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全球車廠最有名的領導人、有著濃密白鬍子的戴姆勒前總裁蔡澈(Dieter Zetsche),在全球媒體的眼前,將自己桌上印著董事長的桌牌,推到了康林松(Ola Källenius)面前。

小檔案_康林松

出生:1969年
學歷:斯德哥爾摩經濟學院金融會計碩士、聖加侖大學國際管理碩士
經歷:賓士AMG副總裁兼董事總經理、賓士美國總裁兼CEO
現職:戴姆勒集團總裁


這是很重要的傳承,當年,蔡澈帶領賓士超越BMW,成為全球銷量最大豪華車品牌;現在,康林松要征服的,卻是沒有燃油車的未來。

「與德國其他汽車製造商一樣,戴姆勒陷入銷售放緩,以及開發電動車和自動駕駛汽車投資增加的困境。」《華爾街日報》報導,這導致戴姆勒繼金融海嘯以來,首次單季出現高達12億歐元的虧損。

賓士創辦人在133年前,發明了人類史上第一輛汽車;如今,依照規畫,3年後賓士也將是全球車廠裡推出最多款電動車的品牌。

金融財務背景出身,也是這家德國企業第一位非德國籍的總裁,康林松要如何在龐大投資與獲利間,取得平衡,帶領賓士走到未來?

9月,在全球最大的法蘭克福車展,康林松接受本刊採訪,以下是內容摘要。

貿易戰,像丟了另一顆骰子進來……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全球車市受貿易戰影響而疲軟,同時又正經歷典範轉移,你在此時接任,能否談談你的壓力?

康林松答(以下簡稱答):現在真的是在汽車製造歷史的轉捩點,感覺像是我們必須要重新發明我們的發明。

同時,貿易戰,就像是丟了另外一顆骰子進來(指不可控的變數)。但,現實就是現實,我們必須面對。

我在這個產業已經26年了,從不曾看過像現在有這麼多起伏、這麼多挑戰,同時也是這麼多機會的時刻。

問:電動車、共享和自駕技術同步發展,你認為,未來汽車產業會有什麼變化?

答:電動車主要是受政府監管措施而發展,這些政策的激勵措施,正在急速改變消費者的行為。

現在全球車市規模大約一年8500萬到9千萬輛,我們來看基礎建設,如果要提升電動車或燃料電池車的市占率1%,那會需要很大很大規模的建設。

我們也投資在移動服務上,包括共享(品牌名Share Now)、充電、叫車、停車服務。這塊業務成長很快,是一個我們密切注意、並且想要占有一席之地的市場。

至於自駕車,它將改變遊戲規則,是有趣的方向,但也有不確定性。

就投資方面來說,現在資金密集度是很高的,我們得很小心成本架構,並且追求效率。

我們的策略是,數位化所有的事情。在瑞典,我的國家,我們線上線下都有直接銷售的模式。我也相信,未來10年,行銷和銷售模式,將因為科技而出現重大改變。

問:要同時投資這麼多領域,賓士在產品方面有什麼調整?

答:在EQC(賓士第一輛量產電動車)我們增加了一些車款,但我們有一個簡單的原則,不要只是為了開發新車款而開發,必須符合經濟效益。

轉型需要投資。因此,我們也需要在其他領域尋求更多獲利。

當今科技變化太快,現在有鋰電池、燃料電池,還有一個如黑洞一樣未知的合成燃料(編按:將擁有能量的原料,如煤、頁岩油、碳、石化材料等,藉化學變化合成新燃料,如Bosch正在研發)。

我們很確定要發展鋰電池與燃料電池,但我不想斷言,未來20年會是哪一種科技當道。

跟BMW合作,兩團隊加快共享服務

問:你提到移動服務,是將自己的車輛共享事業Car2go,和競爭者BMW的DriveNow合併而成,為什麼和敵人合作?

答:我們希望創造規模經濟,快速建造移動服務。舉例來說,共享等服務(在蒐集數據時)會衍生出許多個人資料保護問題,我們(賓士跟BMW)就投資兩個非常能幹的工程團隊,解決無線傳輸資料的隱私問題。這兩個團隊說一樣的語言,讓這項服務進展很快,我們兩家公司都能獲益。我相信,競爭和合作能同時存在。

問:過去車廠有自己的衛星體系,是相對封閉的,未來,你們對外合作會更多?

答:轉型要成功的方式之一,就是聯盟。

過去5到7年來,汽車工業和科技產業也正形成聯盟,我們第一次去CES(消費電子展)是2008年,那時人們還會問,做車子的來這裡幹嘛?

當我今年去CES就發現,科技公司都已把車輛當作展示的場域。

今天,車子是最終的移動設備,(加上自駕科技後)車子會成為你的第三生活空間(指工作和家以外的地方),在5G時代,因為自駕技術的普及,做為第三空間的汽車,也會更具有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