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個沒有財經背景、被譏為「最黑的馬」的金管會新科主委,兩年間,顧立雄用律師經驗治理金融,竟贏得業界掌聲。從最外行,到滿意度最高,他是怎麼做到的?

在監理面,「我最肯定他的,是他敢動保險業的根,」曾任金管會委員的交大財務金融研究所教授葉銀華說。

在開放面,一位金融科技業大咖說,過去接觸過的六任金管會主委中,顧立雄與前任主委曾銘宗對金融創新態度最開放,並列他的最愛。

就連藍營立委賴士葆最近質詢法務部長,也特別拿心目中的「好官」顧立雄出來對比,要他學著「政治少一點、專業多一點」。

「很可能是史上最好的金管會主委,」一位金融周邊機構董事長評價他。

逼保險業還錢給失聯保戶
「我是從消費者的觀點」

他到底做對了什麼?這天,商周採訪團隊,在顧立雄緊湊的行程中,於立法院質詢結束的午後,進行專訪。忙到沒時間套上西裝、打領帶,他以白襯衫現身見客。少了西裝遮小腹,失控的腰圍證實,他就任後胖了8公斤,並不是謠言。

他在金融監理面對保險業揮出大刀,最令人稱道。

近來最有感的,莫過於金管會勒令,要保險業者把失聯保戶的理賠金,全數吐出來。在過去,由於保戶搬家、移民、改名等原因,只要兩年找不到人,這些錢都成了保險業者的收入。

「奇怪咧,你在收保費的時候,怎麼就不會沒有update(更新地址資料)。只有在付錢的時候,你就不知道要找?」顧立雄說,函令一發,短短數週內,失聯的100多億保險金,已經有80億找到人了。講到起心動念,「我是從消費者的觀點,哈哈哈哈哈哈。」連續六聲大笑,是他的招牌。

葉銀華細數他三大政績:為了避免保險業系統性風險,限期增資,這是強迫大股東掏錢;為控制海外投資風險,限制保險公司投資國際板債券比重,如此一來,限縮保單的利率,等於讓保單變難賣;為避免投資性的資金大量流向保險業,要求保單要提高人身保障比例,這麼一來,保單更難賣。

「這有動到保險公司獲利的根,但保險資產實在成長太快,這個必須要做。」他分析。

這些擋人財路的措施,是之前數任主委沒人敢做的。針對南山人壽的系統更換等亂象,金管會光是今年,就累計開出5460多萬罰鍰,刷新金融機構單年罰金紀錄;勒令南山董事長停職兩年,也是史上最重罰則。

這難道只是「撿到槍」,門外漢較有膽?

小檔案_顧立雄

出生:1958年
學歷:紐約大學法學碩士、台大法律系
經歷:萬國法律事務所合夥人、立委、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
現職:金管會主委
知名辯護案件:蘇建和案、趙建銘台開案、國務機要費案、太電掏空案、洪仲丘事件洪家義務律師


對外強硬、對內謙卑
「我邏輯強,專業幕僚補足」

「當初他接任金管會主委,我也捏了把冷汗。」顧立雄好友、立法委員尤美女說,所有人都在看好戲,但他白紙一張,反而沒有包袱。

他倒是不覺得自己是個完全的路人甲。「第一,我是律師,我有長期的(法律訴訟)個案經驗,」他強調。的確,不論是股權爭奪戰、刑事官司上財務數字舉證,他老早就站過第一線,知道箇中「眉角」。

「第二個我的邏輯夠強,事理清晰,判斷事理之後就決定了。」他認為,邏輯、決斷,是當主委第一要務,專業則可由幕僚補足,「可以透過他們(指金管會員工)的專業來補足我的財務知識……,他們都是專業的!」

法律界都知道,顧立雄對年輕律師頗為嚴厲。「他在法律專業上很堅持、非常計較。」尤美女觀察,但金融不是他的專長,因此會謙卑一點、和善一點。

旗下官員也樂於長官對內謙卑、對外撿到槍,這正好讓幕僚可發揮專業。例如尋找失聯保戶發保險金,就是保險局提案、顧立雄馬上拍板。「我相信(三大政績)也是保險局提的,而他願意支持。」葉銀華說。

