希望,讓跟他接觸的人,都有被重視的感覺,這已經是一種習慣了。」採訪經驗20年,見過無數大老闆的靚萱點評。

看完他們3萬字的整理稿後,我才理解,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他,為何會養成這「習慣」?他說,「我真的很需要朋友。」

這是一段外界不知道的歷史。

原來,張國煒從小已被登記在張家戶口名簿內,以「領養」方式入籍。

一次,同學偷看家庭資料,得知他被領養的身分,嘲笑他是「私生子」,就開始糾眾霸凌,直到他國中畢業。

這讓孤單的他,後來很喜歡窩在機棚,與大家一起打仗的感覺;新人來,他帶隊去吃羊肉爐;飛機馬桶不通,他戴著手套就伸手挖。每台飛機退役前,他必會親自歡送,並且親吻機身,感謝它的付出。

機棚,成為他的另一個家,沒血緣的同事,反成真兄弟。

人生這麼無常,張國煒是怎麼看開的?

他說,自己早學會:「活自己,不要活別人。」

與其在乎他人眼光,不如認真生活,真誠善待周遭人。

比起當復仇王子,我更欣賞張國煒現在的追求:成為自己飛行帝國的國王。

畢竟,比復仇更有威力的,就是活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