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不會成為小杜英宗?」

上週,台灣第二大保險公司南山,因為採用新「境界系統」,數位轉型失利,而被金管會重罰。最受矚目的是,南山董事長杜英宗,因此被停職兩年。

杜英宗,高盛證券在台灣的第一人,他是投資銀行教父,也是商界傳奇。在他手上,促成當年全球第一大網站雅虎、全台第一大網站奇摩的合併,明基購併德國西門子案,引領台灣科技業國際化先河。

這位征戰商場數十年的老將,親自帶領南山變革,願景清楚,還砸下百億,為什麼還會出錯?消息一出,商周企業家群組立刻熱議,擔心自己會重蹈覆轍:轉型未成,就得先埋單公司、員工與客戶三輸的代價。

南山事件,確實有太多可辯論處。

有人評價,杜英宗不該想一步到位。但他求快,有其道理。他說,台灣保險業太保守,「我深知改革創新是知易行難。因為企業和人一樣,往往年紀越大就越固執,流於守成而不思變通。」

倘若,這次「境界系統」沒有出這麼多問題,最終,杜英宗以閃電變革,讓南山能如撐竿跳一樣,從第二大跳到業界第一。大家回顧這趟旅程,會否就從「災難一場」,變成「一個創意的冒險」?

談商業,最忌諱事後諸葛。我們只能如實梳理整個歷程,看到可以做得更好處。

追蹤南山轉型一年的主筆馬自明發現,這場變革,缺乏一個關鍵字:「信任」。

杜英宗的變革,始於勞資關係緊張之際。初始,雙方就無互信基礎,無法彼此傾聽,這導致負面循環,在南山系統出問題時,部分業務員站在對立面,沒有第一時間去安撫客戶,而當客戶不再信任公司後,進而怒而投訴,才又讓金管會下重手處置。

信任,是基底,也是撐竿跳時,最重要的力量支撐點。基底若如薄冰,你一施力,冰破了,遑論跳躍,整個團隊都可能下沉。

當我們忙著抬頭看未來,談願景時,別忘記低頭看清腳下的信任基石。它,最常被忽略,但往往,成敗關鍵就繫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