換句話說,這位金融菜鳥交出漂亮成績單,並不是有神秘的幕後高手指點,而是兩個態度:一,能聽進專業意見;二,名律師身分讓他不怕卸任後沒舞台,也較放得開,敢得罪人。

一位退休的金融界高層私下評比,比起過去所有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施政時,顯然較沒有為個人職涯出路考量的「得失心」。

政治菜鳥當官,最怕進立法院。但他走立法院有如走「灶腳」(台語,廚房),遊刃有餘。他說,當律師就常常參與遊說立法,「我以前都是聽立法委員的,現在都是(被問)主委有沒有什麼意見,哈哈。」放下大律師身段,讓他與立委互動不錯。

金融監理、創新都做
業者:「他開放態度算積極」

「雖然他(顧立雄)還是有點意識形態,但他的態度是可以接受的。」國民黨立委費鴻泰難得對綠營官員給予正面評價。前陣子因為金管會發放純網銀執照,從開放兩家變成三家全上,費鴻泰很有意見,把評審委員一一找來問明白。顧立雄一聽到風聲,立馬親自上門解釋,「他當金管會主委後,身段放滿軟的。」

對於這位非主流主委的操守,費鴻泰也給予肯定,說自己在財委會待久了,有什麼風吹草動,都會收到通知,有沒有牽涉到利益輸送等,都在觀察,「目前都還沒聽到什麼事情。」

除了金融監理被稱讚,「我覺得我金融創新也做得不錯啊!」顧立雄忍不住自己補充說,一上任就碰到監理沙盒修法,正好憑藉律師專長,在立法院折衝。「不用再回會裡研究,主委說這樣OK這樣就改了,」他強調,比起重開協調會曠日廢時,這麼一來,沙盒案只開兩次協調會就過關。

他現在親自主持監理沙盒的每場審議會議,自評上任以來最大的成就,就是除了金融監理,也做到金融創新,連過去對金管會開放態度很有疑慮的科技業者,他自認「溝通也越來越順暢」。

「他的態度就是,只要你證明技術做得到控制風險、保障資安,那就同意(開放)。這個態度在台灣的官員裡面算是aggressive(積極)的。」一位金融科技業者說。


捨3000萬律師年薪從政
「好處是,決策影響很多人」

但顧立雄施政並非毫無爭議。包括純網銀執照發放後,提出「金金分離」政策,要求投資鉅資在純網銀的金融業者,不能派任有利益衝突的董事,排除了有實際經驗人才的參與,讓原本以為純網銀可豁免「金金分離」政策的業者,大罵遇到「詐騙」。

此外,金管會將五家「大到不能倒」銀行,列為系統性重要銀行,必須額外提列四%資本,也讓業者怨聲載道。

從2016年接下燙手山芋,在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任內做出成績,到跌破眾人眼鏡接掌金管會獲得好評,他從色彩鮮明的「扁家御用律師」,變成藍委口中「政治少一點、專業多一點」的好榜樣,從政之路意外的漂亮。

只是,外界不懂,他在萬國法律事務所合夥人的年薪,至少有3000萬元水準,為何寧捨高薪蹚政治渾水?

答案是:影響力。「在公務部門好處就是,決策會影響很多人。」他說,如果做決定時夠平衡、夠慎重,可以對社會帶來很大的正面影響,「有政策的影響力,會很有成就感,律師就是(只能接)個案。」

胖8公斤恐是壓力肥……
「人生沒什麼簡單的工作」

至於金融財團勢力龐大,當主委該怎麼抵擋外力?他說,溝通,就是在心中拉一把尺,「對的就可以調,但不對的就……好啦,不要講了!」

其實,他常用當律師的詰問技巧,對業者不斷追問,從業者自述去判斷,對方要求是否有不合邏輯處;此外,律師擅長攤證據、攻防戰,這也讓他面對爭議問題時,容易下判斷。

身上多出8公斤肥肉,朋友認為他當主委開會吃太多便當,加上太太王美花升任經濟部次長太忙,沒時間盯他運動所導致。儘管訪談間他一派輕鬆,一不小心,他露了口風:「金管會主委不好當……,人生沒有什麼easy(簡單)的工作。」他悠悠吐出了這句話。
也許,便當只是代罪羔羊,顧立雄亮麗政績下那不可言說的壓力,才是造成壓力肥的主因。明年大選後,他是否繼續擔任金管會主委,雖有變數,但他這兩年打出漂亮的一仗之後,未來應會繼續從政,將對個案的關注,延伸到更廣的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