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他從沒對外談過的一段往事。

當外界都以為,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刻意隱藏二房獨子張國煒,直到他大學畢業才「見光」,大房與長榮高層才知道,張榮發有此么子。

但其實,張國煒從小已被登記在張家戶口名簿,以「認領」方式入籍,大房與長榮高層也知情。但也因為同學偷看家長資料欄,得知他的身分,嘲笑他是「私生子」,揪眾欺負,直到他到國中畢業。

進入長榮後,人生好不容易步向高峰,35歲當長榮航空總經理,43歲升為董事長,卻在2016年3月,父親逝世後,被親哥哥突襲解除董事長職務,趕出集團。

出身、家變,讓他嘗盡人情冷暖。他坦承,從小很lonely(寂寞) ,所以特別愛交朋友。以下是訪談摘要:

被霸凌的二房之子
「父親欄寫張榮發,同學一樣笑你,
說張榮發哪有你這個兒子!」

問:你是獨子,媽媽有把你捧在手心嗎?

答:我媽不會。我小學一年級就坐公車(上學)了,早期我住民生社區,讀敦化國小,要搭262或是○東上學,所以我很獨立。

問:你念公立小學、國中,所以也把你兒子從私立小學轉到公立小學,為何不像很多老闆,把小孩送到貴族私校?

答:我們就是人啊,不然你要怎樣。這個就是你們刻板印象,為什麼一定要像那些公子哥一樣的觀念?

問:你念書時,念公立學校,媽媽會要你低調點嗎?

答:會啊。早期那個社會,也不太接受二房的小孩啊。

問:你同學會不接受嗎?

答:學校那些學生,他哪管你這麼多,就說你是私生子啊。

問:有被霸凌嗎?

答:(同學)就在那邊念,張榮發哪有你這個兒子啦!

問:這什麼時候的事?

答:國中啦,(我)很低調,但學校還是叫你寫家裡資訊,同學就看到啦。

問:幾歲知道你是二房小孩?什麼感受?

答:從小就知道了。像是家長會,爸爸都不會來,很多很尷尬的地方。我這種年紀,小時候的民風很樸實的,幼稚園還好啦,小學以後就會感受到這種(爸爸沒有來)差異。

問:同學笑你是私生子,你很生氣?

答:我怎麼會是私生子,我爸有領養我啊!可是你要不要去跟他爭這個事情?同學就是要找你麻煩,你跟他爭這事情,你講不完的啦!你只能忍住。然後給自己信心,你也不去跟他拜託,拜託只是惹事而已,是不是?

這群人不會放過你哦!不要以為說,啊,我拿出東西證明說我父親欄寫張榮發,他一樣嘲笑你,小孩子在虐的時候就是這樣,他心智就是這樣,(他們認為)你就是私生子啊!

你越反抗,他們就越要講。說他(張榮發)只有三個兒子,哪有你?你心裡會不會難過?這個你很難去體會的啦!

問:你在學生時代有想過可能接班嗎?

答:沒有啦,二房接什麼班啦!

問:如果父親欄填張榮發,代表大房應該早已知道?

答:老早就知道了,我就掛在那邊啊。現在是認生父、生母,早期非婚生子登記要用領養的方式,我身分證上父親欄就是張榮發啊。

問:媒體先前報導,你被刻意的藏起來,長榮集團都不知道?

答:之前只有長榮的高級主管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總經理、副總都知道,每年過年他都會到我們家吃飯。也沒有說怎麼樣藏起來,就沒有刻意的公布,等我進長榮後才公布。

被哥哥忽視的隱形人
「我說『哥哥好』,他們沒回,
他們是山、是天,我是什麼咖小?」

問:第一次見到你哥哥是什麼情形?

答:我畢業後進長榮才見到哥哥,我說哥哥好,他們沒回,他們個性就是這樣,他們是山啊、他們是天啊,我是什麼咖小?

