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醫學院第二年之前,我一直是拿全A成績的學生,不過在那一年,隨著學業不斷加重,我的成績突然下滑。

儘管我伏案苦讀,試著記住肌肉連結的位置和神經與血管行經的人體路線。不只一次,我筋疲力竭,醒來時頭上堆著人體骨骼。我越專心用功,似乎成效就越差。我努力想要理出頭緒。直到升三年級的暑假,才猛然發覺自己身體的疲憊,於是我決心要做出一些改變。

我把學業上的失敗當成必須破解的密碼,於是我調整生活習慣,改變自己的作息。儘管這違反自己的工作紀律,我還是讓自己讀書45分鐘就短暫休息;我努力擺脫課業,花更多時間和朋友相處;每當我準備好好用功之前會先睡個好覺;此外,由於常聽聞冥想對恢復能量具神奇效果,我開始一天兩次花20分鐘冥想。

我的成績進步了、能量提升了,最終我又回到班上第一名。我並不確切知道生活習慣的改變如何發揮功效,不過我對結果當然很滿意,因此在往後的醫學院生涯我都嘗試運用這些策略,它帶來了很好的結果。

不過我並沒有從這個事件學到真正的教訓。隨後我在精神科住院醫師的入門階段又受到震撼教育,重新開始沒完沒了的熬夜人生。我在醫院裡花好幾個小時和病人相處,熱切想要投入他們的案例。回到家後,我脫下醫師袍,吃過晚餐,開始貪婪的閱讀書籍和精神科期刊。在我第一輪的門診值班之後,我對指導老師給我的評論充滿期待。

不過這次會面和我的預期大不相同。「你真的是很認真的醫師,」他說:「想必你會有點挫折,你的知識背景遠比同儕更深厚。也許你找不到適當的人和你對話,對不對?」

接下來的評論讓我終身難忘:「我們有點擔心你在住院病房花太多時間。如果你一直如此,我擔心你腦子裡會塞滿訊息,這樣就無法接受更高深的教育。這應該不是你當初進哈佛的目的吧?」不誇張的說,這問題有些諷刺且有點恐怖,我明白自己又回到過去的壞習慣。我受困於企圖心的錯誤預設之中,讓自己再次身心俱疲。

我的指導老師解釋,休息喘一口氣,讓思想凝結,是教育中最重要的面向之一。他建議我中午到林子裡散步,多花點時間和同事們在公園長椅閒坐,甚至接受心理諮商,重新調整生活步調並發展新的想法。

如今,研究過腦部如何管理專心和分心後,我已能理解我的指導者當時就知道的事:我的認知節律缺乏變化。

創造力起於先放手,當你一放手,就暫時脫離外在世界指引,轉而投入內在的注意力。

把分心放進你的思考工具箱

一提到偉大的韻律,我們可能最先想到的是音樂,比如說麥可.傑克森或貓王的舞步,或者基斯.理查茲(Keith Richards)的彈奏。以上這些例子裡,有一整組的音符或是運動以規律的方式重複,有明確進出時間的節拍。

不過韻律不只是音樂的概念,它在你身體裡也同樣至關重要。你的心臟必須按時舒張和收縮,你必須非常規律的呼氣和吐氣,同時你也擺脫不了睡眠和清醒循環裡的晝夜規律。認知節律是讓專心與分心用最有效方式交互配合(開啟和關閉時機)的能力。

不管在任何一天,你都必須依據生活的波動起伏預先準備和做出回應,一如我在醫學院的發現,如果專心是你思考的工具箱裡唯一的工具,你很快就會疲憊不堪,你的大腦會提前關機。這絕不是最佳狀況,較好的方法是你主動學會在它當機之前就避免它發生。

不僅如此,研究顯示,即使你自身未察覺,你整天有將近一半的時間會脫離手邊的工作,做小小的心智漫遊。這種自發性的波動,對於腦力使用的效率而言,並不會比你完全筋疲力竭關機時的效率更差。

就像是電燈泡燒壞保險絲和降低亮度節省能源之間的不同,耗盡腦力和把你的腦調到較昏暗模式,有著巨大的差別。按照這個比喻,後者在你需要或想要的時候就可以調回原來的亮度。至於前者,你就暫時完全無能為力了!

分心是一種放鬆的明智方式。它讓我們思考有彈性,在重要時刻可以棄守,提供一個無阻隔的區域讓我們能移動到下一階段的思考,並支持你與自己的本質有更大的連結。

一旦你學會在專心和分心之間轉換,你處理壓力和風險、理解人生的方式,將出現一些深遠的變化。

「錯誤」帶來世上偉大發現

大部分人還有企業,透過事先防範來避免錯誤發生。不過,如此一來,我們也錯過了錯誤可能帶來的好處,也就是我們能從錯誤中學習到並運用來轉化我們生活的東西。

你是否曾忘了冰箱裡有塊乳酪最後放到壞掉?或者你的洗碗槽裡盤子堆積如山,最後發現它們已經長出綠色的怪東西?你的自然反應是捏著鼻子然後把乳酪丟掉,對吧?此外,如果你沒有把盤子丟掉,應該也會很快把它們放進洗碗機,以最快速度按下清洗鍵。

好吧,幸好蘇格蘭生物學家亞歷山大.佛萊明(Alexander Fleming)不拘小節,也不急著丟棄發髒、發臭的東西。某年8月,他離開實驗室去度假,實驗室正在研究葡萄球菌——一種25%的人在鼻腔、口中、肛門和陰部存在,但沒有帶來太大後果的細菌。不過,葡萄球菌還是可能導致化膿的皰疹、蜂窩性組織炎,甚至心臟瓣膜發炎。當佛萊明度假結束回來,他的實驗室培養皿裡長了奇怪的菌類。他並不是自然而然把培養皿丟棄,而是興味盎然的注意到這個細菌已經殺死了周邊的葡萄球菌——這促成了盤尼西林的發現。如果他看到這個菌後,捏住鼻子把它丟掉,或許我們所見的傳染病治療進展會遲緩許多。

還有另一個出名的醫藥例子。心絞痛是因為心臟動脈阻塞導致的胸部疼痛。製藥公司輝瑞生產一個叫UK92480的藥物,用來減緩這類的胸部疼痛。雖然這個藥品是個毫無希望的大失敗,輝瑞卻注意到它一個有趣的副作用:它似乎會造成勃起。他們並沒有忽略這個副作用,反倒進行了研究。日後它名為威而鋼。說不定你生活裡某個副作用也有它的用處?

專心的心思會把非意想的結果視為不相關,分心的心思則會停下來思考、修補、設想可能的機會。就和佛萊明以及輝瑞藥廠的科學家一樣,運作中的可能性思維不只被動反應,也會主動探詢;不只是認清錯誤,也在找尋機會,同時也樂於分心,而不是只專注在眼前的事物。

小檔案_書名:胡思亂想的爆發力

作者:斯里尼.皮雷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9年10月1日

斯里尼.皮雷 簡介
哈佛大學精神科醫師兼醫學院助理臨床教授、杜克企業教育學院及哈佛商學院高階主管教育課程的特約講師。他創辦的神經商業集團(NeuroBusiness Group)提供企業培訓與諮詢服務,被評為全球20大領導發展課程品牌之一。著有《生命解鎖》、《你的大腦和生意》等。