問:談談家變吧,2016年3月11日你去新加坡,被閃電拔掉長榮航空董事長一職,返回台灣的飛機上,心裡在想什麼?有心煩到無法闔眼嗎?

答:不會啦!我早就把劇本想好在那邊等了。我只是覺得不需要這樣,你不當我兄弟,我還是把你們當兄弟啊!

問:你還有跟長榮的人聯絡嗎?

答:哪有可能!我現在到機場,(長榮)大家看到我都落跑,不敢打招呼。不是說我不搭長榮,我不想讓(長榮)員工困擾,因為我每次搭,他們都要寫報告給上面,說我在(飛機)上面幹什麼、為什麼來搭長榮。

我覺得莫名其妙。跟你講一個活生生例子,有次為了去台東開安捷(飛行訓練),就只有立榮飛,我坐立榮就不得了了,(內部的人)要寫報告,第一個我為什麼坐立榮,第二個我在那班飛機上面講了什麼話。

有需要這樣嗎?弄到最後不要去坐啦,你整死大家啦。何必呢?大家那麼困擾,有必要嗎!

有時候我會覺得很感慨,好歹我在那邊也做牛做馬,把公司弄到像個樣,你們有必要這樣對我嗎?好歹大家打個招呼吧!說穿了,我現在還是第三大的大股東耶。

厝裡的事情也不要再去搞哪個,人家對我們這麼無情也沒有辦法,咱就做卡好一點。

嘸法度啦(沒辦法)!有時候想說,我承受這些幹什麼?我都盡心盡力幫你們做啊?我有什麼不對?我都幫你們弄好了,我也沒欠你們什麼啊,你何必這樣對我?

我只是覺得,他們自己一家,我們自己一家就好了,大家分家分一分。我就維持一個「弟恭」就好了,就當小弟,對嘸?你不當我兄弟,我還是把你們當兄弟,人家不欣賞我們,我們就自己鼻子摸一摸,自己做自己的,欣賞自己就好,對嘸?對社會ㄟ過(有交代)、對老爸ㄟ過、對家族ㄟ過就好,其他的不重要了。

問:你經歷過這些起伏,有什麼體會?

答:活自己,不要活別人。我不care(在意)別人怎麼定位我,我跟你講,你很在乎的話,你會摔得很慘。

人都是攀炎附貴,現在大家都一面倒講你好,等到你明天出事,大家又一面倒罵你。大家都說小K(張國煒綽號)好,但一輩子都會講小K好嗎?麥憨啦(別傻了)!

別想太多,很多都是假象,現在受歡迎,不代表一輩子受歡迎,最重要的是,把自己做好。

我不怪背叛我的人
「人家有家庭要活,你能怎麼辦?
能來我這的都很感激了。」

問:既然看透這些,你還能信任人嗎?

答:因為從小我一個人長大,我很喜歡跟大家接觸,我喜歡大家都是好朋友的感覺,我真的很需要朋友。

我跟你講啦,一個人真的很孤獨,更不用講說我是私生子長大的,講難聽一點,I need friends(我需要朋友),就是這樣啦。

可是我現在活到五十歲,有時候也是對人很失望,你對人家好,結果大家西瓜靠大邊,你沒有那個勢了,大家就鳥獸散了,你對人家好,人家會感激你嗎?放屁!

只有你的家人、爸媽才是你朋友,兄弟都不見得是你永遠的兄弟,爸媽不在,大家就吵架了。

問:所以,你恨那些在家變中背叛你的人嗎?

答:我也不怪他們,因為坦白說,人家有家庭要活,不是大家都衣食無缺,如果老婆反對,你能怎麼辦?

不要想太多,能來我這(星宇)的都很感激了,大家一起拚,留下一個美好回憶。人生就是這樣,做你該做的事,能做就做一做,了不起下輩子再重新做一次。我覺得盡全力就好,不要想太多,未來也不是你能掌控的,只要你覺得對了,就往前衝。

問:有人放棄長榮退休金,來跟你打拚?

答:對啦,那些機務人員是真兄弟了,孫德昌(星宇首架飛機的監造檢驗主管)就是啊。

問:他們真的對你有情有義?

答:這樣壓力反而比較大,他們棄械投降來我這裡,我有責任耶 ,怎麼可以人家這麼挺我,然後我給人家弄一弄,然後梭哈說我不玩了,對嘸?

這個責任是很大的,要對得起人家,決定要做了,總要給人家一個交代,要讓人家養家活口啊!那這個不就是個壓力又開始了,對不對?

問:談談你對飛機的感情。聽說你在長榮,不只親自接機,飛機除役時,你都在機場送機,揮手目送它離開?

答:對啊,我還去親機體耶!

問:親哪裡?飛機很高耶!

答:那是寶貝耶!怎麼會親不到?機腿親一下也可以,你要對它有產生感情啊!人家做牛做馬24小時幫你飛了12年,它要退場,不用感謝它一下嗎?雖然它是冰冰冷冷的機器,但我充滿了感謝。

問:有哭嗎?

答:沒有啦!這樣就哭?我被我爸趕出去我都沒哭了!

問:什麼時候會哭?

答:國中被人罵私生子的時候有哭,但哭能改變什麼?有人會幫你什麼東西嗎?每次遇到一件事情,就會讓自己更堅強,就是這樣子,是不是?人的成長就是這樣子,不知不覺中你只能往前看,怨嘆嘛嘸效啊。

我跟你講,人家不會無聊到幫你啦,不要有那種遐想,永遠要告訴自己,要自己去承受,誰要幫你?人家有什麼義務要幫你?

問:看你笑口常開,似乎滿開朗的?

答:我很累的時候,你們統統看不出來,我其實三天沒睡覺,他們(員工)統統看不出來。

放著百億身家拚命創業
「把兄弟兜來星宇,因為我很lonely,
最快樂時光,都是跟員工在一起。」

問:家人沒反對你創業嗎?

答:我媽就反對。我只是覺得,我爸好不容易培養我到我有這樣的能力,其實(不繼續做這行)是滿浪費的。

也有很多人說,你老爸給你錢,你有什麼了不起?我很想回他說:幹!你老爸如果給你錢,你也不會去做這個事,早就花天酒地不知去哪了。

哎,我有一、兩百億,還願意拿出來做事情,也是一種勇氣好嗎?99%的人是不願拿出來的,對嘸?我是吃飽太閒,還要在那邊躺在地上看(檢驗)飛機,就買一台來自己玩就好了啊!

問:你不愁吃穿,何必那麼拚?

答:我是真的可以不用做事,我沒有生活的問題。對我來說,把兄弟們兜一兜集合來星宇,我喜歡交朋友,因為我自己很lonely(寂寞),以前最快樂的時光都是跟這些員工在一起,大家一起解決問題,包括如何選材料,雖然很忙、很累,但很有成就感,跟大家完成一件一件事情。

我沒什麼娛樂,我也不會沾酒家,我的重心幾乎都在公司,都在這些aviation(飛航)的東西上。

問:不怕失敗嗎?星宇這場仗是小蝦米對大鯨魚。

答: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任務。郭台銘30年前,也是沒沒無聞,有些東西都很傳奇,現在回想起來,不知道抓到哪一筆就做起來的。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宿命,冥冥之中,老天爺幫你都不知道。既然決定要做了,就盡最大努力,把它做好,每個人任務就是這樣。會不會成功?我覺得一半也是看天命,有些人原本被人看衰,但最後也是很厲害。

問:員工說你是陽光男孩,開飛機時就會放晴,我想到一個標題形容你,衝破雲層的陽光男孩。

答:這標題好low喔,好像那種長不大的,哎,我50歲了耶,還陽光男孩咧!

問:那要叫「衝破雲層……」的什麼?

答:乾脆叫「衝破雲層的倒楣小孩」,哈哈哈啊……。(長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